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地区大法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

黑龙江双城地区大法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5年8月3日】

案例一:只因说个“炼”无辜被拘捕

我是99年3月有幸得法的。我曾是个疾病缠身,几乎不能自理的人。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把我从死亡边缘上拉回来,使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

然而好景不长。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灭绝人性的迫害大法。我因7.22去省政府和平请愿被当地镇政府派人看着,他们威胁我说:大学生怎么来着,不照样用机枪突突,何况你一个小老百姓。

师尊被谣言攻击、诽谤,同修被打死……这一切一切令我非常难过。2000年12月我和一位同修(现已被迫害致死)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被关在一个不知地址的地牢里。那里已关了很多同修,还有两个被误认是法轮功的常人(一个小姑娘和一个老人)。小姑娘破口大骂,被警察吊起来毒打,在众大法弟子的劝说下才放了他们。警察将我们分流,我被分到河北大兴县大兴乡派出所逼供,后又送到大兴县看守所,9天后送当地驻京办,由当地镇政府拉回关入双城第二看守所。当时接我的人向我索要了100元钱。在看守所关了7天放出来。后来方知:镇政法书记以去京接人费用为名,勒索我家人3000元钱。我家新盖的房子还没钱装修,家人为了让我早日回来,只好东挪西借,父亲将准备一年用的玉米都卖了才凑齐了这3000元钱,他们才放人。

2000年腊月二十六,我正在洗衣服,大队书记和镇派出所警察又来到我父亲家(当时我暂住父亲家),说镇政府领导找我谈话,一会就回来。谁知他们把我骗到书记家,只问一句:“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他们就把我和几个同修强行塞到一辆面包车里,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直到2001年1月的一天派出所警察逼着我家人劝我签字。望着家人那期盼的目光,我落泪了,然而我不能签字,我不能向邪恶妥协,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决不能背叛师门苟且偷生。

直到2001年3月的一天,公安局警察到监号给了我一张释放证明让我签字说放我回家,可当地镇政府的人又拿了一张保证书让我签字,还扬言:不签就送我劳教。我说:“打死我也不签,我没犯法,我在家里你们无故把我抓来就让我签字,你干什么送我劳教。”因我严词拒签,他们又向家人勒索了2000元钱,看守所又向我爱人要了800元伙食费才放人。我因被长期关押迫害全身浮肿。父亲和爱人望着我流泪,儿子抱着我哭着说:妈,我不能没有你。以上是我所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案例二:天安门炼功遭恶人拘捕勒索

我原本多种疾病缠身,对生活已失去信心。96年8月,当我又一次去双城看病时,在妹妹的引导下,喜得大法。随着不断的修炼,很多疾病都不治自好。是师父给了我新生,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地。

这么好的功法,99年7.20,遭江氏和共产邪党联合迫害,这是众大法弟子不能容忍的。2000年7月初,我从材料中看到我们双城大法弟子周志昌,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受尽各种折磨,被残酷迫害致死的消息后,我泪流满面。多好的同修,为做好人,说句真话,竟被迫害死。我决心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2000年11月,我终于排除了种种干扰踏上了进京的列车,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证实大法。不一会儿,来了很多同修,有的炼功、有的打横幅、有的喊:“法轮大法好!”十多分钟后,警车发着怪叫向我们冲来,恶警们跳下车,连拉带打的把我们推上警车,分别送到各处非法拘留,我被分到北京崇文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后被双城周家镇恶警吴德生、刘志久接回。

当时周家镇政法书记张忠诚,逼我儿女交4000元钱,说是进京罚款,不然不让回家。儿女们说尽好话求他也不行,没办法只好拿出4000元钱交给了张忠诚。这样还不放我,原周家公安分局局长于华还要把我送到双城看守所拘留。儿女们没办法,为了救母亲回家,只好四处借钱。违心的交给原周家公安分局局长于华1000元钱,原周家镇镇长王向宝1000元钱,这样从早上6点到下午4点才放我回家。

为不让修大法做好人的妈妈被恶人抓起关押,儿女们在10小时之间被逼拿出6000元钱,对于农村靠种地生活的儿女来说很不容易。这些共产邪灵控制的恶人,没给出具任何证据,把钱收下揣进了自己的腰包。这是我进京上访所遭到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