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的叔父韩立国 【明慧网】

悼念我的叔父韩立国

【明慧网2005年8月25日】我的叔父韩立国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恶党非法抓捕入狱迫害致死,在他一周年之际,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回忆我的叔父生前的音容笑貌。

他是个和蔼可亲、爽朗乐观的人,他说话风趣,善解人意,我们一大家人都喜欢他,愿意和他在一起,逢年过节或者星期日大家经常在一起吃饭,我特别爱吃叔父为我们做的饭菜,叔父也非常愿意为大家准备丰盛的宴席。外公、外婆如有不开心的地方,他总能说上几句让他们开心的话。叔父在这个大家庭中深受亲友尊敬、爱戴。

叔父韩立国是凌源钢铁公司轧钢车间一名轧钢工人,干活是一把好手。因为修炼法轮功,他身强力壮。有一次被飞出的一块通红的钢锭擦着后背烫伤,他只是涂了一点烫伤膏,硬是一天也没有休息,一个星期就没事了。

修炼法轮大法不但给叔父带来了健康的身体,而且使他的灵魂得到了净化。在单位里,叔父和同事相处很好,在家里他更是好父亲、好丈夫,他勤劳肯干,对姨妈和表姐照顾的非常周到,总能让她们吃上可口的饭菜。

2001年10月,凌钢公安处抓走了我的叔父、大姨、三姨夫、老姨,三姨被逼流离失所。就因他们修炼法轮大法,传递法轮大法资料,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凌源公安局后院将近一年,遭受了非人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折磨。三姨夫遭受的折磨更厉害,只因他复印了大法的真象传单,被戴上几十公斤重的脚镣、手铐,后被非法判刑14年;叔父韩立国被非法判刑6年;大姨被非法判刑4年,老姨被非法判刑3年,他们被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我的外公、外婆被这样的打击几乎要了命。我表姐和三姨家的表弟都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表弟那年才12岁,自己在家住,公安恶警经常到他家抄家、骚扰,这些恶警拿着表弟家的钥匙随便出入,抢走了表弟家的所有财物,就连小弟过年的压岁钱存折都抢走,还没收了一所楼房。后来表弟的四叔来给他做饭,表弟没有生活来源,全靠亲友帮助。我叔父家的表姐在外地读书也全靠亲友资助。

大北监狱恶警对炼法轮功的人,只要不写悔过书就往死里折磨,他们给我的叔父戴上十几公斤重的脚镣,还用各种残忍的方式铐起来,在40多度的高温下曝晒,不准大、小便,不准喝水、不准洗澡,弄得皮破血流。恶警常用的酷刑老虎凳、电击和超负荷劳动,导致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疯或重伤。叔父原本是身强力壮的人,后来也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于2004年8月24日被迫害致死。噩耗传来,我们全家如五雷轰顶,悲痛欲绝。

好人不让做,真话不准说,法轮功学员已有二千七百多人被迫害致死,十多万人被劳教洗脑,天理何在?《九评》问世,敲响了邪恶共产党的丧钟。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这是我发自肺腑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