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是整体配合的关键

与沈阳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8月26日】“加拿大学员哪,应该说是做得很好了,体现在方方面面,关键是配合得好,没有太多的以个人的执著影响证实大法,相互之间也没有太多的坚持己见造成的个人心里过不去,在学员中很少出现互相之间摩擦吧。互相配合得比较好,所以才能把这个证实法的形势搞得这么好。”(《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反观我们沈阳地区,各片、各资料点长期以来缺少沟通,各做各的,形成大大小小的圈子,每个圈子状态不同,形成间隔,加上各片、各资料点内部的意见分歧和间隔,沈阳整体上形成各自为政的分裂局面。特别这次高蓉蓉被抓被害事件发生后,整体的问题暴露的更加明显。“放下自我,尽快形成整体”已成为沈阳同修的当务之急。

一、沈阳的整体现状

当一桩迫害发生、需要整体的力量面对时,大家的反应基本是比较麻木的,协调不起来。一问干什么呢,说“都在忙着呢”、“都干着证实大法的事呢”。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们按部就班的这么做,也许没什么问题,可是面对突发事件和正法中出现的新形势、新情况,就需要我们分出轻重缓急,迅速形成整体(不是指所有的学员都干同一件事,是分工有序,但都用正念对待而不是漠不关心),否则时机一过,悔之晚矣。我们忙是为了什么?忙本身并不能代表精进,能放下自我,无条件配合宇宙的正法要求,才是最重要的。

许多协调人忙的长期不能静心学法,时间长了,做事代替了修炼,只要在出着资料,开着法会,没闲着,就觉得充实。而下面的环节听协调人的,到了最后的环节,同修只能是给什么资料发什么资料,形成了僵化麻木的循环。如果几个片、资料点都有这种表现,就形成沈阳地区整体的偏离。

二、明确“九评”和讲真象的关系

这次高蓉蓉被抓,沈阳整体没有动,原因之一是很多人在忙“九评”。一些协调人至今还没有明确“九评”和讲真象的关系,其实几个月前的明慧交流中大家都谈的很清楚了,许多协调人忙的不太看明慧交流。推“九评”是为了清除阻碍世人了解真象的共产邪灵的因素,最终还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象(大法真象和迫害真象),“九评”是讲真象的桥梁和辅助工具。

“……你跟他讲真象他也不听。这种情况叫我们怎么办?大法弟子承担着救度他们的使命。那么我们就把这个邪恶的党流氓揭露出来,从历史到现在,叫世人看一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还相信不相信它。实践中当人们知道这些之后,反过来我们再去告诉他真象的时候他就什么都清楚了,也愿意听了。这就是当前“九评”所起的作用。”(《芝加哥市讲法》)

三、学人不学法,协调人和学员互相影响

因为不重视学法,人心和各种后天的观念就很强盛,忘了看一个人修的如何就看心性、而不是给资料点出了多少钱、有什么功能,忘了以法为师,“哪个人哪一方面修得好,是因为她在法中修得好,并不是她比法还好”。(《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前一两年沈阳的李X事件,一些学员对李X用大量资金资助资料点、租场地开法会等行为非常羡慕,说:“看人家做这么大的贡献。”一些协调人也不清醒了,当李X要见各资料点协调人时,协调人本来知道她开车各处走、不实修的状态,却非常犹豫,有的接受了资助,也暴露了资料点的情况。

有部份学员对有功能的学员心理倾斜,修炼中遇到问题不在学法中解决,去问有功能的学员,而以功能自居、爱以此给人指点的学员本身心性就有问题,结果这样的团体学法、发正念都另搞一套,把多学法理解为一天看几遍《转法轮》,24小时看,还说看着看着就走另外空间了。发正念时让大家把功打到该学员那儿,由那个学员统一发出去。由于其周围的学员不以法为师,一天看不了一遍《转法轮》的学员还着急的说自己不行。

有的协调人当常人时性格就比较随和,在一定的圈子里很受大家喜爱。周围一些同修误将人中热情、善解人意等性格表现当作心性好的标准,对该学员赞不绝口。其实人中的这些好,有很多情的成份,是变异的(就像《转法轮》中讲的妒嫉心,很大一部份是从变异的“忍”中分化出来的),是不符合大法的纯度的,正好是该修去的。盲目的恭维、夸奖,会助长同修的显示心,认为自己修的好,以至这方面的问题长期不能正视和修去,还有所助长,给整体注入负的因素。

在部份同修的依赖心理和赞扬声中,有的负责协调的学员变得非常执著自我。以前大家在一起配合做事时,还能从法理上和学员交流,打开学员的心结。后来执著起自我来,变得很急躁,就说需要干什么什么,有时说出的事,周围一些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而这位学员就去做了。本来应该大家一起配合的事,即使一些同修暂时没认识到,那正是协调人应该和大家在法上交流、共同提高的,因为我们是在修炼,而不是单纯的做事。越证实自我,越脱离大法,越脱离整体,只顾追求事情表面的轰轰烈烈,结果引来邪恶的迫害。

在等级观念等常人心的作用下,一些协调人面对批评和意见,不能冷静的对照法、向内找,反而因自己的执著受到冲击而越发不清醒,固守着“自己做的就是对”,不惜一切的找理由为自己辩解,还说是师父说的(师父根本没有说)。因明慧交流与自己的观点不同,就说明慧如何如何。

有的协调人学法存在严重问题,新经文来了就看一遍,有时连字面意思都看错了。比如看《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后,有的说“师父又出了一本书”,另一处的协调人猜测说“这本书可能是什么什么”。

四、关于沈阳的《明慧周刊》

现在沈阳每周的《明慧周刊》至少有3、4种版本(实际比这要多,这里指制作数量比较大的),一方面说明大家在主动分担大法工作,是好事,但另一方面的问题也突出了:这些版本有打乱原《明慧周刊》的内容和目录插入文章的,有加“人民报”等网站消息的,有的封面都是人民报上的照片,有的每周本地消息不全的,也有明慧未发表的文章自己加上的。

也许同修的本愿是好的,想把自己认为“最完美”的东西呈现给同修,但用大法衡量一下,就能分辨出这个“最完美”是不是自己变异观念的认识。

建议:把一周的每日明慧的各个栏目,如“大陆综合”、“迫害真象”、“人心与因果”等,只要有关沈阳当地的消息,包括当地的讲真象信函等都摘录下来(有关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和辽宁女子监狱等监狱城的消息也要让同修了解)附在后面。如果还有必要加其它内容,请加在后面,注明是后加的。

五、当地真象资料的问题

真象资料不同于常人的报纸,我们是为救度众生而做的,要揭露迫害、制止迫害,因此一些迫害事实通常要持续做一段时间甚至一直做下去。上次高蓉蓉被营救出来后,一些同修提出:换一换内容,不要再做高蓉蓉被毁容的内容了。其实这件事我们揭露的远远不够。还有对劳教所、监狱等地恶警恶行的揭露也请大家不要放松。

另外除了明慧网上发表的沈阳地区的真象资料外,当地还有很多的资料,不同于网上版本的当地小册子做到10多期了,还有各种传单。当地一些的资料点是这样做的:一定规模的资料点自己编辑自己的真象资料,之后批量制作自己编辑的资料。有的资料做的很好,但因为没有投稿到明慧,局限了资料的流传范围。其实网上公开发表的当地资料也有局限性的流传,因为一些资料点只流传自己编辑后上网的资料。

从真象资料的情况上,也能体现当地整体配合的问题,如果本地各个资料点能够协调起来,整合这些资料,既节省了人员、时间和精力,又可以把当地的资料做的丰富多彩又避免重复(包括内容重复和劳动的重复)。在整合的过程中,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会更集中,营救同修的力量会更强大,全体沈阳同修也会配合得更紧密更协调,那么被救度的众生也会更多。

需要大批量制作散发的资料编辑好后,最好发到明慧,因为不仅我们当地要配合好,各地(包括各地协调人)与明慧也要紧密联系,协调配合。我们的资料需要和明慧海外同修共同把关,还有资源共享的问题,还有大家整体协调的问题等。“法力是整体的展现。”(《不分正法工作项目大道无形有整体◎师父评语》)。

因为沈阳的学员比较多,情况也较繁杂,上面提到的并不全面,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及时指正。

其实无论存在什么问题、有多少种表现,说到底还是学法的问题。无论普通学员还是协调人,都把自己作为一名修炼者用大法严格要求,多学法,学好法,保持清醒理性,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这个整体就会圆容不破。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话:“没有人训练,也没有人告诉你们,而是发自内心的,这就叫配合,这就叫大法弟子的圆容。”(《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