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雄县大法弟子韩俊苗一家情况简介

【明慧网2005年8月18日】河北省保定市雄县教育局招生办主任、法轮大法修炼者韩俊苗,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患有多种疾病,炼功后不药而愈,并且道德标准得到升华。在法轮功遭受残酷迫害后,韩俊苗也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先后辗转被非法关押在三个劳教所,受到极其残酷的折磨。劳教释放后,又频繁遭到雄县610不法人员的迫害,于2005年5月6日含冤离世。

下面是韩俊苗之女于子琛的一些简单情况:

于子琛,为大法弟子韩俊苗的次女,1992年1月出生,家住河北雄县雄中菜园子家属院。在雄县二中上学。今年暑假开学后上初二。现与其父一起生活。

于子琛的父亲于景龙,56岁,不修炼,患心脏病,暂无经济来源。

韩俊苗生前遭受迫害的一些情况如下:

1999年11月,韩俊苗正在单位上班,当时的公安局政保股到单位里找她,说是政法委书记宁红茂找她谈话。老实的韩俊苗信以为真,为了配合领导的工作跟他们去了,谁知被直接带到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后来又转到刑事看守所。被关押10天后,政保股骗说要送她回家。可是上车后却被一路送到保定精神病院。一进院四个大汉就按住她,强行给她注射破坏神经药物。大家想一想,一个精神完全正常的人,被注射这种药物,会对她的神经起多么大的破坏作用。这一针使她躺不下、坐不下,整整难受了一夜不能睡觉。她被这样强行注射两次,可想而知韩俊苗所承受的痛苦,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她就这样被迫每天与精神病人同室,被折磨半月后,才重获自由。

可是2000年10月初当时的政保股以董爱华、赵大平、王建军为首的等人,又到单位找到韩俊苗,说领导找你谈话。可是又被抓到看守所。11月份,为了能早日回家,她开始绝食抗议他们这种非法关押。10多天后的一天早上,董爱华对她说:“老韩,宁书记找你谈话”还说“把东西收拾好都带上”。谁知上车后,一路送到保定劳教所,就这样韩俊苗在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判劳教三年。

在保定劳教所,她被关押12天,这期间,诚实、倔强的她为坚持真理不转化,被铐在楼梯栏杆上,根本坐不下,就这样被铐数昼夜。数十名的管教恶警把她按倒在地,使用电棍从脚心一直电到腰部,还把电棍插到嘴里,电头部、后背。强行剥夺睡眠,在水中站立四天四夜。就这样,保定劳教所也没能转化韩俊苗,又把她送到另一座人间地狱--高阳劳教所。

在高阳劳教所她被再次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使她一度丧失了正常人的思维能力。即使如此劳教所也没有停止对她的迫害,把她关在铁笼子里,坐不下、站不直,长达十天之久。2000年12月间,韩俊苗因拒绝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被关在没有窗户、冷的象冰窖一样的大库房里,双手被铐在铸在水泥地的铁环上,她只能蹲在地上,24小时不让坐、不让站、不让睡觉,更别提洗脸、刷牙。

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还有:老虎凳、灌辣椒水、灌大便、死人床、夜晚带到野外毒打、放毒蛇咬等等等等。曾有人问过俊苗:你受过××种酷刑吗?韩俊苗说:我什么都受了。可是就是这样,也没能动摇她的坚定信念。高阳劳教所仍然没有达到转化她的目的,又把她转到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继续迫害。

2002年10月韩俊苗辗转了三个劳教所,经历了几乎所有的酷刑折磨,这一切都没能使其妥协,她坚定的意志震撼天地,她的浩然正气令邪恶胆寒,使迫害她的恶人都为之佩服。但是她的身体毕竟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她身体消瘦,脸上留下电过的疤痕,手和脚都裂着大口子,手脚一动就往外流血水。

可就是这样雄县610仍不能放过她,好不容易盼到解教释放与家人团聚的那一天,可又被雄县610直接关到雄县洗脑班(雄县大阴靶场)。610主任李成群,指使打手对其再次进行肉体折磨、迫害,强行剥夺睡眠、强行灌食。40多天后,他们没能达到让其“转化”的目的,李成群还不罢休,又把她强行送到保定洗脑班,在那里她又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残酷折磨后才得回家。可是自那时起,俊苗的身体一直不好。但是610并没有真正给她自由。对她经常监视跟踪,包括上街、买菜。特别是一到敏感日,经常是几个人长住她家,昼夜看管,晚上她家睡里屋,看管的人睡外屋。

2004年10月,李派人在韩家强行绑架韩俊苗,并把她直接送到保定劳教所,因俊苗的身体虚弱,劳教所不收。李竟然把俊苗丢在劳教所,自己偷偷溜走了。后来劳教所给李打电话,让他把俊苗接回来。李看劳教所执意不收也无计可施,只好把俊苗接回,但仍不放人,直接关到雄县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610恶徒的监视、骚扰下,韩俊苗于2005年5月6日(农历3月28日)凌晨含冤去世。在韩家举行葬礼的几天里,610还派警察在韩家街道口盯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