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市杜克松六年来反复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杜克松,男,69岁,汉族,是山东省文登市大法弟子。

杜克松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6年来反复遭受文登市6.10和公安局人员王永建、向洪平、李英林、孙国海及相关人员迫害。六年中被非法劳教两次(每次判三年),非法刑拘四次,非法治安拘留四次,非法罚款2000元,非法抄家三次。

1999年12月6日,他和老伴周承卿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到威海驻京办,遭恶警李英林暴打。他们被押回文登后,被两位不知名的恶警打了一天,直打的面目皆非,最后他和老伴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7月18日,他因参加回龙山集体炼功,被非法拘留15天,并罚款2000元。大法弟子刘玉风就是因参加了这次炼功,惨遭文登公安局杀害。

2000年10月1日他和老伴及女儿再次去天安门讲真象证实大法,遭到绑架、抓捕。在驻京办,他的女儿遭二恶警的惨无人道的施暴,许多人目睹了当时的惨状。回文登后10月4日,杜克松被非法治安拘留;10月11日非法转为刑拘;11月3日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迫害。杜克松的女儿也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送济南女子劳教所洗脑迫害。杜克松的老伴则被反复拘留。时值三秋大忙,成熟的庄稼无法收割,小麦无法下种。他和老伴心急如焚。

2001年杜克松因血压高被保外就医。他继续炼法轮功。因为一炼功身体什么毛病也没有了,所以杜克松坚信大法,任何外在的力量无法改变他的信仰。

2003年1月,因两位韩国法轮功弟子投宿于杜家,结果十几辆警车,40多警察包围他的家。恶警越墙入室,夜闯民宅,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将在睡梦中的杜克松等三人非法抓捕。韩国同修被非法押解威海,他则被送到文登看守所刑拘。20天后,因高血压病发作才被放回家。

2004年10月10日,杜克松刚刚忙完收种,在家准备把自己的被迫害事实写下来,谁知向洪平为首的三恶警,突闯室内,发现他在写资料,立即打电话叫来一车警察增援,又非法抄家,非法将他和老伴抓走。他被刑拘29天后由家人把他要回。

2005年5月24日,杜克松正在文登中心医院伺候病人,向洪平、孙国海等六恶警闯入病房,无故将他抓捕,送進文登看守所。恶警孙国海将这位快70岁的老人铐在铁椅子上,不顾他有严重高血压,不顾他的死活,拳脚相加,大打出手。在第二次非法审讯时,孙、隋二恶警丧失理智的侮辱大法。从邪恶警察的这种不齿的越轨行为中,杜克松看到了邪恶的虚弱和无能,并严肃的警告他们:你们一定要下地狱的。

2005年6月7日杜克松和另外一名同修宋修燕分别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王村劳教所。杜克松因血压过高,年龄太大,不符合劳教条件被劳教所拒收。恶警向洪平企图通过与劳教所的私下交涉将他送劳教,劳教所还是拒绝收容。恶警无奈6月8日傍晚又把他送進了文登拘留所,一直关押到7月19日,才被放回家。

杜克松只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反复遭到被告的骚扰迫害,特别是因血压高(高压280低压120)被保外后,仍然屡遭恶警骚扰和迫害,给杜克松的身心造成重大伤害。在几年的迫害中,他的家庭经济遭到重大损失,给他的家庭生活造成严重危机(直接造成经济损失达三万元)。

正告迫害者,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没有出路的,你们必须对自己的罪行承担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