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关注中共对钱友云的长期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26日】看到明慧网8月9日报导,女大法弟子钱有云至今还被非法关在武昌余家头洗脑班,受尽非人的折磨。看着同修受苦心中万分沉痛,我曾在武汉监狱时同钱友云关在一起,钱友云是一个很坚定的大法弟子,思想单纯,心地善良,乐于帮人。就这样一个好人,却长期遭受迫害,现将自己所听、所看到的钱友云遭受迫害的经历综合写出来,证实中共的残暴与惨无人道!

在这6年的迫害中,钱有云被关押了5年多,“妇教”、“看守所”、“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凡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她几乎都被关押过,经受了人们想像不到的折磨与苦难。

1999年底,钱有云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妇教所,十二月份的大冬天,衣服及鞋脱光,穿着秋衣秋裤,绑着手、脚,被按倒在地上三个多小时,后来光着脚站在猪栏的水泥地上,用冷水往脚上浇,并用透明胶封着我们的嘴。

2000年元月,钱有云被绑架到武汉市女子看守所,年底被关入武汉女子监狱。为了迫使她放弃修炼,那些恶警往死里折磨她。她到监狱二三天后,就开始被逼罚站,长时间不让睡觉,恶警还指使犯人经常打、骂、踢她,让她操作危险的机台。在监狱我曾经听一个犯人描述过:“我在三队时看见钱友云在12月份寒风刺骨的冬天,穿着毛衣站在过道的风口上,我们上夜班路过时见她站在那里,下班后看她还站在那里,第二天上班时还站在那里,连续站了好多天。”

钱友云每天都遭受如此折磨,全身肿了半年,每天脸像红纸,时常整个人像被电触一样东磕西倒,有时吃饭连人带碗摔倒在地上,恶警及犯人还笑,有时上厕所摔倒在坑上。后来钱友云和我关在一个中队时,我亲眼见她被恶警关进监狱最苦的地方──“反省监号”,被残酷折磨了十六天。

钱友云坐了三年牢,出狱后不久,又在2003年3月份,被恶人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一进洗脑班,恶人就围攻她,连续九天强制不让睡觉,逼她签字,写诬蔑材料,不写就打耳光、抓头发,特别是第九天,区分局一科王国良、610办公室的政法委副书记杨家煜,突然召集各部门人开会,不一会这些人一下围着她,法院的黄改走上来,朝她脸部猛打不停,直到他打累了,手打疼了,旁边的人有点看不下去,把他拉开,他还大骂不停并狂叫:“老子就是坏人,就是要打你。”说着朝她下身猛一脚踢来,钱的眼睛被打得青紫红肿很大,无法睁开,脚肿得不能穿鞋子,身上都是伤。

2004年1月14日,钱友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在何湾劳教所女子六队。一入劳教所钱友云就遭罚站3天,吊铐4天,3人轮流看守不让她睡觉,钱友云绝食抵制迫害,恶徒又强制野蛮灌食。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导致钱友云长期头疼,双脚严重受损,大便不正常,月经未来,疼痛难忍。

2005年7月14日钱正念闯出劳教所,却又被关进武昌区余家头洗脑班,至今还在遭非人折磨,大热天(39度)她被铐在窗上不松铐,(房子面西)被晒太阳,晚上开窗让蚊虫叮咬,几十天不让洗澡换衣,并毫无人性,不让她吃饱饭,更有甚者惨无人道的要她将小便解在裤子里,顺腿流在地上。钱有云的双腿肿粗如水桶,往外淌水。钱友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这种非人的折磨虐待还在继续。

钱友云的父母曾按照宪法规定写信给武汉市检察院进行申诉,但在中共颠倒黑白的一统天下,老百姓投诉无门。

我们呼吁:制止这种违法、违背人权、没有人性、不讲道德的暴行。并正告武汉中共流氓集团的帮凶,历史将留下你们的罪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罪恶滔天、必将遭到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