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阴霾 初中生揭露在学校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21日】妈妈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在妈妈的带动下,我和爸爸也一直学法、炼功。家人的疾病没有了,家中的药箱也自然消失了。我们一家人的关系融洽,过得很幸福。

1999年7月20日,我想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灾难性的日子,中共恶党邪灵与江泽民相互利用,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妈妈踏上了去北京上访说明真象的路。我那时以学习为重,没有同妈妈去北京。不久,传来了妈妈被抓的消息。在妈妈被非法抓捕的三个月里,对于刚刚10岁的我来说 ,真是“刻骨铭心”啊!

那时我在小学读书,非法镇压开始后,老师、同学们都知道我妈妈炼法轮功,進京上访被抓。她们也知道我跟妈妈炼功,因此就开始“劝”我放弃修炼,开始我很坚定的告诉她们“我炼”,但老师们颇有“不达目地绝不善罢甘休”的气势,她们每日“轮番上阵”,甚至是课堂上都会把我叫出去,给我讲一些所谓“道理”,然后问我炼不炼。在老师们长期洗脑下,我违心的说了“不炼”,以求片刻安宁。同学的反应也很大,一天一个同学跑到我跟前说:“某某某她妈妈炼法轮功啊,進监狱呀……”说完后笑着跑了,我哭了……

老师、同学们的言行把我吓住了,也压弯了我的脊梁。从那以后,我怕向同学、老师证实大法,我怕向他们讲清真象;甚至上初中后,我怕向同学提起妈妈炼功之事,因为我怕他们歧视我,远离我。在我上四年级时,学校举行了一次诬蔑大法的演讲比赛。我从一年级开始演讲,那次老师又让我去,我明知自己不应该去,但又觉得那是老师的“美意”,完全违心的瞎说……。接踵而来的是“万人拒绝Ⅹ教签名”,每班每人都得签,我那时已经变得麻木了,我跟着签了,但却没有一丝难受的感觉。我给过同学大法真象传单,是想试试同学,看看他们的反应怎样。那以后我的心彻底凉了。

上了初中,环境好多了,我的班主任说过这样的话:“我不干涉任何信仰。”但小学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我一直不敢向同学、老师提起我家修炼以及大法真象的事。我深深体会到:以前有框框,我不敢爬出去,现在没有了框框,我却不动了。

如今,我已经渐渐的向老师、同学讲清真象了,我不能再被以前的因素干扰迫害,我把它们曝光,把它们解体,堂堂正正的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