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铲除共产邪灵对小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21日】听说市教育局要到侄女中学搞检查,班主任要同学将毛XX的画像贴在教室后面黑板的上方。检查过后,侄女几次找机会想撕掉它,但一直没机会。后来学校要把教室让给别校同学高考,老师安排班长和她清理教室,班长将画像取下来交给侄女,趁班长不注意时,她迅速将画像撕毁。班长问画像呢?侄女理智的说:我以为不要了,撕了。班长也没说什么。

事隔两天,和侄女玩得好的A同学和别的同学产生矛盾,按常人之理来讲,完全和侄女没有关系,但硬是把她牵扯進去了,侄女说:“我无论怎么解释她们就是不信,要我下午放学后到什么地方去赔礼道歉。”我说:“不去,去告诉老师。”侄女说:“千万不能,她们说如果告诉老师、家长,就叫外面的流氓天天来打,前些时有一个同学被打得不敢来上学,连老师也不敢管。”我还是找了老师,但没提此事,老师对侄女的评价很好。侄女非常害怕,一天都吃不進东西,最后她说:“打就让她们打吧,她们把德给我了。”

下午七点半,妹妹打来电话,说侄女还没有回,我马上骑自行车到学校找,天已经黑了,下着雨,学校空无一人,我又到学校周围找,发现侄女连走带跑的往家中赶,侄女说:“她们要我写一千个对不起,我只好写,手都写痛了,事情还没完,明天还要去挨打。”

我和妹妹仔细分析,象这样没完没了,表面看是同学之间的矛盾,但这是假象,实质是共产邪灵的迫害,你撕了它的像,它要你写一千个对不起,我们不能这样消极等待,人的一面行不通,为什么不用神的一面来制止呢?

我们意识到后,马上叫侄女一同来学法,师尊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的大法弟子。”

学完法后,我们又一起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某某的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的一切邪恶因素,让它们彻底解体,灭绝灭尽。我们叮嘱侄女一定要正念正行,不要怕,有空就发正念,我们也在家帮着发正念。

第二天下午放学时,侄女和A同学不得不去见那帮同学。侄女回来说:“她们来了十几人,我发着正念从她们身边走脱,一群人将A同学围着打。”我们马上打电话给A同学的家长,她爸爸九点多钟才找到女儿,A同学被打得口、鼻、耳都出血了。后来那帮人也没找我侄女了。事情就这样平静下来。侄女说:“如果不是师尊保护我,我也会和A同学一样惨,正念的威力真大呀。”

一次上科学课时,老师诽谤大法,侄女马上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操控老师的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的一切邪恶因素和黑手烂鬼,让它们彻底解体。正念刚发完,讲得正起劲的老师,突然停下来转移了话题。学校升旗时,她就对着血旗发正念。

期终考试前一天,侄女半夜从梦中惊醒,告诉她妈:另外空间很多只手,全是古铜色的,单手立掌,掌心中都写着一个“佛”字。她当时想:这是正的呢?还是邪的呢?她马上发正念,“佛手”立即消失,一放松警惕,又出现了,她继续全神贯注发正念,又消失了。她妈安慰说:“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们正念足,邪恶烂鬼都会解体。”

第二天侄女早早就到了学校,她的考场在二楼,她找到考场,顺着考号找下去,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号,她左右几个教室找遍了,又跑到三楼去找,还是找不到,这时校长从她身边走过,她准备问校长。但她马上意识到:这不对呀!是共产邪灵搞的鬼,我应该发正念铲除它。

她在最后一排静静的坐下发正念。考试的预备铃敲响后,她很顺利的找到了自己的号,那张桌子是侄女反复看过的,但发正念前就是找不到,考号和名字都不是她的。她妈说:不会是没看清楚吧?侄女非常委屈的说:妈呀!我不会蠢到连自己的名字和那几个数字都不认识吧。

通过以上事实,使我们更加坚信大法的神圣、正念的威力,同时也好让有类似经历的小弟子,不要用人的观念来看待所遇到的矛盾和魔难,要透过表面假象,用法理来看清事情的实质,用神的一面正念来铲除这些障碍。在师尊的呵护下,在法理的指引下,让我们和小弟子携手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