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是大法给我的福份”


【明慧网2005年8月18日】我是近七十岁的人了,家在山东诸城。

我不到40岁时就嘴里发苦,近20多年吃东西尝不到是啥味。40多岁时我又患严重的腰脊椎疼,犯病时疼得不敢弯腰,引得腿也酸疼无力。以后又发展到脑血管收缩,供血不足,及心脏病。93年、94年是我犯病最严重的时候,严重时有时昏倒。住医院治病,一个疗程下来就8000元左右。回家每天还得25元的药维持,一年犯三、四次。当时,老伴和孩子都上班,自己在家里不但饭都做不了,还得靠别人照顾,并且好不容易积攒的钱都扔進这无底洞里,心里真是烦躁透了。我病的厉害的时候连炕都下不了,每次打吊针,都得扎好多次,七八天后,血管都硬了,扎一回针要好长时间,这儿扎,那儿扎,痛得我咬牙闭眼。每次我一见护士就害怕,心里只哆嗦。到了夏天,别人都坐着小板凳在外面凉快,我却晕的不能活动,躺在炕上直哭。这样度日如年,感到生活没有一丝希望,我想到了自杀,有好几次支撑着走到大桥上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死也难,心里总难撂下对亲人的眷恋,又挣扎着活下去。

95年10月,我大儿子在外面见人家有炼法轮功病好了的,就回家也让我炼。我说:“我都这样子了,还能有救?我不去!”老伴和儿子执意要我去,当时正逢电力局院内二楼厅开修炼心得交流会,我们去了。上楼时,老伴和儿子把我架上去的,一進屋,我就看见李老师的像挂在正中央,立刻感到一阵热流从头到脚刷的一下通透全身。

在交流会上,有一位家住白玉山子的40岁左右的妇女谈了她的心得体会,她原来患有白血病,医院都判了死刑,修炼法轮大法神奇的好了。她讲着讲着就哭得说不出话来了,我听了也很受感动,当时我就相信了法轮大法,相信大法也能祛掉我的病。

第二天,原诸城辅导站的同修及我的大儿子一同来给我放了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经三天又买来大法的书,我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一天零两个晚上没睡觉,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真是越看越爱看,直到看完,心里甭提多高兴了。看完后就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精神,大大减轻了病痛,我感觉不用再吃药了,相信大法能治好我的病。老伴却有点担心,说我这么厉害的病不吃药不行,劝我少吃点。我说:“我实在吃够了药,打够了针,这些年我把胃都吃坏了,病一点都没见好,人家那么厉害的病都好了,我相信我按大法去修,我也会好的。”

我一心一意学法炼功,再没吃过一粒药,什么病也没有了,身体完全健康,全家人跟着受益。我不但不用别人照顾,还做着很多家务,洗衣服时,我一手提着一只水桶,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儿女们见我有一个好身体都高兴得直笑,一家人乐融融的。身边的人看到我的巨大变化,都纷纷炼起了法轮功,有一百多人。

自大法遭迫害以来,我看到电视上天天播放诋毁大法的节目,许多人也一起说大法的坏话,将宝贵的书烧毁,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真的是心如刀割。

2000年5月1日,我履行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到北京上访,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临行时我给老伴留了张纸条:我去北京上访,不是参与政治,像我这样的病,因为炼了法轮功才好的,我不去说句真话行吗?明天我会回来。

直到现在我未服过一粒药,身体非常健康。我虽然近70岁了,可别人都说我50多岁,夸我脸色好看,白里透红,我自己也感觉到一身轻,干很多家务活也不觉得累。我真是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真好、真舒服!我每次去赶集买菜,跟别人说起我炼功受益的事实,人们都连连称奇,说法轮功不一般。

去年农历新年,我们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说说笑笑,热闹极了。我三儿子说:“你看咱妈的脸色白里透红,多好。”并指着三个儿媳妇说:“你们还不如咱妈脸色红润呢!”我说:“这都是大法给我的福份。”大儿子说:“咱妈现在张口闭口都这句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