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各阶段的“病业关”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很久以前想写出来,但受到干扰,也有怕写不好的障碍,无法提笔。最近见到当地同修中出现“病业”假象的干扰:有的老年同修是什么“偏瘫”住了院;有一位7.20以前得法的同修,四肢肿痛变形,也在打针吃药;有的出现了不同的“病业”表现。这些严重影响了当前要做的事,对大法也造成了一些负面的影响。我想写出自己过“病业关”的经历,让同修引以为戒,不要再被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干扰了。

97年5月我在不寻常的时候得了法。得法前我在疾病的痛苦折磨中挣扎,四处寻医问药的艰难历程至今记忆犹新。又经人介绍说气功好,我又炼起了某气功,可碰到的是假气功,花了一千多元却一无所获。我心中早有一愿:待到退休后再去寻找明师……

听完师尊九讲课后,知道了人生的目地是返本归真,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本有多种疾病的我顿觉全身轻松,走路飘了起来一样,上七层楼也不觉得累,原来还要歇几气。原来医院结论是“无法治愈的疑难病,要吃一辈子药”,常人结论全给推翻了。

我遇到的最大的一次病业是在98年7月。那晚正在炼功点上学法,一同事来叫我去单位帮她取东西。回家时下着雨,我踩到一块香蕉皮滑了一跤,膝盖处擦破了鸡蛋大小的皮,出了些血。女儿叫我用碘酒消毒,我说:“我是修炼人,没事的。”过了几天创面流出了淡血水,在工作中不小心又撞伤了腿,后有些红肿。我没有管它。后来炼功时左小腿很疼,我才发现膝盖外侧处、小腿外侧处、外踝上又有绿豆大小的红疹子。渐渐的从脚背到大腿都肿了,走路也疼了。

同事们叫我赶快打针吃药,有的说:他看到医院里有人小腿上长一疮,得了蜂窝组织炎,很久都治不好;有的说:再不打针吃药,要引起败血症,很危险的;有两个同学来看我也说:赶快打针输液,要不你这条腿要被锯了等等。

我对他们讲:“我是修大法的,这是消业,不需要打针吃药。”又过了几天,四处鸡蛋大小的创面成了外红内白的颜色,很像脓液,但我心中从没想过常人说的那些可怕后果。到了7月20日,腿肿的很疼,一天要用一砣餐巾纸来擦淡血水,上下楼都困难了。

我请了几天休假,单位同事及好友来看望我,领导说:“我叫医生来给你输液,不收钱的。”我说:“谢谢关心,我这不是病,不用打针吃药,自己会好的。”那是三伏天很热,腿要命的痛,家人都外出了。我一个人在家,用高压锅一次煮一天的饭,简单吃些咸菜,其余时间都用来读书、看讲法录像、听讲法录音。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悉尼讲法》)“因为我们往正路上带你,在世间法的修炼过程当中一直在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直到被高能量物质完全转化。”(《转法轮》

我悟到的是在消业,是在净化身体,生生世世欠的许多业债要还。我想这点痛算什么,师父替我们承受的还更多。但我炼不了功心里很急,因为我不吃药之事,在本系统传得沸沸扬扬,我在法像前求师父:“师父啊,弟子什么都不怕,求师父帮忙快点好起来好炼功,弟子怕给他人得法造成影响。”在最难熬的第五天晚上(7月25日)睡觉时,突然间觉得腿不胀痛了,创面上有法轮在旋转,非常舒服,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奇迹出现了,腿上的创面结痂了,全好了,我去参加集体炼功了。当时辅导员很惊奇:一夜之间全好了?!我吃了早饭去上班,同事们都惊愕,但在事实面前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这可以说是闯过一个生死关,因那时候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对师父对大法坚定而过了这一关。99年7.20迫害后,由于失去了好的修炼环境,出于怕心功友之间无往来切磋,学法炼功坚持不够,成了“中士闻道”,致使自己没有过好“病业关”,摔了跟头。

那是在2000年8月,我一人做两人的工作量,从未休息过星期天,昏倒在工作岗位,领导都承认我太累了。这次又高烧又腹泻,每天十几次,几天中我坚持不吃药;后来吃不下东西,吃啥抗啥,有气无力,除了上厕所,就是睡觉。老伴劝了好几次,叫我上医院,我说:“不会有危险的。”他威胁说:“再不去我把你炼功的书给烧了。”我说:“你千万不能干伤天害理的事啊!”折腾了一宿,我心中十分难受,迷迷糊糊中凌晨4点家人把我送到医院输液。输了两天液,还是腹泻。医生怀疑是霉菌感染,但大便检查正常。又输了两天,两鼻孔全是药臭。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真正修炼人没有病,我不能住在这里。开的药都没有用完,我坚决不输了,回家了。一念之差,结果大不相同。后来看到医生在出院证明上诊断:电解质紊乱。这是常人的说法。迈过那一步,就在走向圆满的路上又过了一关。

这次没过好关的主要原因是失去了修炼环境,在那邪恶的干扰下有时变成了常人,还有对亲情的执著,自己主意识不强没过好这一关。经过这次沉痛的教训,以后在修炼的路上出现“病业关”时,正念对待,再大的关也能过去。

最典型的是2004年11月出现黑手烂鬼的干扰,表现如常人的“病状”。先是腹胀、胃胀痛、吃不下饭……我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铲除黑手烂鬼的干扰,有空余时间抓紧学法。几天后那些“病状”消失了。没多久又出现双腿水肿,一按一个凹陷,盘腿都困难。我从心中坚信这不是病,连常人的什么病会出现下肢水肿的概念都不要有;有时有不好的念头冒出,我马上发正念消灭它。当然做好“三件事”是少不了的。

在不知不觉中,脚肿的情况好了,黑手烂鬼的阴谋迫害未得逞。没过几天又出现更严重的“病状”,开始是左手腕痛,白天学法时,疼痛难以忍受过去,晚上根本不能入睡,难受时还呻吟了出来。我忍着痛发正念,效果不佳。后来我发正念时立掌都困难了,但我坚信这不是病,是黑手烂鬼的迫害。我去找同修切磋,她也说:“不是病,师父说了现在不是业力的问题。”我努力做好“三件事”,向内找。

其一,半年多来,由于对情的执著放不下,出现学法、炼功、发正念入不了静,没有以前精進了。学法有时觉得很困,书都掉下来了,时不时的冒出“太累了,休息休息吧”的念头。这段时间我还看起电视来了,以前看到同修看电视觉得很难受,心想时间这么紧迫还不抓紧,现在自己也这样,却一点感觉也没有。讲真象时也存在怕心,没有达到其他同修那样放下生死的救度众生。

其二,我产生了欢喜心,一段时间以来,自认为做的好。有同修说“你修的真好”,有人说“二十多年不见,跟原来一样年轻,现在气色还比原来好”……听到这些赞扬声,心情的愉悦无以言表,邪恶找到了空子進行迫害。

悟到了这些赶快正过来,同修也帮我发正念铲除邪恶因素的迫害。我学法入心,在发正念时思想也集中了,师父说“一正压百邪”。就这样,那晚我发了很长时间正念,真是神奇,一点也不痛了,所有的症状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今再也没有出现身体有“病业”的表现。

我们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定能过好关做好“三件事”的。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