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邪灵物品也是修炼

【明慧网2005年8月2日】

  • 清理邪灵物品也是修炼,不可一阵风

  • 清理共产邪灵时的神奇经历

  • 清理邪灵物品也是修炼,不可一阵风

    文/北京大法弟子

    前不久,我把家中所有的音像、书籍、收藏品(邮票、画册、像章等)等,统统清理一遍,自以为很彻底,万事大吉。随后,便发生了类似感冒的消业现象,持续时间长达半个月左右(以前的正常消业三两天最多四五天就结束了),我尽管已意识到是干扰,也频繁地发正念清除邪恶,但总是不彻底。我这才想到可能还有未清理的邪灵物品存在,经过仔细查找,终于发现并進行清理,干扰也就消失了。现将清理的一些具体情况介绍如下:

    一、我近几年专心修炼,很少听歌,都是不修炼的家人在听。消业后再次整理东西时,偶然发现流行歌曲的VCD或CD中,有的有一首或几首歌唱邪党的歌曲,我便把其销毁掉。我想只要这上面有一首邪党的歌曲,就有邪灵存在,就会害人不浅。

    二、家人有一些照片是在天安门照的,上面或者有邪党前领导人的头像,或者有标语、纪念碑、纪念堂等。我的做法是将照片上有以上形象的部份剪掉销毁;将家人的形象剪下来,集中粘贴到一张纸板上,变成一张人物更多、场景丰富的新“照片”。

    三、我前阶段扔掉一些有歌颂邪党内容的小说和小人书,也有一部份是卖掉的。对于卖掉的,当时没有多想,认为废物利用吧。我现在认识到到这样很不妥,也不负责任,要销毁就要彻底销毁掉,不然可能会让别人中毒。

    四、我在学生时代和刚参加工作时,经常写日记,也很愿意写些文章,当过校报、行业报、行业杂志的学生记者、特约记者、特约撰稿人等。至今仍保留了大量的装订成册的报纸、杂志、个人发表的文章、写的日记等。近期清理,才发现其中许多都有邪党的内容,或与之相关的内容。我便将能保留下来的尽量保留,实在不易保留的就成册销毁或撕毁后当废纸卖掉了。后来体悟,这个过程其实就是舍掉常人的名、利、情的过程,我虽意识到了,但做得并不坚决、彻底,似乎留有余地。

    五、生活在大陆的人都知道,现在流通的人民币上都有邪党前领导人的头像,时刻不停的在散布毒素。我近几日方悟到:这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应该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毒素,我想以后无论是四个整点还是平时发正念,都应该加入清理人民币上的邪恶毒素这一念。

    经过以上的清理过程,我现在感觉一身轻。但同时也感到:即使象以上这样仔细查找、清理,也不敢保证将邪灵物品全部都销毁掉了,因为我们生活的国度毕竟在邪党统治下已达几十年。我们不仅有自己保存下来的物品,还有许多父辈甚至祖辈遗留下来的物品,这些物品都需要我们认真、仔细的去鉴别。如果有邪灵物品,就要坚决销毁掉,千万不能用常人心看问题,如“这是某某亲人留下来的”,有睹物思人的情。

    我认为清理邪灵物品,也是修炼,是很严肃的,不能象常人对待各种运动那样,一阵风就过去了。不仅在态度上要认真、严肃,而且要有持久清理的心理准备,并保持强大正念。其实邪灵物品很多都是附着在人们长期保存、收集甚至收藏的执著心上,作为修炼人这种心是一定要舍去的。请允许我引用师父的一篇经文与同修共勉:“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去执》)。


    清理共产邪灵时的神奇经历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在93年就得法,一直不够精进,走了弯路,对不起师尊的救度;但是我还是时时感受到师尊就在自己的身边。在这里我把我清理共产邪灵时的经历说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次在单位召开的邪党党员大会上,200多人参加,其中有几个还是邪党政府官员。会议开始后,我看到全场的人站起来,要播放那所谓的国歌。我就开始发正念,结果磁带转不动;由于我稍后放松了发正念,那磁带又开始播放;我就又开始发正念,马上磁带不能转了,技术人员怎么搞也搞不好,最后他们只好泄气地坐下来了。

    有一天晚上,我清理家里邪灵的东西,如什么红军的小人书等,我就往锅里加了水,开始烧起来,由于数量太多,烧了很长时间。突然我脑里闪过一念“没水了”,其实是师尊在提醒我。我一看,果然水烧干了。在我往锅里加水过程中,水飞溅出来在我手上,当时很痛,我就发正念,马上又不痛了。我读中学时,稀饭溅在我手上,就出了好几个大水疱,可是这次一点也没事,又是伟大的师尊帮了我。

    我在修炼的路上走的还很不精進,但是我能感受到师尊就在自己的身边。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对得起师尊的苦度,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