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我们的路,排除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15日】跟走得正、做得好的同修相比,一直都觉得自己修得很差,所以一直犹豫写不写此文。但是,在和同修切磋中发现有一些很普遍的问题,刚好我有一点心得,写出来和同修共同切磋一下。

从7·20以来,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以形形色色的方式表现出来,严重影响了大法弟子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也在常人中造成一些负面影响,所以这是个不能不引起我们重视的问题。

我从小就是个药罐子,因此在7·20个人修炼时期就一直消病业,尤其在肠胃方面,症状表现为胃口不好、呕吐。7·20以后,这种状态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演越烈,时常感觉精神不济、萎靡不振。对这种状态,开始我想可能是因为自己病业太重需要继续“消业”的缘故,正因为这一念,以至旧势力以此为借口迫害了好几年。后来通过学法,真正从法理上明确了正法时期修炼是完全不同于个人时期修炼的,才恍然大悟自己以前的念头是大错特错了。

师父在法中讲得明白:“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道法》)我个人体悟,个人修炼时期和正法修炼时期的基点是完全不同的,个人修炼时期是站在修炼人的基点上看问题,那个时候碰到磨难要以修炼人的心态坦然承受,就是“偿还业力”,最后以达到修炼圆满的目地;而正法时期修炼是站在一个已经得道的神的基点上看待所有出现的问题,师父在7.20以后就把我们所有弟子推到位了,让我们以神的状态去证实法,救度众生,同时赋予我们亘古未有的荣耀,这也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时候再出现大的问题的时候,就要以正法弟子的心态证实法,纠正不正确的状态,而不是一味的承受。

正是由于法理不清晰,也受过去古老修炼的影响,我一直停留于个人修炼时期法理认识,潜意识中就是觉得出现病态等就是“消业”,对共产邪党发动的这场迫害还是停留于过去修炼一般认为是对修炼人能否放下生死、走向圆满的考验。那么在学法中看师父7·20以后的讲法就觉得有障碍,更谈不上明确理解,根本谈不上正法弟子的正悟,因此背后佛、道、神也不会显现法理。在实际表现中,好象也在做三件事情,但是是以一种这是师父要求做的心态和怕落下了圆满不了的自私想法在做,象是完成任务一样,因此怕心很重,更谈不上堂堂正正的铲除邪恶。这种心态恰好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它们正是由于对正法不能正确理解,把师父这次正法与过去小法传出度人一样的看待,因此它们才要“考验”大法弟子。这也就是我的“病业”的由来。当悟到这一点时,困扰我多年的“病业”于一秒钟之内无影无踪了。

这一次经历也让我清醒认识到修炼、去执著心绝对是不能含糊的。师父说: “你们的魔难都是你们自己修炼中的事,旧势力的干扰也是针对你们个别人修炼来的。我是说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我不承认,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们利用、强加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的目地从而毁坏我弟子的阴谋得逞。它们干扰得了是因为它们抓到了你们的执著、不足,加上历史上留下的业力,这场迫害也都出自于这些因素。(《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反思自己,由于现在社会潮流影响,我得法前只懂得人生的目地就是追逐“名、利、情”,以在人中求得“幸福”生活。只是因为命运坎坷,觉得活得实在是不自在,感觉人世间太苦没什么出路,这样才闻到佛法。修炼后那颗追名逐利的心时常蠢蠢欲动,要放弃人世间所谓美好东西的时候就剜心透骨的难受,个人的执著和大法摆在天平上时常摇摇摆摆,这也就是根本执著未放,因此也谈不上精進。繁重的人心成了前進路上的拦路虎,所以一直处于个人修炼时期的法理悟道,对正法时期法理一直处于感性认识阶段,这也正是旧势力利用来干扰迫害的借口。

记得有个开了天目的功友看到:一个坏神借口一个恶警和一个大法弟子生生世世的孽缘纠缠,借刀杀人利用恶警把大法弟子害死了;另有一个同修也是因为看到历史上与她男友的恩怨情仇,认同了她是欠了他的,从而被旧势力加重了情来迫害,搞得心力憔悴。其实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归正自己同时救度众生,这远远超越过去小法修炼只为偿还业力而成就个人圆满。由于旧势力的智慧仅仅限于个人修炼,从而死死抓住大法弟子在历史上结下的恩恩怨怨。一旦我们不能够清醒正悟大法弟子是什么,正法是什么?就无法排除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承认了它们搞的一切,不能走正我们的路。《转法轮》上师父讲:“有人想了:我没有明确求它呀!你没求它,可你求功能,正法修炼的觉者能给你吗?求就是常人中的执著,这种心是要去的。那谁能给呢?只有其它空间的魔和各种动物能给,那不等于是求它了吗?它就来了。”最后限在旧势力演化出的假象中,例如:恶警干扰迫害、病业、家庭矛盾、感情纠缠等等,甚至长时间陷在困境里拔不出来,更谈不上跟上正法進程了。

当从法理上明了这一点后,真正要求自己精進起来,多花时间在三件事上,尤其多学法,发正念。以前平时比较懈怠,现在平时也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排斥那些杂念干扰。现在体会到严格要求自己的好处,一般以前冥思遐想的都是人的执著的东西,现在法装得多了,感觉头脑是越来越清静,也越来越清醒。觉得自己突飞猛進,虽然旧势力时不时的还要干扰一下,但是我非常清醒这些都是干扰,在不断学法实修的过程中归正自己,同时铲除干扰自己证实法的一切因素。

修炼确实是人世间最严肃也最艰难的事情。有红尘繁华的诱惑,有自身执著的干扰,有千百年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我感觉好多不好的东西我们都习以为常了,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相当坦白的人,有时候向内找也很难发现问题。所以我觉得有不正常状态表现出来,特别是有严重不正常状态的时候就是在提醒我们,有问题甚至是大问题我们自己没有发现。尤其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更要警惕。

长期处于魔难中的大法学员,一个很突出的表现就是怕心重,讲真象跟不上。这正好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达到了它们迫害的目地。因为能不能走出来是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标准。我觉得我能够冲脱出来,现在想来是得益于静心学法的缘故,虽然那个时候不精進,但是不论我脑子平时怎么胡思乱想,每天学法的时候就是排除私心杂念学法;另外虽然我怕心很重,但是也还是尽量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讲真象,可能师父看到我那颗向上的心,于是师尊慈悲帮我消掉了许多不好的东西,然后我感觉自己能够一天比一天更清醒和理智了。也才真切体会到大法的无边法力,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含义。

以上为个人认识。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