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河北省深州市的大法弟子切磋


【明慧网2005年8月29日】最近两个月我市先后非法关押了六名大法弟子,在邪恶即将被除尽、正法到了最后时期,为什么我们地区还出现这种情况?虽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究竟我们哪里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借口?我把我的一些想法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整体协调意识不强。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我市协调不一致、缺乏整体意识、思想分散不统一。如:法会开不成;统一发正念时,有的一人接到四次通知,有的人、有的村却不知道。资料上没有做到遍地开花,时有不均的现象;做大法工作的同修忙于工作,干事心强,学法少,有时还不能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有的接资料的同修想要什么就接什么,不想要的就不接,只顾自己,不看整体,致使整体升华不上去。

二、有矛盾、有间隔。有的同修在做大法工作中产生意见分歧,有时甚至争吵起来,只指责对方的错误,不能对照法找自己,不能互相宽容忍让。有的互相瞧不起,而有意见当面不提。还有的同一家庭中的同修大法弟子之间长期有隔阂不能突破等等,这些矛盾让邪恶钻了空子,造成同修之间的层层间隔,不但影响了个人修炼,而且影响了整体提高。

三、犹大猖狂。在揭露当地邪恶是只考虑了恶警,而忽视了本地的犹大。在发正念时只是捎带着犹大,念力不集中,力度不够。尤其对以史从君为首的这伙邪悟者,我们不但没有把他们拽上来,反而有的因学法不深、思想不坚定却被他们给拽下去了。他们不但毒害本市的大法弟子,还到外地去做洗脑,甚至猖狂到打人、骂人,比恶警还恶的地步。这是我们的耻辱,是我们没尽到责任。有的同修认为:他们就是来干这个的。这无形中就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让它们干坏事。如果我们坚如磐石心不动,那他们不就干不成坏事了吗?如果谁都不被它们转化,那他们对旧势力来说不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吗?不也就被淘汰了吗?邻近某县曾经有三十多个邪悟者,由于同修们的共同努力都把他们拽回来了。有一个同修为了说服一个邪悟者,曾到他家去了二十趟,最后终于把他救了。还有一个邪悟者很顽固,晚上有九个同修悄悄到他家附近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魔烂鬼,第二天他自己就明白过来了。看看他们,比比自己,我市到现在还有被犹大洗脑的,真是差的太远了。

四、怕心重。一听说谁谁半夜被恶警抓走了,有些同修就起了怕心,尤其是城内的同修,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营救,加强发正念,铲除邪恶,而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全。有的躲到亲戚家;有的把大法书和资料赶紧转移到别人家,不学也不做了;有的晚上不敢在家睡觉;有的停止和同修的一切来往,怕有人盯梢;有的什么大法资料也不要了;有的虽然加强发正念,但内心隐藏着一颗怕心。这些所谓的“安全”正好中了旧势力的圈套,使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旧势力不但迫害被抓的,而且也在“考验”没有被抓的。

关于写保证书问题,被关押的同修怕不写判刑,怕不写出不来;在外面的同修也有的认为他们不写出不来,这一念又给邪恶钻了空子,不写保证就不放人,结果都写了,虽然出来后有的马上声明作废,但毕竟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强推给师父很大的业力来帮你承受。如果你没有怕心,“念一正 恶就垮”,谁也不敢叫你写保证书了。我市就有一个字不写就能出来的例子。另外有一位外县的同修,她在看守所时,两个恶警逼她写保证书,她在天目中看见恶警背后有两个魔,说是专门来要保证书的,她就发正念铲除了这两个魔之后,恶警就改变了态度,问她到底写不写?她说:坚决不写!恶警说:不写算了,回家吧。就放了她。

“比学比修,做到是修”(《洪吟》)。由于我市邪恶猖獗,邻县的同修们就商量着在7月14日来我市近距离发正念,有两位白发苍苍70来岁的老太太,从几十里外的外县骑自行车来我们这帮助铲除邪恶。在37度以上的高温酷暑中,她们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坐在政府大楼前、坐在公安局墙外持续发正念,她们为什么没怕心呢?而我们本市的同修有的由于怕心而不敢出来为她们送上一口凉水。那天有开天目的同修看见被销毁的邪灵急速往下掉;有的看见另外空间一辆一辆的警车爆炸。到了最后时期,邪恶将要被除尽了。我们还怕什么呢?!

五、人心重。师父在《心自明》中说:“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有的同修执著太多,人心太重,让邪恶钻空子,扩大你的执著,使你的精力和时间大部份都用在人的事务中。如:有的执著“钱”,想多挣钱,多赚钱,多攒钱,邪恶就安排你今天找工作,明天谈生意,老人有病花钱,孩子上学要钱,朋友来家借钱,丈夫出去赌钱等等麻烦事。农村同修就叫你忙了农活忙家务,忙了家里忙地里,叫你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学法炼功发正念和讲真象。有的执著“情”,执著儿女情的就安排儿女有病或出现不顺当的事情,叫你着急、动心,叫你跑前跑后占用时间。有的执著男女情,就安排“色魔”来勾引你,叫你迷在情中不能自拔。有的安排你夫妻闹矛盾,叫你生气痛苦,吃不好,睡不好。有的老年同修偏爱小孙孙,邪恶就安排你看孩子、抱孙子。我们要明白,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做人的目地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而不是过常人中的日子,享常人中的幸福来了,但是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必须符合常人状态。只要我们放下一切人心,去掉一切执著,时刻把大法摆在第一位,那么在常人的生活道路由师父按修炼的需要而安排。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修炼的过程中,你们方方面面都在各种人心、各种利益、各种观念中冲撞,从中都沁着情与迷造成的不理智,不清醒时的人心难断……”每一颗人心都会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每一个漏都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我们在通向神的路上,要深挖每一颗人心,解体一切障碍,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六、在收救众生中存在的问题:

1、有的同修在救度众生中缺乏智慧,把“九评”当面递给了不知底细的人,不但没救他,反而被他举报了,遭到非法关押,以致牵扯到了几个同修被非法关押,给大法带来了很大损失,这是一次深刻教训。没有怕心不等于掉以轻心,救度世人要用智慧,尤其是在道德败坏的中国。

2、有的同修很愿意散发“九评”,对劝退做得也很好,亲戚、朋友、同乡同学、街坊邻居都讲遍了,到今天劝退党团队共一百三十名。但由于她家世代受邪党迫害,今天好象拨开乌云见太阳,好象盼到有人为她说话了,无形中起了仇恨心、报复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招来不应有的干扰,这也是偏激。

3、有的在劝退中产生了人的观念。表现为认为对方职位高或文化高,怕被人瞧不起,从而让人听不進去。在自己思想中首先设了一层障碍,结果效果不好,没想到我们是“神在人中”。

4、有的由于有怕心,在讲真象中不积极主动,对劝退不重视。多少也讲过,也劝退了几个,好象在应付走形式。没有用“心”,好象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是什么。师父在最近《芝加哥市讲法》中说:“大家知道,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人,承担的历史的使命,这个重担真的是很大。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

以上我写出了一些修炼上的不足,其中包括我自己。我并不是想批评谁、指责谁,是想和同修们共同切磋。只有找出漏洞才能共同提高,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