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大法弟子陈建展遭迫害流浪在外


【明慧网2005年8月23日】我叫陈建展,今年36岁,中专文化,是甘肃庆阳市镇原县郭塬人。自1990年学校毕业后,先后在本县职中基层乡政府工作。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曾在2000年至2003年连续4年中被评为乡政府先进工作者,优秀干部。

1999年7.20,法轮大法弟子在中国遭到残酷迫害。2004年5月份我家资料点被邪恶破坏。2004年5月18日,我被邪恶之徒非法抓去看守所。恶警对我严刑拷打,逼我写悔过书等,几乎将我迫害致死,直到我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时,恶警才于9月15日将我放回,但恶警仍对我监视居住,准备继续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

我出走前后,恶警曾8次到我家非法抄家抓人,抄走讲真象用的速印机、蜡板、纸张,并拿走家中日常用具和生活用品,给家人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难。有次竟连我在老母处存放的几件纪念性的物品都要拿走,幸亏老父母苦苦求情才得以留下。据老母亲说,后期的抄家恶警们都是晚上蒙面翻墙而入的,吓的老母不能入睡。他们拿着镢头把我们家的角角落落撬了个够,行为和土匪没什么两样。。

在这些恶警中,其中以李国民,史青等人最为猖狂,强行要老母为他们做饭,扬言要如何如何才能抓到我,抓到我后又要如何整我。这样我被逼得到处流浪,不能回家。

今年我被迫流浪到另一个城市,因身份问题找不到工作,期间又被恶警发现身上带有真象资料而再次被非法关押。整整5天,恶警对我严刑拷打,进行种种折磨想问出我的姓名及是什么地方的人,我一句话都没有说,最后他们无法认出我,没办法才将我放掉。

以下是监狱恶警对我实施的部份暴行:

2004年8月的一天,恶警以治我身上风湿病为由,给我注射不明药品,使我全身肌肉疼痛,痛不欲生,难以支撑,几乎晕死过去。

2005年5月中旬,恶警将我用铁铐铐在桌腿上,从下午4点拳打脚踢到晚上12点多钟,长达9个多小时,他们换人轮番殴打我的头部,脸部,用皮鞋踢我腿部等,并用铁钥匙撬捣我的嘴,使我口腔溃烂一个多月,食物难以下咽。

2005年5月中旬,一恶警强迫我进行重体力劳动连续10多个小时,每天只给吃三个小馒头,喝冷水。

据最近我获得的消息:和我一起被绑架的几个同修,有的被非法判了7年刑,有的被非法劳教。

邪恶之徒还在到处抓捕我。我没了工作,妻子一个人带着5岁的女儿和2岁的儿子在贫困中维持着生活。我不敢和她们接触,有家不能回,也没有能力去帮助他们。听说邪恶在监视他们,等着抓我。在我被迫离家出走之后,也不知道他们被恶警骚扰了多少次,他们现在时时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我也很想念他们。

无论恶党怎样猖狂,无论迫害多么残酷,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追求真理的心是不会改变的。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没错,告诉人真象更没有错。我因为做好人,因为信奉真善忍,因为告诉人真象而遭受邪恶的迫害,历经磨难,九死一生,至今流浪在外,流离失所,时时刻刻都处于巨大的压力与危险之中。

鉴于此,我呼吁全世界的各国政府与人民都来关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对我进行援助和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