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5年8月25日】我是辽宁省本溪县人,今年六月二十三日是我们全家人最高兴的日子,因为被医院宣判死刑的我十三岁的儿子奇迹般的病好出院了。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我们全家真心的感谢李洪志大师,感谢法轮大法救了我儿子,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我们发自内心的呼喊:师尊伟大慈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今年五月二十二日那天,我无意当中发现我儿子的颈部淋巴部位有大拇指大的疙瘩,于是我让孩子的爸爸领孩子先后去县、市医院进行了各项检查后,初步怀疑是淋巴瘤,让我们到沈阳医科大一院检查。五月二十五日,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医大一院进行了病理、血液等各项检查;六日二日,一切检查结束了,结论是恶性淋巴肿瘤加白血病。这个结果对我们全家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我和婆婆哭得死去活来。

从发现孩子的病以来,我们全家人的沉重心情就无法形容,我每天都是焦急不安,吃不下,睡不好,整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我怎能承受得了这样的事实。孩子还小,他才十三岁呀!竟然患上了这种可恶的病,这一切我们只好瞒着他,以保持他的精神支柱。

经全家商量,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给孩子治病。第二天在亲人的陪同下,我们再次来到沈阳肿瘤医院,结果医院不留,理由是:已经是晚期了,根本无法医治。医院专家在被我们哀求无奈的情况下说:你们到医大二院去试试吧。

来到二院好歹算留下住院了。二院大夫再次给孩子做了全面检查和专家会诊后,告诉我们孩子的病已经相当危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用药治疗期间,孩子的爸爸必须签字。六月四日开始化疗,用药与成年人的剂量相同,化疗时药物的副作用,加之病患把孩子折磨得死去活来,高烧不退,经常抽搐、休克。孩子的爸爸、爷爷、大伯吓得不行,急忙通知大夫,大夫赶来进行了紧急抢救,才把孩子从抽搐、休克中抢救过来,大夫把孩子的爸爸叫到办公室说:“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要有最终是人财两空的精神准备。”

我丈夫听了这话后又跑到一边偷偷的哭了。化疗第三天,我在三个姐姐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医大二院看望我的孩子,一路上我曾暗暗下决心,不管见到孩子怎样情景,都不能在孩子面前哭。当进入孩子的病房后,看到孩子躺在病床上,那痛苦难受的样子,我的心在流泪、滴血,而脸上却还要装笑,我不能让孩子看到我伤心的表情。我三个姐姐见到这般情景,都跑出病房失声痛哭。

我的孩子十分懂事,见我们来看他,在那样痛苦中还依次喊了我们的称呼,就又难受的不行,在病床上分秒不停的翻来覆去的滚动。我大姐是炼法轮功的,看到孩子被折磨得这样,就把《转法轮》拿出来,把书翻到师父像那页,对孩子说:“孩子,你看这像是谁呀?”我儿子把眼睛睁开一看,毫不犹豫的说:“这是李洪志师父。”我大姐接着又问:“你愿意做李洪志师父的小弟子吗?”孩子又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

我大姐说:“那好,你把‘论语’读完。”孩子很快把‘论语’读完了。我大姐又对孩子说:“你现在心里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救我。”

约二十分钟,孩子把眼睛睁开笑了。我二姐问他:“孩子你现在觉得怎样?”我儿子回答说:“我现在轻松多了!”

我们在场的亲人见到孩子精神了,心里都很高兴。我大姐给孩子念了几段《转法轮》,孩子越来越精神了。

化疗的时间到了,大夫给孩子用药后,孩子就闭眼睛象睡觉一样,周围的亲人一看孩子总闭眼睛,有点害怕,就问:“你现在难受吗?”孩子摇摇头说:“不难受,我就是困,想睡觉。”我大姐不让我喊他,说:“这是师父在给孩子净化身体,咱们别打扰他。”

就这样下午四点我们离开时,孩子一直在睡觉。我们姐妹四人回到家后,我丈夫打来电话:六瓶点滴打完,也没有出现前几天的抽搐、休克,而且每天都传来一天比一天好的消息。大夫都说:这孩子病势来得迅猛,就这两天时间转为基本正常,退得这么快,真是个奇迹。

经各项复查均向正常发展。我们心里更明白,这是师父的慈悲救度。法轮大法的超常玄奥救了我儿子。我们全家感谢法轮大法,感谢李洪志师父,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从此我们全家都坚修法轮大法,永远做李洪志师父的弟子。

现在我儿子出院了。从心底说,没有法轮大法,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我儿子的今天、我们全家的今天。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以上是我做为孩子的母亲的切身感受。我要把我儿子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好的事情向世人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