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扎根之妻请开封父老为亡夫作证

【明慧网2005年8月14日】

各位父老乡亲:

你们好!

我叫牛玉花,今天怀着悲苦万分的心情向你们诉说我的委屈。我的丈夫张扎根,今年52岁,在开封外事旅游汽车公司上班,他为人厚道善良,工作认真负责,曾多次荣获市劳模、优秀党员等称号。他疼爱孩子,孝敬老人,是孩子心中的好父亲,更是我的好丈夫。然而今年6月,身体健康正当壮年的他却被恶人活活害死!

丈夫因身体不好于97年学炼法轮功,炼功后他身体好了,待人更是善良、真诚、忍让,朋友邻里和同事都说他是个好人。99年镇压法轮功后,他依据《宪法》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却被无辜判劳教两年,在开封市劳教所受到辱骂毒打,后又被送进东郊磷肥厂体罚,白天装磷肥十几个小时超强度劳动不得休息,双手血泡不断,双腿被有毒的磷肥腐烧长出许多红斑点,挠烂后长时间裂口,惨不忍睹,白天忍受肉体上的痛苦,晚上专门有指定的犯人陪床,实际是骚扰不让睡觉。

记得2001年5月份,我去看他,只见他面色苍白,两眼深陷,胡须半寸多长,人瘦的变了形,但就是这样,他硬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和对家人的爱,忍受了肉体和精神上双重的非人折磨,2002年11月份从劳教所出来,全家人得以团聚。

我满以为他的厄运就此结束了,谁知今年的3月6日他又被市大兴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我丈夫又被非法判两年劳教,4月7日送进市劳教所,连儿子结婚都不许他回来,更不让我们去见,我们在家中痛苦的等待,盼望着再度全家团圆的日子,谁知恶人这次没有放过他,我们等来的是扎根带伤的冰冷的遗体!

恶人造谣说丈夫是绝食自杀,这是掩盖它们虐杀我丈夫的罪行!6月24日市劳教所通知我们到开封医专一附院(河大一附院)看人,只见他双眼圆睁,红肿,面部肿胀,胳膊上有紫伤,全身也是肿胀,瞳孔已放大,无任何知觉。6月28日医院宣布他死亡后,遗体被警察看守,不许家人接近,给遗体换衣服时发现尾骨处有紫伤。这些能是绝食可解释得通的吗?而且丈夫至死双眼圆睁,根本合不上,医生无奈用纸盖着,我想这是他用眼睛述说他的冤情,难以瞑目。

记得丈夫曾对我说过劳教所的邪恶与歹毒,而我却以为光天化日执法机关能害死人吗?就是坚守自己的信仰不转化也不至于死,可是我错了。更为邪恶的是恶人给丈夫安上一个“抗教自残”的罪名,不许搭灵堂,恐吓亲友不许拜祭,以致丈夫的许多生前好友不敢去为他送行。常言说死者为大,丈夫生前受尽残虐,死了还背着罪名。6月28日丈夫的遗体被警察押送至火葬场,市政法委文松山、胡师民等一些人员以权压人,强迫家属同意火化,否则解剖我丈夫遗体,为了能让丈夫遗体不再受戕害,也为了能见上丈夫最后一面,我们强忍悲痛答应了他们不合理的条件。就这样丈夫离开了他深爱的一对刚成年的双胞胎儿子和深爱着他的妻子,撇下了八十多岁的老母。人命关天啊,就这样被草率处理,丈夫清白一世,如此含冤而去,身为人妻,不为他申诉,有违人伦,更对不起他不畏强权而死的在天英魂!

国家一直在宣传《宪法》精神,依法治国,文明执法,丈夫享有《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上访权、生存权等人权,然而丈夫却因为拥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而被恶人夺去生命!想想美军战俘营的伊拉克士兵何其幸运,当他们被残虐时,尚有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的正义记者为其呼吁,而美国政府一旦了解情况后立即依法惩处施虐的人员,维护其人权。而我丈夫是中国公民,却在中国的土地上被中国警察残虐致死,亲朋好友都没有追祭他的权利,更没有一个中国记者来维护他的人权,恶人恫吓我们不许喊冤,不许上告,这就是政府宣传的《宪法》精神?这就是依法治国?文明执法?

丈夫去世了,我希望他的死能让百姓明白:到底谁善谁恶,谁正谁邪,在此我也想正告那些恃权凌弱,残害死我丈夫的恶人们:人间无道,天地有眼,善恶必定有报,天地神明不会放过你们的!请天地为我夫作证!请开封几十万善良的父老乡亲为我丈夫作证吧!我们相信,强权不会长久的,永存的是正义和良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4/108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