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政法委主动找流离失所大法弟子回家一事的切磋

【明慧网2005年8月28日】近期,我们地区政法委主动找到曾被他们追找的流离失所大法弟子的亲人,让大法弟子回家,有的还承诺在家随便炼,决不会因为在家正炼功就给抓去(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已经回家了,正在找工作)。这个问题,我们整体上应该怎么认识、怎么对待,对此,几名同修進行了切磋。现将认识整理如下,希望更多同修能谈自己的看法,在这个问题上从法理上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另外其他地区是否也有这种情况,大家都是怎么悟的,怎么做的,希望看到更多同修对此事的悟法。

A:首先我们都应该认识到:这件事不是某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体的事,每个人都有份。

为什么这么说呢?政法委的做法能从追找转变为不讲条件直接让回家,这不会是政法委哪一个人心血来潮决定的,而是他们背后的邪恶势力整体针对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态度的一种转变,只不过是集中反映到了个别流离失所大法弟子那里,也就是说,不管是好的转变还是坏的转变,都是针对我们整体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份,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清醒、切实的认识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责任,尽自己的最大能力配合做好这件事。

如果每个人都能真的认识到自己对此事的责任、大家都来关心这件事、用自己最好的办法圆容这件事,我们整体上才没有任何疏漏,邪恶也就无空可钻,这件事也就能在我们整体的正念之下向最好的方向发展。

B:这次的事,不管是好形势还是坏形势,我们只需“保持正念的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芝加哥市讲法》)

政法委的这个态度,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背后有没有什么阴谋?这是很多同修心里犯嘀咕的。从人这面分析,有同修认为他们一方面害怕流离失所大法弟子“专职”做大法工作,想让他们回家、上班,这样邪恶才“放心”;另一方面也不排除邪恶想“放长线、钓大鱼”的可能。

对此,我们一方面对安全问题不能掉以轻心,当事人同修一定要非常非常注意安全(这一点只要认识清楚了,同修自己就能把握好),另一方面就是全面否定、不承认它们的一切安排和阴谋。

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否定呢?就是不管它们怎么想,我们就走正、做好,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那么就什么都动不了我们。这是最大的保障,而如果用人的心眼去跟他们斗智、那就跟他们一个层次了,也不可能真正的保证安全。

对于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说过“因为我不承认它们。但是我又知道它们会干,所以就只能将计就计的利用它们干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也可以将计就计利用他们的安排回家正常工作、生活,这是一定的,但邪恶的其它企图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它们说了是不算的。回了家,能有一个正常的环境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正常的接触社会,面向更多的世人直接讲真象,这是对救度世人有利的,那对正法不利的结果我们都不承认、也不可能让它实现。

另外,师父讲过“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们的一定之规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以前或许我们法理不清,觉得证实法就得“抛家舍业”而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但现在我们明白了——大法无所不能,我们可以一边照顾好家、做好常人的工作、一边做好三件事,而这,也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是最正的。

也就是说,今天回家,不是因为政法委允许我们回家了,而是我们从法中证悟到了,我们在走正我们的路。

C:我觉得不依赖常人这一点也很关键。

同修中有一种悟法:通过救度政法委、公安局几个负责人,而给我们地区开创救度众生的宽松环境,我觉得这种悟法不够正——这不还是指望常人吗?这跟指望那个总理、指望联合国有什么区别?

师父说:“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我们是大法弟子,救人的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我们救政法委、公安局几个负责人,目地就是为了救他们本人,也许客观上可以起到宽松环境的作用,但那不是我们的出发点和目地。

D: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件事也是我们地区的一次正邪大战?

我们大法弟子正的力量应该利用这次契机彻底铲除所有干扰众生得度的邪恶因素,就像有的同修说的那样:解体610、政法委、公安局背后的一切邪恶。

一方面当事人同修跟政法委、公安局负责人直接交涉、面对面给他们讲真象,解体他们思想中被邪恶控制的部份,而我们其他同修就是整体配合上来:发正念、写信,继续给政法委、公安局的人写信,有条件的当面讲,破除他们被恶党邪灵控制的那层壳,大家一起来解体所有邪恶,一起来用各种方式想方设法给这些被邪恶蒙蔽最深的人讲真象、救他们。

E:我也觉得澄清这个概念很重要:我们不能把政法委、公安局负责人当作邪恶的一员,他们只是被背后的邪恶控制了。

而且我们什么心态对待他们这也很重要:我们只有救他们的心,没有跟他们对立的心,大家都这么想,这种慈悲的场本身不就是在解体他们思想中所有不正的东西吗?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跟他们没有对立情绪,我们跟他们的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这样想的时候,我们的境界不就在那了吗?邪恶还够的着我们吗?我们纯善的心怎么可能招来不好的结果呢?

其实想想也真是这样:在跟那几个人的实际接触中,大多数同修都觉得他们还有善良的一面、最起码对大法是认同的,而且说过“大法弟子的心是好的”,做坏事的时候是被邪恶控制了。可能有很多同修对他们7月份没有任何理由、任何证据随便绑架我们的同修始终耿耿于怀。但我们想想:如果我们清楚的看到了他们在做那件事时背后就趴着一个共产邪灵,邪灵指使他们干了那件断送自己未来的蠢事,那我们还会怨恨他们本人吗?我们应该做的不就是铲除那个邪灵、同时解救他们吗?当然,他们能被邪恶利用是因为他们有不好的思想,所以我们要跟他们讲真象、去除他们头脑中的毒素。在同修第一次跟政法委负责人正面讲真象的过程中,也确实发现:控制这些人的东西主要就是共产邪灵——他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本身非常认同,但对《九评》就不理解,总是维护××党。

师父说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讲法》)我们地区的所有众生都需要我们救度,他们几个也不例外,只不过他们处在特殊的位置,需要我们下更大力度去救度。

F:在这件事上,我们不应该是一种“招架”的姿态,无论是心态上还是做法上,都应该变被动为主动,抓住机会解体所有邪恶,救度众生。

我们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们整体遇到这件事肯定不是偶然的,正法理肯定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们的企图得逞、也不会想让我们消极对待,师父肯定是希望我们能抓住这个机会解体所有邪恶、更多救度众生。那我们就奔着师父要的效果去努力就对了。

最近明慧网上也的确有一些各地的负面消息,比如:

锦州消息:锦州市召开有公安局、610办公室、国安局、国保大队参加的会议,传达省公安厅指示,准备在8-9月份在锦州抓捕已经在公安挂名的大法弟子(李刚等1380名学员);

沈阳消息:沈阳市中共邪党妄图将记录在册的2000多名大法弟子全部送往洗脑班,此罪恶计划已传达至各街道,乡镇,不转化一律关押。各街道,乡镇每十天向邪恶组织610汇报大法弟子动态。

我们地区的乡镇也在填一个关于辖区内大法弟子情况的报表,这不会是什么好事。

其实,99年7.20以来邪恶就不断的要搞左一个大规模行动、右一个大范围迫害,但这不是它们说了算的,尤其是这几年,它们的企图从未得逞过。《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也说过:“邪恶已经不敢轻易露面、已经没有能力再组织大面积邪恶生命向大法弟子進攻了。”

但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一方面要注意安全、另一方面要多发正念解体邪恶。

最主要的是我们的心态:我们要知道我们是干什么来的,千万不要把自己摆错了位置——我们不要自己放在被迫害的位置,针对这样的消息,我们正法弟子的任务,一是铲除邪恶、二是救度众生,这才是我们的使命和角色。如果这次真是邪恶的最后疯狂,那我们就正好抓住这个机会铲除所有邪恶——平时发正念还得费劲找那些邪恶,这次它们自己出来了,那就正好彻底铲除。说是正邪大战也没错,我们就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彻底铲除所有邪恶。

发正念的目地也不应该单单是“我们不被迫害到”,那样就太被动了,我们的目标应该一是“彻底铲除邪恶”、二是“救度众生不被干扰”,应该定下一念: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环境上,都不允许邪恶给我们救人造成任何干扰。

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说:“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中就是要解体障碍世人得度的一切邪恶。”

H:还有一点就是大家对当事人同修要完全用正念加持。

其实,这件事也是我们修炼自己、纯净自己的过程,或许在做的过程中同修多少有一些不够纯净的地方,但我们不能因此就承认邪恶的迫害,因为我们是在努力修、一切师父说了算,而且同修之间也在互相切磋、正念支持,所以应该坚定这一念:我们整体提高、走师父安排的路,决不允许、不承认邪恶利用此事進行迫害的因素。

最后呼吁我们地区所有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此事,多发正念解体610、政法委、公安局背后的一切邪恶、救度他们(有条件的可以几个人在一起集体长时间发正念);同时每个人都写信继续给那几个人讲真象救他们,有条件的可以面对面讲。

不当之处,恳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