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 显神威


【明慧网2005年8月27日】我们几位同修,由于我们个人与整体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于2005年7月底,我们数个同修同时被恶人绑架,无端的遭拘留迫害。过程中,虽然只有十多日,可我们同修整体反迫害的正念震撼天地。一波一阵、一招一式的正与邪之战,使我们每个人感受颇深:对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反迫害等的理解有了更深的体悟。因为“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的法理就体现在这次反迫害中。

一、正念足,恶就垮

2005年7月底的一天下午,我们在一同修处交流心得时,恶人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法轮功活动”为由,将我们数个同修绑架到当地派出所。第二日下午又以莫须有罪名,将我们送至当地看守所“行政拘留”15日。

在進看守所大门时,把守大门的数个武警士兵要求我们喊“报告”。同修说:“我们不是犯人,我们不喊报告。”就在这时,刚才还是太阳天,一下子下起了倾盆暴雨。恶警怒吼道:“不喊报告,就让你们站在雨中……”。于是我们全部同修在雨中发正念,纹丝未动。僵持一会儿之后,邪恶退却了,武警士兵一下子没了刚才的神气样子,说道:“就让他们進去吧”,于是武警将大门让开。在進大门里面的第一道警界线时,狱警又要求我们喊“报告”,这时我走在前面,心里有些不稳了。同修见状,立马将我拉回了同修行列。我们仍然不喊“报告”,狱警气急败坏的又将大门关上。我们此时仍然纹丝未动。不一会儿,送我们来看守所的派出所所长向门内的狱警哀求道:“……法轮功不喊报告就不喊吧,让他们進去吧……”于是当时通过所有的警界线都未喊“报告”,反而,这个狱警人的一面表现出来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暂时没有了,在其他犯人面前较客观的说道:“法轮功没干什么事,也没对他人造成什么伤害……”

平日里经常听到其他同修谈论某某同修这不行、那不好的话。可在这次正、邪交战的这一时刻,我看到了同修金刚不动的意志。同时看到了我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

二、除恶救人的小段历程

我们自被绑架时起,直到看守所这头两天时间内,邪恶操控着恶人、坏人、人渣,不断的变换着招数,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攻击。它们时而单兵進攻、时而群起围攻。尤其是在看守所里,恶党邪灵操控恶人成立所谓“模拟法庭”对我们轮番、连续的施暴、行恶。他们个个没有理智、没了自己的正常思维,满口除了男盗女娼,全是邪党歪理,从骨子里发出对大法的仇恨。面对如此邪恶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于是我们全体同修齐发正念时,感觉到有时管用,而有时不管用。此时我只有一念:邪恶行恶不停,我们坚决正念不止。经过数小时后,恶人遭恶报的现象出现了。这时我悟到,不是我们发正念不管用,是由于一定范围的邪恶往这里收缩,因而不断進行着邪恶能量的补充所致,才使我们感觉到发正念好象不管用。其实,发正念的基点不能只针对某个邪恶或只为解救自己等。应该从救度众生基点发正念;应该从更大范围,即邪恶源头清除邪恶。我把这些认识与同修交流后,邪恶疯狂嚣张的邪气情形开始发生逆转直下的变化。

由于邪恶因素渐渐消除了,那些被邪恶因素操控的人也逐渐有了正常的思维,最简单的善与恶的表面意思能够辨别和理解了。到后来他们中有的人还主动找我们给他们讲真象;有的人表示出去后一定要我们帮助他们更深的了解大法;当他们听到隔壁房间我们女同修唱起了《为你而来》歌曲时,要求我们也唱这首歌曲给他们听。

经过这次正念除恶的经历,使我更深切的认识、感受到:发正念除恶,不仅仅是为了清除大法弟子个人空间邪恶的事,而是大法弟子救人的步骤中的一部份。因为邪恶因素操控着人的时候,这个人根本就不听真象,从而使有可能得救的人走向自我毁灭。因为邪恶因素使他们对大法犯罪。

三、同修智慧讲真象

平日里,和同修在一起时,看到的都是平平常常的同修,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次我们数个同修在一起被关押的日子里,同修讲真象的智慧,相对于我自己来讲,他们讲真象的优势就有较大的凸显。无论是来自农村的、文化少的同修,还是高学位的同修,他们讲真象都有自己独特的智慧。尤其是两位高学历的同修,他们利用自己学到或记住的东西,从常人感兴趣的话题切入,讲真象效果很好。因而那些想听真象的人就老要找他们问这问那的。而我只好在同修讲真象时,配合同修发正念,使他们能够认真、专心的听真象。以前凡是常人中的东西,我都不愿较深的了解它。现在认识到:有些常人中的东西,在讲清真象中对不同对象有不同的用场。

四、反迫害,师父救我回家

我从看守所出来后,户籍所在地610及派出所仍不放人,要将我送到市内某洗脑班。我家人直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这是上面的规定……到了那里,如果表现好的话,几天就可以回家的”。这些骗人的鬼话,虽然当时就被我识破,但我还没想到如何“反迫害”。汽车在驶往洗脑班的路上行驶较长路程时,警察才发现走错了路。因此耽误了较长时间才到了洗脑班门外。(在这次行车过程中,走走停停,我有两次可以走脱的机会,但我没有选择流离失所的路。我想的是如何堂堂正正回家。)

到了洗脑班门外,此时反迫害的一念在我脑中即刻生成并实施:利用我家人在与610人员论理和我要求理发和吃饭的机会,我果断的给我妻子和原单位领导打电话,简要阐述了洗脑班是何等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概况。我坚决不去那个邪恶的地方,并要求他们一定要帮我。之后,妻子很快来与我会面,强烈要求610放人。610在无奈之下反复请示“上级”也无效,他们说必须要我進洗脑班“‘谈谈话’再说,如果表现好,马上就可放人”。于是我被610强行带往洗脑班所谓的“帮教室”。这时面对被恶党邪灵操控的四、五个恶人的面孔。在不允许任何外人在场的情况下,起初它们表现出伪善。这些把戏被我即刻识破后,他们一下子就蹦了出来,连珠炮似的向我发难,好象马上就要枪毙人一样疯狂。虽然如此,这种邪气对我来讲已经不管用了,因为我坚信大法的心就根本纹丝不动。他们胡乱狂叫着要我说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要我说“拥护某某党”等等。

近半小时的交战中,我只正面回应了他们几句问话:1、问:“你是如何接触到法轮功的?”答:我较详细的讲了我妻子当年卧床不起时,是如何通过炼法轮功才站起来并可生活自理的概况;2、问:“谈谈你对法轮功的认识?”答:法轮功的动作是强身健体、法轮功的理论是教人如何做个好人中的好人;同时我还告诉他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除此之外,很多时候我都在发正念,谁跳得最欢,我就直视它的眼睛发正念。他们看我对大法坚信不动时,其中一人说:“就这种表现你还想回家,你就在楼上去吧(洗脑班住处)”。这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有师父为我作主,你们说了不算。这时也想不起来回家的事了,心里非常坦然,没有丝毫怕心。就在这心中很纯净的时刻,突然听到一个“帮教干部”说:“就按办事处的意见办吧,马上放人。”此时,在屋内所有的“帮教干部”真正人的一面表现出来了,他们说:“我们很同情你们法轮功,以后有空我们一起喝茶……。”他们每个人都与我握手道别。

在回家的途中,只有我心里最清楚,是师父将我从邪恶中救出。并不是因为我家人等人的帮助的结果,只是在这次反迫害中,表面上也得符合常人方式而已。想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时,我的泪泉就象开了闸门一样,禁不住的涌出眼眶。这种对师父的感恩心情,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达。只有在今后,在大法修炼中不断精進,做个让师父放心的大法弟子,才是师父最愿看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