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遭受的部份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2日】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红卫星监狱的数位大法弟子,突破重重封锁,辗转传出的求助信、检举信与被迫害的事实等材料。由于监狱的严密监控,以及大法学员文字表述能力不一等诸多原因,所展现的事实的详细、具体程度与实际发生的迫害相距太远,冰山之一角而已,但仅仅是这些情况已足以见证大庆监狱魔窟般的黑暗与恐怖。

大庆监狱近三个月内发生的三起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案例,我们无法不为狱中每一位善良的大法弟子的人身安全担忧。希望看到以下材料的国际人权组织、海内外正义之士、大庆市善良的市民以及这些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伸出援手,制止迫害,救助这些时刻挣扎于死亡与酷刑虐待之下的善良无辜的生命。

一、大庆石油学院职工张志门牙被撬掉一颗

大法弟子张志,原大庆石油学院职工,2003年6月18日被由大庆看守所非法投入大庆监狱教育分监区继续迫害。2003年7月20日,由教改科长郭春堂幕后主使,分监区中队长崔真贵亲自带领教育分监区礼堂文艺队犯人对张志进行迫害。为了逼迫他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强行不让睡觉,折磨张志长达五天四宿。白天强拉他到礼堂,放音乐噪声及让人轮番说话以达到不让我睡觉的目的;晚上也用同样的手段折磨,见他困倦就用手戳软肋,稍有不从就打腮拳。参与迫害的犯人讲:“政府(狱警)”说了,只要不弄出外伤,可以随便整。

当时张志遭受迫害时,遇到监狱副狱长王英杰,与他讲此事,王英杰没有制止他们迫害,而犯人更加嚣张:狱长都不管,狠整!

2005年5月12日上午九时许,教改科除郭春堂一人不在之外,其余所有教改科成员集中监舍,由崔真贵指挥,强迫张志穿囚服,不听从,就指使犯人强行扒衣服,再不从,他们和犯人一起殴打,最后将张志关进小号。张志穿着线衣线裤被关进小号,坐、卧都在冰凉的铁板上,崔真贵和赵殿伟不让人送棉衣棉裤,声言这一次就把张志“整靠”(即整服他)。

张志的左软肋被踢伤,约一个半月才消痛,右肋被踢的上不来气。在非法关押八天内,张志绝食抗议,又被强行灌食,致使前门牙被撬掉一颗。关小号的第二天,郭春堂到小号监视室强迫他罚站,遭到小号个别干警的抵制。八天之后张志被放回,不让出监舍门,有时没有开水喝,跟他们提出,得到回答说:“监狱让这样”。

平时,监狱干警总是在背后唆使包夹犯人找大法弟子的麻烦,比如热水不给打,克扣饭菜,不让吃饱,个人物品时常丢失,无保障,等等。

二、刘祝才被打左耳膜穿孔、李力壮遭从肛门灌水

大法弟子刘祝才与金生,2002年2月23日在肇州县杏山乡散发法轮功真象传单,被杏山乡派出所绑架,并送进肇州县看守所。刘祝才被肇州县法院非法判刑5年,2002年8月7日,被强行投进大庆监狱,在集训队20天里受尽折磨,包括长时间超强度站立,以及其它非人虐待。8月27日分调到教育分监区,心理咨询主任唐会波以夜谈为由,在管教室一夜没让他休息和睡眠。次日,指使犯人连续多日不让休息和正常睡眠,进行强行“转化”。其间刘祝才曾受教改科科长郭春堂、副科长史慧学多次施加压力,直到精神达到极度疲劳和身体承受到了极限写“保证”。

2003年7月24日晚上8点钟左右,刘祝才因为在卫生间和法轮功学员张志只说了句问安的话(因当时张志已经连续四、五天不让休息和睡眠了),被值班民警崔真贵殴打至左耳膜穿孔。次日刘祝才向科长反映此事,却不给检查治疗,至今左耳有多种不良反应,听力下降。2005年5月到现在,刘祝才遭到监狱指派犯人轮流“包夹”,人身自由严重受限。

大法弟子李力壮坚修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大庆监狱一监区遭受迫害。一监区恶警伙同犯人对他进行了非人的迫害,不让睡觉、殴打、浇凉水、曾经用自来水管插进肛门灌水,曾经打断肋骨。

大法弟子贾生辉,家住大庆市东风新村。2002年6月10日在家中被大庆市刑警队绑架至刑警队,在铁凳子上扣了一天一宿后送至大庆看守所。2002年9月被非法判刑7年,12月4日送大庆监狱一监区一分监区迫害,至今没有看到起诉书、判决书。其爱人也是大法弟子,被迫害成半身不遂,在家里由女儿一人照顾。贾生辉从被绑架至今,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在三大队,大队长朱瑞还曾公开殴打法轮功学员指使4名犯人24小时监控,不许大法弟子邓青山踏出房间半步,小便在屋里用瓶子接,大便方可去厕所。房间专门关押他一人,包括四个监控犯人,与外界完全隔绝。邓青山被剥夺了一切自由和权利。

三、张子栋、张秀丰遭受的迫害

大法弟子张子栋1999年10月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哈尔滨师范大学开除,并被哈市南岗区公安分局拘留27天。2000年11月9日因印刷法轮功真象材料被绑架,关押于哈市道外区公安分局看守所。2001年7月被哈尔滨中级伪法院非法判刑12年,2002年3月被非法投入哈监。2002年7月,哈监干警耿豪用卑鄙手段对张子栋实施迫害,在他的铺位两侧各安排一名身患严重肺结核的犯人,使他感染结核性胸膜炎、腹膜炎,严重积水,在哈市胸科医院住院30天,胸、腹抽水达9斤半。后又在哈监医院住院9个月,主治医生是哈市胸科医院主任刘竹茹、医师黄英俊,参与医治的还有哈监医院院长刘明德、高士宏、医师韩红军。

2004年7月1日张子栋被转至大庆监狱。2005年3月31日炼功,被庆监教改科科长郭春堂安排犯人严管,当晚遭到值夜班犯人骚扰,不让睡觉,张子栋被迫绝食抗议。2005年4月1日,张子栋母亲来探视时,他当面揭露监狱的罪恶行径,不法人员们才停止。在4月1日到4月7日绝食7天过程中,张子栋被强行插管灌食2次,身心严重受损。

2005年5月12日,张子栋拒绝穿囚服,教改科干警指使犯人五、六名,强行撕毁衣服,打耳光,并把他的眼镜用脚踩碎。张子栋被关进小号八天,绝食抗议八天,被强行灌食2次。从5月20日至今(7月25日),不准出监门、不准上食堂、不准去超市、不准去打水,并每天让两名犯人监视言行,名为“包夹”。

大法弟子张秀丰(曾用名张秀峰),2002年10月6日前在哈尔滨市方正县殡仪馆工作,2002年10月6日晚8时许,被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丑永生等恶警突然闯入家中,强行绑架,没出示任何证件、手续,在此后至7日凌晨1点40分,几个小时内遭受严刑拷打,被强制塞进铁凳(老虎凳)中,遭恶警用1寸粗的白塑料管击打两手及腕关节肉少的地方,至今左手食指第二关节外侧留有一菜豆般大的包,不能抓握硬物,丧失部份功能;由于长时间被迫坐铁凳,至今有时站立小便很难,蹲下也要长时间才能便出来。

2003年4月16日,张秀丰被投入新建监狱集训队,被强迫蹲着,蹲不住被一姓马的犯人班长发现,一脚将他右侧软肋踢坏,数月后才好。2003年5月29日被非法投入哈尔滨监狱,在这儿又受到九大队长耿豪的迫害和威胁,强迫写“五书”,还受到中队长孙国雄的勒索。2004年7月1日又被转到大庆监狱至今。在大庆监狱,以及此前的新监、哈监,被非法限制通信自由、人身自由,规定活动的范围,很少能见到阳光,有时吃不饱饭,还不准提出抗议,否则事后将遭到各种形式的报复。

四、孙殿斌、李惠丰在哈尔滨监狱遭受的酷刑

大法弟子孙殿斌坚信法轮大法,被鸡西法院非法判刑10年,2002年4月12日被强行投入哈尔滨监狱。哈狱集训队副队长张久珊为捞取政绩,强制大法弟子写“三书”,把他送进小号,派徐自强和余俊杰(犯人)在小号1号小黑屋内对孙殿斌进行摧残,不法人员们强制给孙殿斌带上48斤脚镣,手铐一起锁在地环上,人只能缩成一团;随后徐自强开始猛力拳打脚踢头部、前胸、后背、两胁、腿等处,打得孙殿斌遍体是伤,背过气去。一直折磨了四天,致使孙殿斌大小便失禁。犯人徐自强扬言说:“我就是张大队长派来强行转化你的,转化不了就火化,打死你,我顶多加三年刑。”非人的折磨使孙殿斌的精神达到崩溃的边缘。

2004年3月18日在一次问话中,由于孙殿斌的回答不符合恶警张久珊所愿,又遭到张久珊指使杂工关德君、刘彦朋、金志东、李东辉及刘忠利等犯人摧残,强制“骑马扎子(立着骑)”头顶着墙,身体稍有动弹就打,直到后半夜。白天训队列罚站,不让休息,一连一个多星期。犯人关德君对孙殿斌说:“张大队让我好好收拾收拾你。”犯人刘忠利说:“张大队说了,使劲给我打,只要打不死,留一口气就行。”

孙殿斌在精神上、肉体上受到极大的伤害。哈尔滨监狱为掩盖他们所干的罪行,把大法弟子分别转到异地进行迫害。

大法弟子李惠丰,家住齐齐哈尔市铁锋区,2001年1月22日晚,在同修家,被突然闯入的齐齐哈尔刑警三中队恶警绑架,并当场遭到殴打,一同被绑架。在刑警五中队恶警对他进行了电棍电小便(将肉电糊了)、上大挂等折磨,致使双臂长达6个月抬不起来。第二天被送至齐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002年1月24日被投入哈尔滨监狱集训队。2001年7月被非法判刑12年,不服判决上诉,但二审判决书中,竟写着他一审服从判决不上诉。

在哈监集训队,李惠丰不服判决、不认罪、反迫害,被集训队黄大队、龚大队强行送进小号迫害,被恶警指使犯人监控。当时正是严冬季节,恶警故意打开窗户冻。每天只给少量的玉米面粥,在小号里被迫害了39天,奄奄一息,才放了出来。15天后李惠丰被送到六监区遭到恶警唐心民、朱文臣迫害,包括指使犯人看着限制自由,不让接见,扣押家属邮来的财物,扣押上诉材料,施加精神压力,强迫劳动等手段。

哈尔滨监狱领导和610恶警陈树海、李福财经常用强迫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宣传片,对大法弟子进行强行洗脑,并采用强迫定期写思想汇报,强迫写“三书”等手段残害大法弟子。2004年大法弟子王大源被恶警指使犯人打死。监狱为了掩盖事实真象,2004年7月1日将哈尔滨监狱所有大法弟子转向大庆、泰来、牡丹江三处监狱进行迫害。李惠丰被转到大庆监狱一监区一分区至今,遭受着身体精神上的严重摧残。

五、程佩明家人的呼吁

从99年7.20至05年7.20走过了6年了,经历了看守所、监狱6个邪恶迫害的场所,受迫害简要事实如下:

1、在鸡西市鸡冠区公安分局经历酷刑:36个多小时的酷刑坐“铁椅子”“太空帽”“拿麻”“剔两肋”。程佩明当时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们说他的幸福是建立在大法弟子的痛苦之上的。

2、鸡西看待所:恶人张义副所长领5-6个恶人及犯人在小号对程佩明用电棍连续用电刑三天,带上40多斤大脚镣子达20多天,灭绝人性的恶警(姓董)让犯人扒光了程上衣,抓起4、5斤的大猫往程佩明身上扔,猫爪子抓进肉里…… 共用7次电刑(详见明慧网报导)。

3、鸡西市红星乡恶警5-6个对程佩明进行2个小时的毒打。

4、哈尔滨监狱集训队迫害大法弟子更邪恶:在监狱小号锁地环。带60多斤大铁镣子,集训队长黄治民、张久珊、甘波指使张克军、张晓峰、倪杰、张勇四名犯人在小号迫害程佩明:“捏睾丸”“弹眼珠”“前后心用脚猛踢”“嘴用毛巾给堵上”,并说整死你程佩明有政府给顶着(详见明慧网报导)。

5、大庆监狱中,在小号上大挂,导致程佩明头部、手臂重伤,头部伤口2公分,手臂伤两处长达3公分。11月16日晚程被送到市医院,由于在小号流血过多,在市医院左肋开刀刀口长达30公分,共缝100多针,皮表面缝46针。住6天医院回大庆监狱,仍被关小号戴刑具手铐脚镣子,嘴里塞木棍子,还没拆线继续迫害10天!恶警董梦环不让程洗澡长达三个多月(详见明慧网报导)。

6、2005年5月13日大庆监狱病监潘少林大队长指使犯人甄英杰在监宿舍水房勒死程佩明,许诺事后给5000元钱。犯人甄英杰指使常洪宝行凶,常洪宝汇报给监狱,监狱却包庇甄英杰,欲打击报复常洪宝。程家里给买的新衣服给打上了“犯”字,事找潘少林,它说:不是没勒死你吗?

以上事实字字属实,大法弟子在这里没有生命保障。望有关国际人权组织给以声援!

有关情况可找程佩明的家人了解核实。

程佩明家人:程佩风、程金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