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漏邪恶钻 无畏出险滩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2005年8月2日这一天,天气灰蒙蒙的,下了两场阵雨。上午10点多钟,我呆在家中,正料理家务,突然来了6、7 个便衣,闯入室内,其中一个姓晋的,是派出所所长。他拿出警察证说:“我们是红房派出所的,你得和我们走一趟”。我对他们说:“你们又来迫害大法弟子了”。他们不由分说就让我上面包车。其中的一个便衣手里还拿着绳子,准备绑架的气势。我觉得这些人真可悲。他们把我拉到红房派出所。那个姓晋的所长说:是公安局法治科的找你。过了一刻钟,来了一个女的叫刘×,2003年就是她把我送進马三家教养院。从99年到现在,我已经是6次進拘留所,两次被非法劳动教养,算这次是第七次遭绑架,三次去教养院。也可以说这几次的進進出出使我更加理智清醒,日趋成熟了。我对他们一点怕心也没有。

刘×给我念判决书:从2005年一月份起判一年教养。其原因是,2004年,红房有个叫王××的,以前也是法轮功学员,现在邪悟了。我去她家打听一个人,她就把她邪悟的理向我搬出来,我说了几句刺痛她的话。我走后,她丈夫回来了,他怕妻子再学再被抓,就去派出所报了案,说我扰乱社会治安,立了案,报上去非法批了教养。几次抓我都没抓着,这次抓着了,直接送往马三家劳教所。

她念完判决书,让我签字,我不签。我说我没犯罪。她递我一份判决书,当场叫我撕得粉碎。他们恼羞成怒,叫我走,我不动。一个便衣拿出手铐,将我左手铐上,当时我想起师父的法:“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转法轮》202页)我手指着便衣说:“你们快点给我打开。”刘×说:快给她打开。那个便衣连忙打开手铐。那条绳子虽然没有派上用场,却还在警察的手里悠荡着,那架式简直是一帮土匪在绑票。

我坐上警车后,就背诵师父的正法口诀。接着我就给他们讲真象。我说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你们说的不算。2003年给我判了三年,我6个月不是回来了吗?我也讲了一些在马三家反迫害的事,他们全都听着。迫害修炼人是有罪的。历史上古罗马帝国强盛得不可一世,可是因为屡次迫害基督徒而遭天惩,落个国家灭亡的悲惨结局。二千年过去了,至今那个地区战火连绵不断,人民叫苦不迭,还在偿还当年做坏事所造下的罪业,难道不可怕吗?

一路上我讲了很多,他们各个都是倾耳静听,我把师父的经文《论语》、《真修》、《洪吟》背给他们听,又讲了古今中外的预言,佛教中记载末法末劫时有弥勒佛下世来传法度人,基督教《圣经启事录》中写邪恶的兽用嘴去攻击神,最后就是大审判,各种迹象表明法轮大法的传出是超常的,不是一般的普通的气功。

我在车上问刘×:善恶有报,你信不信?她说:我信。我又问:那谁平衡这件事情?她说:领导呗,我说你错了。领导要是做坏事,谁管?她不说话了,我说是神佛。江泽民做坏事,都得遭恶报,是神佛在惩治他。我又说:我小时候见到警察觉得很亲切,叫警察叔叔。现在老百姓管你们叫啥?他们全都不说话,我告诉你们,叫警察狗子。你想你得干多少坏事才换来这个名字?又讲南宋时岳家军多么强大,他想保南宋,为什么保不下来呢?因为是南宋的气数尽了,是天要灭南宋。而今天,江泽民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迫害死大法弟子2700多人了,共产党在这几十年坏事干绝,人神共愤,光是一场文化大革命就害死几千万无辜的百姓。人不治天治。现在它气数已尽,天要灭共产党。我们大法弟子明了天机,顺天意而行,希望你们不要逆天意而行,为自己的将来留点后路。有一个人说:“法轮功不就是祛病健身吗?”我说,那是很肤浅的认识,他的内涵是博大精深的,还能开智开慧。就拿开智开慧来说吧,2000年我在看守所期间,王德军所长和别人说:“你说老×太太中国字能识几个,她也跟着起哄(证实法)?”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只念了小学五年,虽然学了五年,可是早忘光了。通过学法以后,我想写诗就能写出来,不信我给你们念念:

悠悠万世人都迷 五千轮回为此时
空前绝后修正法 身在牢中志不移
可叹迷中众姐妹 迷在难中忘归期
忘记师父忘记法 忘记自己来干啥
人当理智是非清 莫让邪恶把咱蒙

难中姐妹快苏醒 错过正法万事空
依法为师作指南 证法何惧万魔拦
心中常把师父念 求救师父过险关
放下生死环境变 别给修炼留遗憾

法正人间真象显 时过境迁悔已晚
写过三书别侥幸 从新证法要声明
怕心铸成万苦痛 横心证法事竟成
大法弟子有神功 灭掉黑窝出牢笼

写于马三家黑窝

我写完这首诗没几天,我就梦见马三家教养院的大门倒了。我是踩着倒在地上的大门出来的。

我又问刘×:你看过《九评》吗?她说看过了。那上面写的不真实。我说你才多大岁数,我全赶上了,都是真实的。《九评》的出世,那是九道天符,就是惩治共产党的,给它的衣服扒光,让老百姓看看它到底是什么货色。明白真象的人都迅速退党、退团、退队,从2004年11月份到现在人数达到340多万,每天网上数字都在上升。广东省黄花岗新近成立一个中国国民党。很多华侨和知名人士都加入了中国国民党。有的从共产党退出来立即加入国民党。电视新闻报喜不报忧,老百姓一点知情权都没有。整个中共组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又有一个人问:你们师父跑什么?他怎不会来呀?我说:他在外国传法,全世界所有善良人都得度。现在已有78个国家和地区在洪扬法轮大法,《转法轮》已翻译成20多种语言,来自各级政府、民间组织,授予的褒奖多达1000多个,多国首相、总统、议员、驻外大使等,都曾写贺信或打电话给法轮大法协会,赞颂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了宁静祥和、幸福安康,高度赞扬师尊的伟大、仁爱、慈悲。多个国家的民间组织和政府机构都发出邀请函,邀请师尊把法轮大法的佛光带给他们那里的居民,让他们也体验到大法的美好。学习法轮功的人士来自社会的不同阶层、不同的职业、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肤色、形形色色、没有广告,都是人传人,心传心。有能耐你也编出点理论,看看有没有人学。江泽民妒忌得要命,盗用别人的讲话,挪为己用,美其名曰:三个代表。你看三个代表有人学吗?没人学。是呀,它代表的是愚蠢、腐败、残暴。谁学它干啥呀。

车上的人都笑了。江泽民强制人们学三个代表,而我们法轮大法你想学就学,不想学就走,没有硬性规定,都是自愿的,非法取缔法轮大法以来,大法弟子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判刑、劳教、非法关押、罚款、下岗、开除学籍、没收私有财产、酷刑、亲戚领导株连、甚至迫害致死。你们想一想,不就是这个功法好才豁出命来学吗?就我而言,我这都快六十岁的人都是第三次去教养院了。

他们总共6个人静静的听着不吭一声。说实在的,我平时见到他们讲真象,还得想一想哪句话该说,哪句话不该说。今天坐在车里,他们是往教养院送我,我就什么也不害怕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一点顾虑也没有。讲累了,我就发正念,因修路绕道走,经过三个小时之后下午一点多钟到达了马三家教养院。

先到医院检查身体。一下车我就求师父救我。先量血压,就听那个大夫:这血压怎么这么高啊!心律也挺快。转身就做心电图,我就感到头晕目眩,心跳加速,再一会儿腿肚子也不好使了,一点劲儿也没有。接着又透视。我的两条腿就不能行走了。两个警察扶着我。以前给我看过病的那个老大夫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是他们把我强行绑架来的。老大夫看我两条腿不能行走,又让我化验尿,又做彩超。又量了三次血压。

我心里一直在求师父帮我。刘×和家里的科长联系说:她的病太多了,怎么办?他们就背着我合计。一会儿过来和我商量。有病回家看病,叫你儿子或丈夫写个保证。我说:“保证什么?”“保证不和别人联系”。我说谁也保证不了我,我是谁的话都不听,就听师父的。他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就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干的事。他们也不言语,就進屋和老大夫研究了半个多小时,我什么条件都没答应。

无可奈何的、垂头丧气的这帮家伙以失败而告终。他们最后去了饭店,请我吃了一顿饭。开车又把我拉回来,一直送到家。一路上我特别精神,单手立掌,一直到家,手都麻了,象定住了一样。我告诉他们:我发正念铲除你们另外空间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你们空间场里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打开你们明白的一面,让你们从新认识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有个美好的未来。他们听后都连声说谢谢、谢谢。我说要想逃离大难,只需两条:一个是不反对法轮功,另一个是退出共产党的一切邪灵组织,抹去兽记。有一个人说:我们还得上班挣钱哪!我告诉他们,只要诚心退出,小名、化名都好使,神佛只看人心。最后他们离开时和我一一握手道别,嘴里不住的说:谢谢、谢谢。

这时已是下午4、5点钟了,历经7个多小时,我平安的回到家中。家人见到这一切,更信大法。

回顾自己以前所走过的路,一直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坚信法。那为什么还挨抓呢?我剖析自己,查找不足:学法不够深,争斗心不去,语气不够慈悲,用刻薄的语言刺痛了邪悟者,促使他一怒之下报告了派出所,导致8月2日遭绑架去马三家,这是有漏造成的,让邪魔钻空子,大法弟子应及时查找不足,免遭不应有的损失。

我正念闯出之后,得知在家的同修奔走相告,用多种方式紧急营救我出狱,体现出大法弟子整体的金刚不破,师父的加持,同修的正念,对我是很大帮助,我再一次感到佛法的威严与圆容!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令邪恶胆寒的。让我们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不忘誓约。最后用师尊的诗:“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共勉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