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纯净自己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沈芳如,目前在国中担任教师,想和大家分享在正法修炼中的体会。今年寒假,我们全家计划要到纽约曼哈顿讲真象过新年。去之前就在想我们一家五个人,刚好可以组成一个小团队,有人炼功,有人拿横幅,有人开口讲真象。出发当天,一大清早我们便准备好了行李和真象材料赶到了机场。

没想到在寄送行李的时候,工作人员看着我的护照对我说,你的美签快到期了,我赶紧回说还有几个月,接着他又检查了一阵子,还是摇摇头告诉我:“你的护照过期了!”爸爸、妈妈和弟弟全都转头看着我,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想到我不能去曼哈顿了,眼泪马上掉了下来!在确定来不及补办的情况下,我又拖着行李搭车返回台北,走进家门,看到师父的法像,我禁不住的嚎啕大哭问师父:“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不能去曼哈顿讲真象?”

那时我真是觉得证实法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什么事情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不让我做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那一刻,我也真切感受到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的讲法与解法》中所说的那一段话:“谁错过了这个历史机缘,谁错过了这次机会,当你明白了你错过的是什么的时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

渐渐的,我冷静下来,想起师父说的:“你们要是真的见不到我、能够做的更好,那才是更了不起的。”(《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于是,我就传简讯给妈妈,请妈妈如果看到师父要帮我问候,同时告诉师父,弟子在台湾也一样会努力做好!也请妈妈他们一定要珍惜,珍惜这次的殊胜机缘!

只是,一个多礼拜的年假,空荡荡的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头一天真的觉得很孤单,有一种寂寞难耐的感受,那时真想打电话给男朋友说说话,告诉他我去不成了,让他安慰安慰我。只是,每当要按下电话键的时候,就想,他若知道我只有一个人,一定会想来陪我或带我出去吃饭,但是,这样一来,时间就减少了,如果不告诉他,反而可以做更多证实大法的事情呀!

于是,我忍住冲动,把自己投入到证实大法中,每天都被三件事情充满着,学法炼功、讲真象、发正念。很快的,难耐的寂寞不见了,日子过得好充实、好幸福。后来,阿姨再打电话邀请我和她们全家一起去看电影,我婉拒了,并告诉她,爸爸、妈妈现在在纽约讲真象,我也要一起在台湾讲真象,那时新年的热闹气氛、吃喝玩乐一点也引不起我的兴趣。

不过,虽然那几天我很努力的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情,但心中隐约知道自己的不对劲。我问自己为什么在知道不能去的时候这么伤心?是觉得别人可以见到师父,自己却不行而感到不是滋味吗?是担心自己没有去曼哈顿就会被落下吗?那我到底来干什么来的,提高我自己来的吗?那众生摆在哪里?究竟是众生重要还是自己重要呢?我惭愧的发现,我把自己摆在众生之上。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再一次看到了自己深藏的私心。不久前,快三十岁的男友提出了结婚的想法,我心中第一个反应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如果结婚那以后就没有太多时间做证实法的事情了,说不定每天回家都要忙着做家事、煮饭,同时还要面对生小孩、婆媳相处等棘手的人生问题,一想到结婚后事情这么多,说什么我也不想结婚。

再加上办公室的已婚同事们热心的给了许多过来人的建议,更让我对不可知的婚姻生活感到彷徨、疑虑与害怕。于是,我找出各种理由推托,并向他提出一连串的问题:“以后还可以做我要做的事情吗?以后你会帮忙做家事吗?我们可以不跟公婆住一起吗?可以不要生那么多小孩吗?……”他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答复,最后却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只是想要从中得到什么,却不想付出什么?”

当头棒喝,敲得我无言以对。回到家后,想着说过的话,觉得自己真不像个修炼人,怎么感觉像连续剧里面爱计较的坏女人、恶媳妇呢?幸福是常人所求的,而我却斤斤计较的衡量着婚姻的条件。记得有学员曾问师父说:可不可以透过自己的婚姻让对方得法。姑且不论这样的方式是否正确,但相比之下,修得怎样一目了然。

当我期望自己要在一个自以为轻松和谐的家庭环境中才可以证实法,其实只是想要在自己所设想的利益底线不被人动摇的前提下安心的修炼、假装的表现无私。说穿了,这不和旧势力一样吗?只想要改变别人不想要改变自己,只想把自己的选择作为根本,而要求对方来配合自己、圆容自己。

谈到时间,的确是很紧迫了,正法已经是在最后的最后在做了,但是一个要修成神的修炼者难道在婚姻中就做不好吗?一个真正的修炼者不管在哪种环境下,不管是明天结束还是明年结束,他都应该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不动心、稳健坚定、勇猛精进走下去,而不是一想到最后,就产生浮动的情绪,一想到圆满,便滋生庆幸的欢喜心,并在衡量自己得失之下,人为的选择哪条路好走,哪条路不好走。

师父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在你们修炼中、证实法中大法弟子所做的这些事情看,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大家应该把自己执著的东西都放下。我所说的执著呀,大家不会像过去那样再极端的去认识了。你们走的这条路、修炼的形式,这不是执著。你们在证实法中自己的观念、自己还在人中抱有的各种不正的想法,这些是应该放下的东西。”

精进与偏激看上去似乎都是为了法,但是一个在法上,一个却动了人心。符合常人状态和执著于常人得失,看上去似乎都一样,但是一个在法上,一个却动了人心。当切身利益受到冲击时,就如大浪淘沙、见了真章!于是,我的思想清楚了,他不也是众生吗?他的家人朋友不也是众生吗?

大法弟子啊,无论是在社会上,在家庭中,在任何人与人交往的过程中,时时处处都应该体现出修炼人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风范,当自己真的做好的时候,那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所有的人都会来圆容大法、得闻真象。特别是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这不仅仅是应该要达到的,而是本来就要做好的本职。

身在俗世中,我们要清楚自己存在的目地,大法弟子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有关,除非自己的基点不是在救人。我知道,一旦我们的基点是为了别人,把心摆正,就不需要操没用的心,担心未来的路是什么,结婚也好,不结婚也好,常人社会的一切安排都是为了我们铺路,当我们坚定正念、扎扎实实的做好,未来的路只有越走越好、越走越宽。

虽然自己认识到了应该怎么做,但有时私心与执著还是不时的会冒出来,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五年了,当看到自己还有那么多肮脏顽固的私心时,真的很惭愧、很气馁,觉得认识到了,却没有真正达到纯正无私的境界时,这五年自己好象白修了一样。

但转念之间,我知道我没有时间灰心丧气,我告诉自己,即使今天从零开始往回修,我也不放弃,只因为我在修大法,只因为我在大法中!今天做不好,认识到我马上就做好,现在放不下,我会抑制那不好的思想,否定它、排斥它,告诉自己那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师父的好弟子,是大法造就出来的新生命。

师父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上说:“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以前一直不太了解这段话,觉得我是想为大法做啊,我也想着自己要怎么样做好啊?这到底差在哪呢?

后来,当再看到《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说的:“其实你们还不知道,这个私贯穿很高层次。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

我才明白,原来差别就在一个执著自己,一个没有自己。旧势力、旧宇宙的基点是为私的,而新宇宙的一切是为公的,不执我的,每个大法弟子经过千万年的轮回转生,背负着重大的责任与使命,今天,我们来到了人间。大法弟子没有别的目地,没有常人的追求,只有无条件的同化大法、放下私心,才能达到正法对我们的要求,才能无愧师恩、圆满随师还!

最后,以师父《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这条路是光明的,是伟大的,是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要说宇宙中过去有多少神下世度人、建立了什么样的威德,我告诉你们,我真正的大法弟子们,你们将来的威德超过历史上来过世间的一切神,(鼓掌)因为你们与正法同在。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们走过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过的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后的路。剩下的路不长了,把它走得更好、做得更正吧。”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