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大法弟子反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2005年8月13日】几年来,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一直没断过。这次严管,开始有几十名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几天后,恶警们为使大法弟子屈服,开始野蛮灌食。他们几个人按住大法弟子的双腿、胳膊,有的拽住头发,有的骑在身上,有的用脚踩大法弟子的胳膊、腿,有的骑坐在大法弟子胸上、肚子上。然后用铁钳似的东西(开口器,铁的)使劲插入嘴里,把嘴撑得很大,然后用勺子往嘴里灌玉米糊,大法弟子反抗,不咽、往外吐,他们就捏鼻子,不让呼吸。

有一天,灌食时,一恶警发明把饮料瓶底部剪去,倒过来瓶嘴放进大法弟子嘴里,象漏斗一样,把面糊倒进去,不断往里加。大法弟子挣扎、反抗,恶警用毛巾捂住大法弟子鼻子,使其不能呼吸。这时大队长谢成栋说:“这个办法好,象漏斗式的,多做几个!”还有一个恶警说:“下鼻子管太舒服了!”

当时大法弟子们全身、头、四肢都被按得死死的,不能动。嘴被“开口器”撑到了最大极限,漏斗里不断的倒面糊,鼻子被捂住,用嘴往里吸气,面糊就会呛入气管和肺里,往外呼气呼不出来,喊不出、动不了。盘锦市大法弟子李宝杰被憋得呼吸停止而昏死过去,马上叫救护车送到沈阳一大抢救(已被迫害致死)。王金凤、王曼丽、孙继平都处窒息状态,生命垂危。以后恶警改用下鼻管。

大法弟子们都绝食几个月了,有的七、八个月了,最多的一年了,每天两次灌食,周四、周六一次。由于每天灌食,连续下管,大法弟子们的鼻腔、食道、胃都受到了损伤,鼻腔出血。

现在还有几名大法弟子绝食几个月了,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一个没报姓名的大法弟子(被称作无名)绝食已经四个多月了,瘦得皮包骨,还有沟帮子的孟桂秋、大连的姜桂云、圣莲英、鞍山的滕世云、沈阳的董敬亚、张佩英都绝食四个多月了,生命垂危。望所有大法弟子、社会各界人士给予关注。

4月25日有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有的一个屋里几个人喊“法轮大法好”,有的被加期,有的被关入小号。5月13日,有一个屋的大法弟子齐喊“法轮大法好!”一时间这屋、那屋、楼上、楼下都是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恶警们又怕又气,问谁带的头,谁喊了?谁没喊?站出来!大伙都坐那发正念,不理它们。没找着带头的,每人被加期一个月。7月1日有一个屋里大法弟子齐喊“法轮大法好”,有的大法弟子从7月1开始绝食。

一个叫鞠桂英的大法弟子,恶警让她挪一下座位,她没挪,恶警用手铐把她铐起来。她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大队长谢成栋打了6个嘴巴子。阜新大法弟子杨宝英身体有病,拖她打点滴,杨宝英喊“法轮大法好”被打几个嘴巴,还说要给她加期20天。葫芦岛大法弟子陈立光因不穿号服被恶警刘春杰,郭文秀等拳打脚踢,王曼丽说不许打人,打人犯法!被刘春杰打4个嘴巴子,又打两拳踢两脚。葫芦岛的张秀芹因脱号服被打嘴巴。孟桂秋因脱号服被苏静用手铐铐上,恶警们抓住她的头发往床上撞。苏静邪恶的说:“我要拿你开刀!”

绝食的大法弟子们每次被灌食时都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说“喊一声加期一个月”,后来又说“喊一声记过一次”。大法弟子们顶着邪恶一直在喊。有一次孙继平(已正念闯出)在上午灌食时喊“法轮大法好”,灌完被拖出去用手铐铐在值班室的暖气管子上。下午灌食时,她继续喊,被恶警队长张环打了几个嘴巴子。还有一次灌食时,恶警崔红指着孙继平说:“你喊,你喊一声,我打你个嘴巴!”孙继平说:“不许打人!”随之高喊“法轮大法好”,喊了几声,被崔红打了几个嘴巴子,然后又被拖到值班室。恶警崔红又拿起电棍电她的嘴。

一次在灌食之前,大伙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把滕世云关入小号,孟桂秋被铐上手铐抬入小号。孟桂秋在小号里头昏、四肢抽搐,才被抬出小号。有警察说送医院吧,恶警谢成栋说:“不送医院,想用这办法回家,办不到,我这通不过!”后来别的警察看孟桂秋确实很危险才送去医院抢救。

第二天上午大法弟子圣莲英在灌食前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入小号,之后张佩英、董敬亚、姜桂云、孙继平齐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拿来录音机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音。上午她们就发正念。下午警察又拿来录音机播放。一打开,张佩英就高喊“法轮大法好”,随后董敬亚、姜桂云、孙继平都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又拿来一台录音机,开大音量,放在董敬亚、孙继平面前各一台。她们一边喊“法轮大法好”,一边关录音机,孙继平第一次关录音机被警察一脚踢在小臂上,第二次又被踢在小臂上,她第三次伸出手关掉了录音机。董敬亚关掉了另一台录音机。这时警察先把张佩英拖出去,又把孙继平拖出去,边拖边拳脚相加,孙继平边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有罪,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拖入小仓库,和张佩英一起被用手铐铐在铁架上。董敬亚、姜桂云被铐在床头上。警察又把录音机放在孙继平、张佩英面前放大音量播放。两个人又开始喊“法轮大法好”,有时此起彼落,有时齐声高喊。大约两小时后,听警察说:“算了,送小号去。”它们先把张佩英拖走。这时孙继平头晕、呼吸困难,手至小臂麻木,处在半昏迷中,才没被送小号。

一次警察让圣莲英去医院看病,圣莲英不去,它们连拖带抬,圣莲英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劳教所门口没人的地方,恶警刘春杰对圣莲英一顿拳脚,边打边说:“让你喊!让你喊!”

大法弟子孙继平虽已回家,身体状况不好,不能正常进食,只能吃些流食,喝些水。重度贫血,口腔、两腮、舌头都溃疡。身体各功能失调,生活不能自理,日夜需要有人照顾,生命仍处危险中。

现在一大队还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严管,相继有绝食的,不断有被打,关小号、加期、铐手铐迫害的,望大法弟子们关注!帮助救助劳教所里的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