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学员金生几年来惨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17日】大庆大法学员金生于2000年5月得法。尽管那时邪恶的江××集团已经造事,在全国对大法进行疯狂迫害,但他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不动摇。2000年年底金生到北京证实大法,并向人们讲述大法被迫害真象,为此他两次被恶警抓捕。在被关押期间由于不向邪恶妥协,他遭受了北京、肇州、大庆等地恶警的非人迫害。

被北京恶警扒光衣服光脚罚站于雪地里、浇凉水和毒打

金生得法当年年底就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恶警绑架。恶警将他的衣服扒光,搜身,把他推進牢房。铁门一关,他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一个犯人让他站在水泥地上,把放风场的监门打开。他被剥的一丝不挂,寒冷的北风吹得他浑身颤抖、牙关紧咬、小便失禁,因此又挨了犯人毒打。恶警晚上提审他,因他不报姓名和地址,他们将他的鞋脱掉,让他光脚站在雪地里,还往他身上浇凉水。

他们用木棍打他,不让睡觉,逼迫他骂师父,骂大法,不骂就打耳光。这样,他前后共被提审了26次。最后他们查到他的地址,与大庆驻京办事处取得联系。

在大庆驻京办事处被铐在床上7天

大庆恶警把他带到驻京办事处,用手铐子把他锁在凳子腿上,搜掠了他身上的300元钱。在大庆办事处,他被非法铐了7天,每天除了吃饭均在床上铐着,双手铐在床头,双脚用铁链子锁于床尾,小便都用盆接。后来,他们又将他转交给青冈县刑警。青冈刑警将他双腿绑上两根木棍,走路不能回弯儿一瘸一拐的;又将他的两个大拇指用细绳勒紧绑在腰带上,押到青冈。他在青冈被非法关押2个月,后由家人交了保金、罚金才将他放回家。

肇州杏山乡派出所所长孙彪、肇州看守所恶警王中对金生的毒打和酷刑折磨

2002年2月24日晚,金生和刘祝才两人在肇州杏山乡散发真象传单,被恶人举报。杏山乡派出所所长孙彪将金生和刘祝才绑架且毒打。为邀功,杏山派出所把他们送到肇州公安局。肇州公安局对他们刑讯逼供。金生被一恶警毒打,脸肿胀得似熊猫,后非法将他俩送入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值班恶警叫王中。因金生炼功,王中命犯人给他戴上大镣子,然后对他说,你要是李洪志的弟子,你把裤子脱了,趴在地上,我给你开皮30下,你不哼一声你就炼。金生说好吧,就趴在地上。过一会儿他又让金生起来,说我不打你了,让犯人将铁镣子卸下来。(注: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全盘否定一切迫害,而不是消极承受。)

没过几天因金生炼功王中气急败坏的又让犯人把大镣子砸上,逼他在通道走两圈。还让他边走边说为了炼法轮功被判5年。于是金生就边走边喊,后来王中自觉不妥,气不过就用三角带绑成的鞭子抽打金生,边打边骂:我把你皮扒下来粘墙上。金生戴脚镣戴了15天。期间王中让犯人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不炼就卸下来。金生说炼,他说那就带着。一日王中值班,见金生已不戴脚镣就问:“是谁给摘下的,还炼不炼了?”金生还说炼。这恶徒便恼怒的对他拳打脚踢还让犯人给他戴上夹脖子。

在大庆监狱惨遭毒打、烟头烫、性虐待,用杀害许基善同样的酷刑折磨

2000年8月6日金生被关到大庆监狱集训队。他因不背监规每天都被罚站。后由犯人4一班轮番看着整夜站着。

9月4日金生被分到七大队。当天晚上几个犯人将他衣服扒光,用洗衣盆接水,轮流对他浇水。犯人韩杨把又把他弄到厕所殴打至半夜。第二天不给他饭吃。犯人蒋长友砸玻璃、摔玻璃瓶子威胁逼金生看他们给的邪书。他不看。几个犯人上来拧他胳膊,逼他蹶着,手得飞起来,手低了点就用烟头烫,或拿烟头在胳膊下等着。金生的手被烫的全是泡。犯人如此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警察看着不管。晚上不让睡觉,他时常困的摔倒在地上。张金良、张秀志、李大威、王希有等人说打他就打他,犯人舒金刚用手掌砍他的喉咙,致使他很长时间进食困难。白天犯人们还按着他的双脚让他岔开蹶着,天天如此。他的汗水滴到地上湿一大片。不蹶,范老三就使佳木斯大扒,扒的他上不来气,要不就给一阵窝心脚,踢的他满地打滚。蒋长友更坏,让几个人按着金生的手,用刮铺的板子打手心,把手打得麻木了、打肿了再打腿。金生还因不穿囚服遭范老三毒打。

2003年非典期间,大法学员们反对迫害集体绝食抗议。一天,“双子”恶警将金生叫到管教室毒打一顿,高长华、蒲开祥对他恶语相向,向振春指使犯人强行在他的衣服上打上犯字,内裤竟也打了犯字。金生把衣服撕了表示抗议。

2004年3月24日,恶警们用惯伎体罚大法学员,不让睡觉。夜里,李风江见金生不穿囚服,就毒打他,恶警王海龙帮着打。犯人薛卫平踢他的心口,众犯人帮着往金生身上套囚服。李风江穷凶极恶的叫嚣:“对待法轮功怎么做都不过份,不转化就火化。”

3月26日宋金龙组织犯人将金生的衣服扒光,将他平躺绑在木板上放在厕所地上,把厕所的窗户打开。寒风吹来,冻的金生难以忍受。这还不算,犯人薛卫平、姜忠礼还用自来水管浇他,冰冷透骨的凉水哧在身上、脸上,使他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几次差点憋过去;郭辉用皮管子抽打他;张仁波用牙刷杆撬他的脚趾盖,差点撬掉;何志强用脚踩他的头。金生大喊“师父救我!”他们就用臭袜子堵他的嘴。宋金龙不许金生站立,告诉犯人:“踩住他”。郭东华阴险的说:“打死你不可能,失手还差不多。”最后他们竟然极其邪恶的将水管子插在他的阴茎上。就这样,金生遭受着百般非人折磨。不知过了多久才被松开,由几个人架着回到学习室。刚刚立稳,犯人杨启建又打了他一顿大耳光。他们逼他填写测试题,遭他拒绝。它们再逼迫,于是金生就按大法法理填写。当夜他们将他从被窝里拉出来,不让穿衣服拽到学习室,又将窗户打开,强行将他按到窗前。他坚决抵制,他们就将他的胳膊拧过来按趴在地上,几个人坐在他身上,后又罚站。恶警动用整个监舍犯人4个人一班轮番迫害他。恶警李风江还命令:“谁出事谁担着”。因罚站,金生的双腿肿胀,棉裤都脱不下来,腿部多处有裂痕。

2004年年底,李风江又指使犯人将金生拖入学习室严管。

2005年4月30日狱里清监。恶警李铁翻金生的枕包,把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待他翻完,金生把东西往枕包里装。李铁将金生的衣服甩出去,说不准金生穿便服,只能穿犯人的衣服并将金的一件衣服撕毁。金生反抗迫害和侮辱,恶警用胶皮警棍打他,并架着将他抬往小号。他一路上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用衣服堵他嘴;他将衣服吐出一直喊。到小号,金生被恶人强按着锁到铁椅子上。

金生绝食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待遇,在铁椅子上被锁了12天,大小便均在铁椅子上。小号很冷,金生的手脚都冻僵了。绝食期间被野蛮灌食3次,灌不進去喷的满身都是。金生让恶警刘齐把锁打开换一下衣服,恶警不让。12天后李风江到小号接他,让他穿囚服,他坚决不穿。又过了3天,他们才将他从小号放出。

三年多来,金生从拘留所到大庆监狱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摧残,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有消息说目前金生生命垂危。

金生的家属多次要求接见都被非法无理拒绝。

希望大法学员关注同修金生的处境,也希望正义之士采取措施,帮助金生脱离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