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录像:任淑杰、高蓉蓉亲口证词

揭露沈阳龙山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18日】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中文录像: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10分18秒)下载观看(2.6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10分18秒)下载观看(17.1MB)
MPEG格式直接下载(146MB)分段下载(点击)

英文录像: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11分18秒)下载观看(3.8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11分18秒)下载观看(19.0MB)
MPEG格式直接下载(115MB)分段下载(点击)

她叫任淑杰,今年42岁,是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东湖市场的一位服装个体户。看着镜头中她不足40公斤瘦弱的样子,很难想象3年前的她是一位有80公斤体重身体完全健康的人。

她叫高蓉蓉,是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透过镜头里满脸烧焦的结痂,不难看出她原本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

这两位曾经美丽、健康的妇女,如今却被迫害得面目全非、身心受辱。而迫害的原因仅仅因为她们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就发生在距离沈阳市东南部20公里,位于长白山余脉的一个小山沟里的龙山教养院。

任淑杰:把我从东湖市场带到重工派出所政保科柳青还有一些工作人员用手铐子背我(又称“背铐”),柳青打我嘴巴子,拿大棒子打我腿的后边,体罚我,要我蹶着。柳青说电棍足了电,电她。就这样我被她们恐吓,结果给我送到龙山教养院。

任淑杰被非法绑架后判劳教三年,关押在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对她进行了所谓的“转化”工作,曾经7天7夜不让睡觉。任淑杰还见证了其他法轮功学员在龙山教养院所遭受的迫害。

任淑杰:我在一楼的时候,我听到二楼传来魏延新(音)的惨叫声。惨叫声持续一个多小时。唐玉宝用电棍电她,用脚踢她,用手打她。大法弟子白华(音),在极度的高压下违心的说话。但是她受到良心的极大谴责。她知道她学法多么的受益,她只有自己知道,身体受益,道德的回升。她在极度的压力下,那么恐怖。我记得那时我刚刚挨打,那打的惨状谁都看到了。结果她在这种极度的压力下,她找到了唐玉宝,发自肺腑的跟唐玉宝说:就是你打死我,今天我也再也不能说假话了,我心里太难受了。我一定要坚持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虽然面临的恐吓、压力那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她也勇敢的说出了真话。因为那是在高压的环境里面,可不是在家啊。她告诉我,我多么知道这个时候是做人多么的觉得踏实啊。这是她亲自跟我说的。白华现在被遣送到马三家教养院。

除了精神洗脑,龙山教养院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从事超负荷的奴工劳动,加工出口用的蜡烛,做工时间从早晨7点一直干到晚上10点半。

任淑杰:早上六点半出发去吃饭,不到七点就得到劳动现场。三楼。那个蜡至少也有40斤,那个箱子是啤酒箱,装的蜡是满的。每天要抬上抬下。有一天把我累得都哭了,抬了40箱蜡。一直到每天晚上平均十点半左右才可以收工。中午不可以休息。甚至你如果中午休息了,晚上劳动点更长。实质上都在我们身上找回来。更延长那就不是十点半收工了,12点收工都是有的。就每天持续这样,不是一天两天就完事了,而且一直劳动强度这样大。更何况在时间短的情况下吃不饱。也得照样放下筷碗出去。我们没有休息的时间,更没有任何自由。只有劳动,脑子里想的就是劳动。

2003年6月22日,原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职工高蓉蓉,被当地警察从自家门口强行绑架到龙山教养院。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拒绝被所谓“转化”,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连续电击她的面部,致使高蓉蓉严重毁容。在此之前不久,唐玉宝还与其同伙将52岁的王秀媛和39岁的王红折磨致生命垂危,她们在释放后的几天内死亡。在遭连续电击7个小时的折磨之后,高蓉蓉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后被医院诊断为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龙山教养院连夜将她送到沈阳陆军总医院,之后转到沈阳市公安医院。10天后,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高蓉蓉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五楼骨二科。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当时拍下的镜头。

高蓉蓉:今天是2004年5月25号,我现在身受重伤,在沈阳第一医科大学骨科二病房。现在门外有4个警察看着我。

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轮功学员成功地从医院解救出被严密监控的高蓉蓉。“610”头目罗干亲自插手实施报复。在他的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当地法轮功学员。学员孙士友被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刑警大队严刑拷打逼供,用电棍电其阴部,用大头针刺入其指甲中。孙士友的岳母、妻子、妻姐和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也因此被关押到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

2005年3月6日,高蓉蓉再次遭绑架,6月16日,这位饱受两年多迫害之苦,被毒打致一只耳朵失聪,被电击近7小时致毁容,被折磨的全身器官衰竭、骨瘦如柴的高蓉蓉,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室里,永远离开了人世。据明慧网的数据统计,高蓉蓉是在辽宁省沈阳市被迫害致死的第54位法轮功学员。这是她生前记录下的最后的心愿:

高蓉蓉:我的家属在这件事上,每个人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事实上我们在那里的学员,每个家庭,每个学员都是在被迫害之中。承受了非人的待遇。包括不准互相说话,包括“包夹”,包括不允许正常接见,包括高强度劳动,包括50多岁的老人每天坐在小板凳上,手在不停地干活,不管身体状况如何。这些都是非人的待遇。怎么对法轮功学员,这些做好人,修真善忍,对这些善良的人却没有一点良知。这么残酷的折磨、伤害。所以我现在在这里,我希望我们获得自由,我希望江泽民一手掀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能够得到全世界善良人们的重视。

高蓉蓉被迫害致毁容,并在事件曝光后,仍旧被公然虐杀的事件,在国际社会引起巨大的悲愤和震惊。被认为是对人类共有的人性的公然挑战。法轮功学员们表示,迫害者在张狂无忌的行恶的同时,更加彻底的暴露了其惊人的罪恶。只要迫害不停止,法轮功学员就一定会继续揭露迫害、讲清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