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大法弟子宁军屡遭非人折磨去世


【明慧网2005年8月21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大法弟子宁军,坚持修炼大法,揭露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后来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至保外就医,于2005年8月12日去世。

一、99年自费到俄罗斯洪法

大法弟子宁军,男,五十多岁,电大毕业,家住西安区西二条路。1996年得法修炼,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地提高心性。修炼后返还以前多占的房屋,自费购买大法书籍洪法,购置放映设备放讲法录像、录音和教功。

在99年7月20日前夕,宁军和同修一起到俄罗斯洪法。99年7月20日,在中国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7月30日,去俄罗斯洪法的同修,在俄罗斯海参崴被通缉遣返,在东宁海关被中国外交部、国家安全局和公安局联合绑架,搜走旅游护照、身份证及所带物品,被辗转关押在东宁公安局、牡丹江市公安局、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牡丹江市先锋派出所。在多次查无罪证,又要求签字画押,保证不再出国后,方通知家属取保回家。

二、被四道劳教所迫害得保外就医

1999年9月7日,宁军和同修一道去北京上访、说明真象,10日在北京被当地警察以炼法轮功为由非法抓进北京荔枝园派出所,11日送拘留所,被拒收,12日被牡丹江驻京610人员手铐劫持回牡丹江市公安局,并且强行搜去人民币4000多元,非法关押于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年底被强制进洗脑班(遣送站院内)迫害。宁军坚信大法,2000年元月2日,又被不法人员押回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

2000年3月17日,宁军被劫持至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迫害。在强制劳教期间,宁军坚信大法,恶警把他转换了好几个大队折磨。在三大队期间,三伏天,恶警把几个法轮功学员和十几个劳教犯关在约六平方米的小屋内,不透风,屋里吃、拉、睡,卫生条件特别差,被褥十分脏,又湿又热。宁军被迫害得浑身长疥。恶警龙飞,三大队教导员,拿电棍电宁军,他正念强,结果恶警自己被电着了。

宁军还遭受过“坐飞机”的酷刑,双手反铐背后,从上吊一根绳子,系在手铐上,再把绳子拉上去,把人悬在空中,这就是所谓的“坐飞机”。

宁军被迫害得肝腹水,肚子很大,走路困难,尿血。管理干事乔建伟还指使、怂恿劳教犯殴打迫害宁军,干警却视而不见。即使这样,不法人员也没有改变他的信仰,不得不将他送回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大队怕他死在牢房里,由警察看守住进了医院,被确诊为肝腹水,并表示活不了多久,劳教所不得不给办了保外就医。

三大队的干警寇伟在结算住院费时,多报费用,致使本来生活就不宽裕宁军家更紧张了,宁军将其多报医疗费的丑行曝光后,恶警寇伟恼羞成怒地打击报复他。

回家后,狱警定期审问,片警经常骚扰,使他同样不得安宁。五个月后,管理科长麻立彪和出入所教导员李龙雨出面把宁军给骗回劳教所进行迫害。超期劳教9个月后,于2001年10月11日释放。

三、再次被绑架 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得奄奄一息

释放后,宁军仍没有人身自由,经常遭到骚扰、翻东西、非法审问,心理和精神被摧残,他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2001年11月11日又被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绑架,拷打,电棍电,利诱。在不法人员百般花样逼供审讯中,他坚定正念,一个星期回家了,继续说明法轮功真象。

宁军被公安部门不法人员当做特殊人物,下了通缉令,偷录了他的声音,制作了照片,到处追捕,使宁军有工作不能干,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

2002年9月9日,在遭到通缉半年后,宁军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讲真象,被患者告发,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公安分局受尽酷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宁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03年年末,看守所曾向办案单位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以种种理由、借口不予办理,同时将他非法判刑五年,于2004年春节前,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

2004年9月,宁军被监狱诊断病危,要到市医院检查,家属付钱后,直到11月监狱才将宁军送到公安医院维持生命,同时办理了保外就医。

宁军回家后,学法修心,帮助他人,叫醒身边人,继续说明法轮功真象。但终因长期的迫害,宁军于2005年8月12日下午离世。

最后,以宁军出狱后写的一首诗作为结语。

清平乐• 一程

六年腥风
执著日渐清
历经生死不畏死
护法傲骨铮铮
身化一轮法宝
溶法救度众生
立掌势劈妖孽
恩师一念功成

宁军 于2005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