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大法弟子刘博扬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21日】长春市大法弟子刘博扬是吉林省前卫医院的一名医生,和父母一家三口于95年开始修炼大法。

99年7.20之后,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的邪恶之徒多次到刘博扬家进行骚扰。刘博扬的母亲因进京上访,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教养,刘博扬的父亲在2001年初被劫持到兴隆山洗脑班进行迫害。

2002年2月开始,绿园区正阳派出所恶警就经常在夜里到刘博扬家砸门骚扰,当时刘博扬的奶奶正在他家养病,受到惊吓病情加重,家人只好将奶奶送到别的亲属家。

2002年“3.05”电视插播之后,长春市公安进行大搜捕,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的所长陈凤山积极配合迫害,在管区内展开地毯式抓人,所有登记的大法弟子都成了抓捕对象。绿园区610和正阳派出所多次到刘博扬家抓人,一家人只好离开家。

2002年3月9日,绿园区刑警队和正阳派出所的恶警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象强盗一样用万能钥匙打开刘博扬家的房门抄家,还在楼下的平房里派人蹲坑监视。3月16日,绿园区刑警大队四中队的几个恶警到单位将刘博扬绑架,妄图通过他找到他父母,没有得逞,就把刘博扬绑架到正阳派出所。

在正阳派出所,刘博扬和许多大法弟子被关押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其中还有六、七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铁笼子很小,关了7、8个人后,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晚上也只能整宿站着,一个姓王的治安员强迫他们听诬蔑大法师父的录音。第二天,刘博扬被强行送至大广拘留所拘留15天,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刘博扬质问他们:我扰乱了什么社会秩序?恶警无言以对。

4月1日,15天拘留到期,正阳派出所警察把刘博扬从拘留拉到他单位门口,刘博扬刚走出30米就冲过来7、8个人,把他的头用衣服蒙住,塞进一辆轿车,刘博扬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声质问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架他。这伙人谎称是市公安局的。刘博扬被带到一处秘密地点,在椅子上被铐了两天两宿,原来这伙人是国安特务,因一名大法学员被捕前曾和刘博扬用手机通过话,国安特务从他的手机通话记录中查到了刘博扬的手机号,而刘博扬的手机卡是用身份证买的。

2002年6月27日,刘博扬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身上带着的5000多元现金和2部手机也被抢走。政保科科长朱志山(此人是迫害死大法弟子支桂香的主要凶手)指使手下恶警苑大川(此人迫害大法弟子不遗余力,被他抓的大法弟子多达几百人,他还因此多次受到奖励)对刘博扬刑讯逼供,苑大川和正阳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上大挂,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双脚,受刑后几分钟,刘博扬的双臂就象撕裂般剧痛,全身大汗淋漓,后他的手很长时间麻木无力,拿东西都很吃力,两个多月才复原。当时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朱志山还当着刘博扬的面烧掉一张大法师父的法像。

四天后,刘博扬被送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正值盛夏,看守所的监舍内又人满为患,睡觉时要“睡刀鱼”──每个人只有20多厘米宽的空间,即使侧身躺身体也要叠在一起,晚上起夜回来就连地方都没了。刘博扬当时身上长了很严重的疥疮,奇痒难忍,每晚都是彻夜不眠。刘博扬在长春市铁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当他在提审时质问为什么超期关押时,提审的警察竟说:“法轮功是特殊事件要特殊处理。”

2002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送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教养2年。朝阳沟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非法关押了长春、四平、辽源、白山、通化等地的大法弟子几百人,累累血债、迫害罪行罄竹难书。2002年3.05之后,为了完成省里指派的“转化”任务,所长王延伟、王建刚指使发动了几次对坚定大法弟子的所谓“攻坚战”,使用各种残忍的手段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关押刘博扬的二大队被刑事犯称为“铁军狼队”,是朝阳沟最邪恶的大队。恶警队长杨光是个流氓警察,办公室里放着一把铁质板斧做刑具,他自己较少亲自动手,而是在幕后指使手下的恶警行恶。恶警朱胜林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每次迫害行动都冲在最前面,他亲自编写了一首诬蔑大法的歌,强迫所有人学唱。

大法弟子孙显明的胳膊被朱胜林打折后不给治疗,导致孙显明两侧胳膊残废,生活不能自理。每天晚上取行李时刑事犯班长不许别人帮他,孙显明只能用牙叼着行李回寝室。后来孙显明生命垂危,教养队怕出人命把他送回家,朱胜林还造谣说是写了“转化书”回家的。

大法弟子邵维新清醒后,朱胜林在食堂当着几百人的面毒打他,邵维新后来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恶警却说他是装的。朱胜林后被调至伙房,仍然不改邪恶本性,看到大法弟子绝食还破口大骂。

恶警除晚上不让大法弟子郑金春睡觉,还在水房里扒光衣服,打开窗户,用凉水浇。

2002年12月份,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恶警强迫刘博扬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被迫参加转化洗脑。

恶警刘晓宇、赵东立、孙海波等人也是积极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打手,二大队的许多大法弟子都被他们用三角带、电棍、镐把等毒打过。

在劳教所,大法弟子每天都被迫参加高强度的劳动,二大队干的是印刷厂的活,经常干到夜里11点以后。有人来检查时,劳教所就把劳动工具都藏起来,根本不承认让劳教人员干活的事。

2003年6月份,大法弟子被迫铲地,干了2个星期,拔草时要在地里爬,双手全是血泡,手腕都累肿了,好几个身体虚弱的大法弟子在地里累得昏倒,收工时是被背回监舍的。

对那些不配合邪恶,抵制劳动的大法弟子,恶警采用各种手段迫害。2004年4月,大法弟子王金波因为抵制奴役劳动被管教孙海波毒打了3、4个小时,把电棍都打折了。王金波家属了解情况后,控告到有关部门,劳教所赶紧找了几个刑事犯作伪证,拒不承认罪行,还把王金波调到别的大队去了。

2004年6月,刘博扬劳教期满,劳教所却不放人,找借口给他加期47天。

2004年8月17日,正阳街道办事处两恶人和绿园区610、正阳派出所的两恶警将刘博扬强行带到正阳派出所,强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被刘博扬拒绝后,恶徒试图将刘博扬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还向刘博扬家人勒索每月700元的费用。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刘博扬正念走脱。

现在正阳街道办事处仍然妄图迫害刘博扬,刘博扬的工作单位吉林省前卫医院也不允许他回去上班。

善恶有报是天理,正告那些依旧执迷不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为了你们的将来,你们的家人,停止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否则,等待你们的是法律和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