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内幕

【明慧网2005年8月28日】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是以精神迫害为主,肉体、经济迫害为辅。所以,它造成的肉体死亡的案例不多。但它采用各种方式方法摧毁人们的“真善忍”信仰、虐杀人的精神灵魂,造成人们的精神、灵魂死亡。它用各种方式方法灌注邪党文化,披着“文明的外衣”,它更有更大的欺骗性和危害性,是一所杀人不见血、杀人不用刀的邪恶黑窝,比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更加邪恶百倍。

现就个人所知,将沙洋劳教的内幕整理归纳如下。也望知情者给予补充。

沙洋劳教所位于湖北省钟祥市七里湖镇,邮编为431929。建国之初是关押、改造信奉“三民主义”的国民党人员地方。在共产邪党统制下的中国特有的劳教制度,利用恶党变异了的思想与观念,和许许多多强制人、惩罚人的邪恶手段来对付恶党眼中那些不驯服的人士。而对法轮功学员的这场迫害,充分体现了劳教制度的邪恶,并将恶党和恶棍们的非人性膨胀到了极点。

目前沙洋劳教所的人员配备如下:

党委书记刘海(女,50多岁);

方主任,男、30多岁,秘书,610主任;张幸福(政委);周政委;吴科长(管教科);毕慧琼(科长);

九大队:龚珊秀(队长)、欧阳代霞(副队长)孙红、刘群、陈渝(副队长)、高紫燕(中队长)蔡正英二大队:杨敏(队长)、汪琴(副队长)、江黎丽、刘琴 、李红英

三大队:张修明(队长)李东山(教导员)田明、何伟、 鲁文军(队长)余帮清、张伟、魏鹏、何兵、沈雁鸣、小沈

严管队:张修明(队长)、王刚(副队长)、黄东涛(教导员)、郭磊(特警队队长)、沈雁鸣(分队长)

现在的九大队:大队长鲁文军、管教队长黄东涛、分队长魏鹏和余帮清

医院:刘海燕(狱医)刘秋红(狱医)严姓狱医

班长和包夹人员:各队选择心狠手辣的被关押的邪恶人员,例如吸毒犯等人员配合所方迫害法轮功学员

帮教人员:由邪悟后愿意配合迫害的原法轮功学员组成。

二大队、九大队非法关押女大法学员;三大队非法关押男大法学员。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全天候即24小时进行着。分所谓的管教干部、帮教、包夹三层面管理。设有“严管班”“普管班”“宽管班”,另设严管队。两到六个“包夹”负责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活动,并记录在案,每日汇报。

中队近十个干部根本不干正事,指挥着近百的犯人,整天琢磨的就是怎样使坚定的大法学员屈服他们的淫威,放弃对“真善 忍”信仰。管教干部一般不直接出面,多在幕后指挥迫害。由于迫害方式和邪恶洗脑手段都很系统化,破坏力很大,也就成了其它劳教所和洗脑班参观和效仿的邪恶模式。犹大在邪恶的旧势力控制下和人中的败类狼狈为奸,形成了一整套体系,从方方面面无孔不入地渗透破坏。几年来,劳教所内对大法学员进行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迫害和精神虐杀,总结出了一整套迫害模式。自2000年10月底,沙洋劳教所的恶警带领一批犹大们到各地,如去湖北省中心洗脑班、狮子山劳教所、十堰中心洗脑班、荆门洗脑班、荆州洗脑班、宜昌洗脑班、黄石洗脑班,甚至到长春洗脑班、山东洗脑班等等,去迷惑、欺骗、毒害了很多大法学员和无数世人。

沙洋劳教所对大法学员分阶段进行迫害。

攻坚阶段:犹大和恶警配合,采用各种迫害的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决裂书”。

过渡阶段:写“决裂书”后的人在犹大的误导下看邪悟者的资料(包括录象、文章、光碟、书籍),以稳定其“决裂”的思想。

巩固阶段:犹大和恶警配合,采用各种迫害的方式方法和辅助手段,洗去脑中对法轮功的信仰,灌注邪恶的党文化。为邪党或恶警所用,甚至去充当邪恶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成为其帮凶。这一阶段最邪恶。

迫害使用的手段多样,软的、硬的,有时软硬兼施。

软手段:

隔离: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先单独隔离,笑脸相迎。不准与任何人交往。

伪善:干警送衣送饭,让你感受一下“组织”上的关怀,让你觉得“欠他/她的人情”;管教用“煽情术”,登记学员出生年月日,办“生日会”等,用各种伪善的方式迷惑学员,从学员身上找到迫害洗脑的“线索”和“突破口”。

所谓“心理矫正满灌疗法”:在恶警的指挥下,邪恶毒辣的包夹和愿意协助迫害的犹大密切配合,由犹大主谈其邪悟歪理,从“法轮大法”中断章取义、“以法破法”,日日谈、夜夜谈、月月谈,日日夜夜不让睡,完全不让有时间休息,强迫站着谈,蹲着谈,跪着谈,还要不停的强迫回答问题,还用冷水洗脸和洗头,确保头脑清晰,而包夹和犹大,分三班倒,以此来摧毁人的意志,达到“转化”目的。

上课、做作业、看电视、写思想汇报和日记:长期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灌注邪恶的党文化,用××党的专制权利、强盗逻辑来诬蔑攻击明慧网和法轮功。

安排法轮功学员家长来开会和参观:有计划的邀请“转化典型”的家属来开会和参观,而家属看到听到的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假象,把魔爪伸向劳教所外,欺骗家属和社会民众,为他们的无耻行为涂脂抹粉,对他们的残酷迫害“感恩戴德”。

辅助手段:诸如开揭批会、搞联欢会、搞小组自由讨论会、搞体育活动、练太极、开放图书阅览室、升血旗、唱邪歌、背所规队纪55条、背“老三篇”、背“司法解释”、邪恶的“三问三答”、点名、报数、搜监搜身(查经文、侮辱人格)、侮辱、谩骂、呼斥、挑剔等,使人精神长期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状态。

硬手段

“准军事化管理”:调来特警,用所谓的军训为手段,用来摧残大法学员的身体,变相用刑,再加上各种警戒器具超范围、超限度使用和直截了当地毒打、体罚和用刑,挑战生命的极限,就构成了所谓的“准军事化管理”。

野蛮强行灌食:用开口器把口顶死,灌水混饭,嘴被撬烂,牙被拔松动,甚至副院长用铁匙故意塞到法轮功学员的咽喉里面去搅,想让米饭吸入气管,有意折磨法轮功学员。

体罚、殴打、用刑、不准接见:各种方式应有尽有,如长期面壁、站军姿、蹲马步、夏天罚晒、抱粪桶、不许上厕所、用多根电棍电、“背宝剑”、不准家属接见等。

逼迫劳动:长时间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如在田间挖花生、拔棉花杆、挑大粪、挑沙、在车间做奴工(做彩灯、打火机芯、小喇叭)等,象《包身工》里描写的一样。

滥用药物:对法轮功学员滥用不明药物,毒害学员。

有时软硬兼施,即将上面多种手段联合使用迫害大法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8/109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