走过严寒,迎来明朗的夏天(五)

曼哈顿讲真象之五


【明慧网2005年8月13日】纽约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几乎汇集了来自于全世界的各式各样的人种和肤色。我们的反迫害酷刑展是在繁华的街头,每天,川流不息的人群从我们面前经过,许多许多的人,在明白了真象后,会毫不犹疑的签名表示对法轮功的支持。

在我所接触的签名的游客中,从来自欧洲最北端的冰岛,到非洲最南端的南非;对我们表露出关爱的纽约人当中,从非法旅居在纽约的最下层的南美拉丁裔的“Amigo”(伙计),到在世界性国际组织任职的高级官员,尽管他们的生活背景和社会地位相差悬殊,但人性中至纯的善和爱心却从他们的行为――反对信仰迫害,支持法轮大法――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

我的心一直被许多许多人所表现出的行为,所讲过的话久久的感动着,我的心灵的湖面依然回荡这层层涟漪。

一家六口的印度人,在听完迫害的真象后,脸上露出惊愕和难以置信的表情,那些普通的中国人只不过想坚持修炼却为此而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实在是感到不可思议。全家人无一遗漏的为呼吁反迫害签了名。但是他们仍然是没有离开。因为人群一波波的涌来,我忙于征集人们的签名。好一会儿,等人流稀疏下来后,我发现他们竟然还站在那儿。我以为他们有问题想问我,就趋前问他们。这位妈妈说,“我想为你们捐些钱,却找不到捐钱的盒子”,原来他们觉得签名对我们的支持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我为之而动容,婉转的告诉她,“我们基本上不接受任何人的捐赠。 我们最大的希望是全世界有正义感的人们,一起来为制止中共肆意践踏信仰自由和对基本人权的侵犯而呼吁。”

一个来自奥地利的姑娘,不光写下了她自己的名字,还写下了她所有的亲戚、朋友们的名字。我告诉她,这种签名必须要经过他们本人的同意。她说,“我的亲人和朋友一定会很高兴我替他们所做的这些,我相信他们绝不会面对这样的迫害而无动于衷的。”

有个黑人小伙子,大约二十出头,似乎仍不明白是什么引起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我从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开始向他逐一的解释,我问他来自哪个国家,他说出的名字我感到很陌生,他说他的祖国在非洲的北部,那是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国家。他从小受到是耶稣的教诲:爱世界的每一个人,包括你的敌人。而共产邪党教唆中国人的是:与天斗,与地斗;人与人之间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当然,他无法理解共产党的血腥和残暴。他又跟我谈起在最近两年,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移民到他的国家,他表示了担忧。我告诉他,中国人本性是善良的,他们大多是被共产邪灵洗了脑或者被欺骗。他说他常常返回他的国家。我问他是否可以替我带一些中文的真象光碟给那些居住在他国家的中国人,他欣然的说,“我非常乐意。” 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当那些中国人看到这些远道而来的有关修炼真善忍的真象故事,内心一定感受到某种震撼。

一对夫妇自然而然的停在我们的展板前,远距离的看着展板的内容,我趋向他们,告诉他们在中共邪党统治下,老百姓为了基本的人权却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位男士告诉我他完全理解和明白发生在中国的事情。他看着我,问我,“你知道我来自于什么国家吗?”我看他们的外貌,知道他们一定是来自南美洲的国家。他说,“我们是来自古巴。”原来如此!另一个集权独裁、恶名昭著的共产国家。古巴的人民为了逃离独裁专制,不惜冒着投身于怒海的风险,一批批的乘船逃往美国。这就是他为什么能深深理解发生在中国的这一切。他说,“我对美国政府为了维护自身的经济利益而对中共邪党对善良百姓的屠杀保持着沉默的态度,感到恶心!”

一天,一个身材臃肿的纽约人,衣着不整,他停在我们的展板前,当我要求他签名时,他二话没说,就接过去了签名板。他是用左手写的,非常的慢。我看到他的右手明显的残废,因为手指肿胀的差不多变形了。一个名字,他几乎花了五六分钟才把它写完。我不忍的问他,是否曾受过伤?他说三年前的一场疾病,使他的右手完全失去了功能,他也因此而失去了工作。看着他病后的臃肿与贫困潦倒,但是他仍然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我转身拿了一朵精致的莲花,指着莲花下端的洪法书签上的字,告诉他法轮大法好,并对他说,“请你把这朵莲花挂在你的家里,每天诚心的念几遍法轮大法好,一定会对你有所帮助。”他跟着我念了几遍,没想到他的中文发音很准确,他很开心的笑了,带着满脸的幸福,一边喃喃的念着:“Falun Dafa is good(法轮大法好)”,一边离去了。我默默的祝福他,因为他内心的那份美好,使他与大法接了缘,愿他有美好的未来。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我们呼吁制止迫害的请愿书上签下了他们的名字,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接下了真象资料。有时候,他们起初不愿接,我真诚的告诉他们说,“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定会给你带来福报”,这句话,似乎触动他们的内心,他们就微笑着接下了真象资料。

有一天,两位中年的大姐,站在我们的展板前。我指着像片对她们说,“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了,他们只不过是为了祛病健身,为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她们的神情显示出同情的样子。我又進一步告诉她们,法轮大法把多少的中国人从死亡的边缘解救回来,给多少破碎的家庭带来幸福和快乐。她们也点头表示法轮大法好。随后,她们提出一个问题,“是不是你们不允许去医院看病和吃药?”我解释说,“在《转法轮》一书中,是有这么一句原话‘法轮大法修炼的弟子绝对不能看病’。而实际上这句话是有它的上下文的,指的是修炼法轮功的人不能给别人用功能治病。而中共媒体却断章取义,造谣诬蔑我们师尊不让人去医院看病,以误导老百姓,引起对法轮功的仇恨。”她们似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的!”

我想她们回去后一定会把大法的真象告诉她们的亲人和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