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一理明悟玄机(一)

大法大道至简至易


【明慧网2005年8月18日】在经历正法修炼的一些事情中,我或悟到法理从而得到境界升华,或通过参悟师父的法理破解了一个个干扰魔障,现提取一些“故事”与同修交流。从中我们会发现,不管看似多难的事情,只要按照师父的法去做,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而且“如意”。其实,我们在法中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意的。在大法通俗的语言中蕴涵着无限的玄机,师父用最简单的现代语言破解了人间万象和修炼玄机,所以我们学用师父的大法大道,在正法修炼中、在破除魔障中感到简单易行——大法大道至简至易。

1、邻人夜扰

2002年,我家对门是外租的一个单元,平时根本看不到人,只有晚上才听到关门的声音,我一直寻找讲真象的机会,可就是没有(当时因为怕心重所以智慧有限),一直拖了很长时间。一天夜里11:30多,我正在打坐,对门开门关门声音巨大并且大吵大叫,一连三天,我有些烦躁,但是我静下来想,师父讲:“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第二天,我把一个传单放在了对门的门上,当天开始,再无夜扰。

以后,出现了许多的这样的事情,每当什么事情给修炼带来麻烦时,我通过讲真象,事情马上就得到解决了。(还有一个“奇怪”的事情:以前,一个同事曾经给我出了不少难题,让我求人办一些不应该办的事情,开始很“挠头”,后来我不陷在事情中,我借机给他讲真象,这时候“奇怪”就出现了,本来说好我帮他办的另外一个事情时,当天他就突然不要再帮他了。我悟到:生命得救了,他明白后就不会再干扰你了。)

2、默认

因为以上这样的事情多了,自己渐渐形成了一个概念:需要得救的生命会来干扰你。此念一出,许多麻烦相应而来,一次,工作上本来不需要一定去的事情,客户反反复复要求你去,当时我以为这是未得救众生的“必然”反映。师父在《道法》中讲:“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我完全默认了他可以干扰,由此影响了正常的事情。同修此时也提醒我:没有得救的生命也不应该来干扰,我可以救你,但是干扰是不允许的,此念一出,麻烦全无。

默认干扰就是承认了旧势力可以钻空子,旧势力无孔不入,唯恐天下不乱。

3、小鸡之死

我的孩子买来三只小鸡,几天后的晚饭中,孩子说:“我不喜欢那只‘点点’,不想要它了。”晚饭后,刚才还欢蹦乱跳的‘点点’突然浑身发抖,站立不稳,夜里就死了,孩子很伤感,说:“是我没有照顾好‘点点’……”

事后,我感觉这件事似乎在提醒我一些什么,细细想来我悟到:我对待那些不听不看真象的众生往往生出一念:“不可度。”正如师父说的:“不能说看了就慈悲、不看资料就不慈悲了,那也不行啊。(笑)救人嘛,就得耐心,所以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嘛。”我们是无数众生的代表,是他们的主,我们的一念往往就是他们留与不留的关键啊!对待每一个众生都要有耐心,善待他(她),不要随意放弃他(她)。“因为你的一思一念、你的一个举动都影响着很大的事情。”(《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4、人的门与神的念

一次,门外有奇怪的声音,我以为是探测器的声音,心里很恐慌,想到:“门可以阻挡它们……”,后来很多类似的时候我都是这样想,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这种想法是很可笑的,门怎么可以完全阻挡得了邪恶呢?世界上没有打不开的门,人的东西都是会有被破解的方法的,这就是世间相生相克的理。再比如,有时我还想:“如果有了危险,我双腿能跑,……”“刑具面前,就看人的意志了……”,从人的理说,你能跑也跑不过汽车,你意志再坚强也会有极限,如果用人的理,最终只能是人的结果——跑不出它的圈。(设想自己遇到什么什么危险会如何如何,就已经走入了旧势力的圈套了。)

我们应该有的是神的正念,这才是威力无穷,这才是能真正克制邪恶的利器,因为他是超越这个空间的,是神的法力,是人所无法制约的。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往深再挖掘内心,发现自己还有共产邪灵的东西在头脑内作祟,认为精神只是一种意识形态方面的存在,不是摸得着、看得见的物质,精神做不了什么事情,这就是我们很多同修不能真正正念的最大障碍,我铲除邪灵思想,还本真我,同化师父的法理,渐渐对正念有了更多的理解。

《转法轮》卷二:“很高能力的佛,一瞬间真是可以造出一层天来,而且层次越高造出的越美。而且不需要动手,开口一讲即成,再高层次一动念就行,一想就出来。”《正念制止行恶》:“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

门与正念,依靠哪个?了悟法理,顿觉正念增强。

5、间隔

A弟子的膝盖突然疼痛,盘不上退,B同修建议她发正念,过了段时间,B问A:“好了吗”“没有”“你加强点发正念的频率……。”后又碰到A,A仍然腿疼,B告诉A:“是不是哪些心性有问题?……”A很困惑。B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为什么让我遇到这个事情?我为什么把这个事情看作是她自己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与她齐发正念呢?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为什么却是一种旁观者的态度呢?”此念一出,第二天早晨再遇A,A膝盖已好。

我悟到:当我们还是用人的思维在分出你的、我的,当我们思想里有“帮助××发正念”时,就已经把之视之为别人的事情了,就是有了分别了,就是有了间隔了,这也正是我们整体上的“间隔”,也就是整体上的漏洞,这个“间隔”就是我们长久以来在人中的形成的观念造成的,表现是可能只是一念的差异。(同时,也说明我们的一个念头就是决定事情变化的关键因素,因为你是神念。)

她的,你的,我的,在我们的意识里,在正法修炼问题上(不包括人的空间的生活),这些分别在我们的意识中应该化为无,如此我们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整体。

6、再悟整体

一天上午,一位同修被邪恶绑架,甲同修和另外几个弟子当时得到消息后,及时切磋。开始的时候,多数人认为,被绑架的同修有执著,被钻了空子,应该让他自己悟到,于是探讨漏在哪里。

甲同修帮助大家逐渐转变了认识,后来大家一致认为,即使有漏也不允许迫害,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任何生命不得对正法干扰,大家齐发正念,从中午到晚上,大家感觉到正念之场越来越强。

与此同时,被绑架同修在上午的时候,怕心还很重,邪恶也异常嚣张,并威胁他说要判刑等等,他内心很没底。到了中午,他感觉到身体周围正念之场非常强,自己的怕心也在减少,自己的正念在增加,到了晚上心态很平静,他心中对师父说:“我不能呆在这里。”一会儿,他就被释放了,邪恶也不如早晨那时疯狂了。

他回家后,与同修交流,方才醒悟:大法弟子真的是一个整体,在人中虽然有距离,但在另外的空间弟子们是在一个场中,同修在探讨中、在发正念中、在整体提高中,就是在解体共同的场里的邪恶。

“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

7、学法与学人

上文提到的甲同修在很多问题的认识上正念都很强,而且帮助了很多大法弟子走出魔难状态,于是有很多弟子特意跑来与她切磋法理。

上面提到的被绑架事情没有发生多久,甲同修因为在外面当面讲真象后送传单和光盘也被绑架了,很多人都很困惑:甲同修一直这样做的,做的也很好,她正念那么强,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大的执著,怎么会被绑架呢?

虽然困惑,大家还是积极营救,发正念、找律师、发传单揭露迫害、上网曝光,后来甲同修正念闯出魔窟。回来后,她把悟到的与同修交流:我这一段时间在同修的“鼓励”中,出现了显示心和欢喜心,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同修们对我产生了执著,认为我悟得正,所以很多人把我当成了榜样,甚至以我的认识代替自己对法的认识,许多同修都这样做,于是,整体出现了漏洞,这是个大教训啊!

“大家记住一个问题,我们有的学员做得好,可是她还是在修炼。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是不是要引起学员新的执著呀?会不会造成学员产生沾沾自喜的心啊?所以我想大家还是要注意啊。哪个学员在哪一方面修炼得好我们是应该学习,但是还在修炼嘛,还有没去掉的人心,还是要以法为准。……哪个人哪一方面修得好,是因为她在法中修得好,并不是她比法还好,所以你不学法你学人,人没修成之前总是有漏的嘛,哪方面好并不等于全面都好啊,这下好,把学员弄出执著来了。这些事注意吧。”(《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以前经常有学员说,在我们炼功点,这个人表现得太好了,他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我告诉大家,千万不能够这样干,也千万不能这样想,修炼的人不能学人,要以法为师啊!(鼓掌)你们一旦要这样做、这样去想的时候,就会出现两种问题:一个是很可能你会把那个学员弄上绝路上去,旧势力很可能让他出问题甚至早走,从而考验其他学员:你们都看他,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学不学了、修不修了?在这种情况下还真的就有人这样想了:他都不行了我还能行吗?动摇了。那这是不是旧势力钻空子了呢?连我这个当师父的都没话说!那旧势力会说,你看看,这考验结果怎么样?我们做对了吧。所以正念不强时人心就会浮动,千万要注意!要以法为师,你不能看哪个人修的怎么样就因此而学人不学法。”(《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关于同修之间的交流,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重要的,但是不要看得过重,因为有法在、有师在,我们的交流也是师父安排的,这些东西是应该随缘而得的。

法轮大法义解》:“到了高层次上看到这些东西都是随缘而得……”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