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血泪(二)

记大连大法弟子孙燕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30日】(接前)2000年4月,孙燕的丈夫,大法弟子吕开利因为大法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只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加期6个月。2001年4月19日,吕开利和其他四名大法弟子一起被转移到大连教养院。他们刚到大连教养院,放下行李就遭受了恶警们和犯人们的酷刑折磨,妄图以此逼迫他们放弃大法。

2001年10月22日,吕开利从大连教养院刚被释放仅仅十天,公安一处,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及桃源派出所姓邢的恶警将吕开利、孙燕等6人一齐绑架。将孙燕送进大连姚家看守所。11月份,将孙燕从姚家看守所送到大连市教养院。吕开利被判两年劳教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

在大连教养院和龙山教养院,让孙燕没想到的是,就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等待她,一个柔弱女子的却是极尽人世的邪恶流氓酷刑,而这一切酷刑的目的却是不允许人相信“真、善、忍”,不让人去做一个好人。

孙燕被关在大连教养院3中队。她因拒不配合所谓的“转化”,向看管队长讲明大法真象,多次被关进小号遭受酷刑折磨。被女子大队恶警万雅琳大队长用电棍过,女子大队长韩建旻、教导员谭某唆使吸毒人员对她进行殴打,并扒光衣服,用绳子打成结在她下身来回拉,鲜血滴在地上,并把她吊在铁笼子里,把腿劈成一字形,用辣椒插进下身。三中队长苑龄月多次殴打孙燕及其他大法弟子,孙燕因不写背叛信仰的“保证”而被关在“小号”受折磨。

2002年初,大连教养院一大批大法弟子因为抗议迫害而集体绝食,孙燕也是绝食中的一个。她们遭到了教养院恶警疯狂的迫害。教养院利用刑事犯对绝食的大法弟子下毒手,给她们上了丧尽天良的大刑“劈胯”。

所谓大刑“劈胯”就是将大法学员整个人悬吊起来,用绳子或床单撕成的布条穿过头上戴的拳击帽顶部,将头固定在笼子顶部,两只胳膊和一条腿被拉平用手铐和绳子死死固定在笼子上,只剩下一条腿悬空。恶犯行凶时,把这条腿向另一侧使劲拉开,使两腿在身体两侧成180度平直,然后松开再劈、再松开,反复进行。同时逼问大法学员“转不转化”。恶徒们叫嚣“不转化就劈断你的腿。”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胯部就像被掰断一样疼痛,有的大法学员疼得昏了过去,腿失去知觉,恶犯就说:“她的腿没知觉了,缓一缓,等有知觉再劈。”大法学员被这样折磨后,有的半个月或一个月不能走路,有的半年后才能正常行走。大法学员王丽君、满春荣、仲淑娟、孙燕、王淑红、王宾华、万晓辉等都受过这种迫害。主要的凶手有张秀娟、高滨凌、孙波、郭玲、赵辉、王欣、葛红、张阳等。

(以下图片为孙燕以及其他女大法弟子在大连教养院所遭受酷刑的演示图)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灌辣椒水、灌粪便

许多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酷刑迫害,狱警便指使刑事犯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动用大刑“劈胯”,将人的双手与双脚都水平吊起,用棒子往阴道捅、罐辣椒水、毒打等。还有用开水烫肢体、不让睡觉、罚站、冬天里开着窗户让光脚站、把胃管下到胃里不拔出、铐在床上等。法轮功学员王力军、孙燕、满春蓉等被上过几次大刑。副院长张宝林、大队长韩建旻、万雅琳、中队长杨某等都亲自动手毒打过法轮功学员,副院长张宝林曾叫喊:“你们不说邪恶吗,我就是邪恶。”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开水烫脚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钉子板扎脚

孙燕、满春蓉因为绝食或不配合邪恶多次遭到严重迫害,孙燕受尽了酷刑折磨。曾在铁笼子里成“土”字形(五马分尸式)被恶警和恶犯们吊挂了6天,恶警还怂恿犯人往其下身塞辣椒和辣椒面,用拖布把捅下身,用椅子背的尖部撞其阴部血顺着腿流到地上,用打了很多结的粗绳子在其下身拉锯式来回拉动,致使其阴道大出血、发炎肿胀、无法小便, 腿瘸了一年多,五个手指被掰得不能握拳,这样子还得系海带完成每天的任务,大法弟子常学霞被用鞋刷子刷阴部,直到盆里的水变成红色,人昏死过去。还有大法弟子陈辉,付淑英,满春荣,王丽君,范月等等,都被上过这种流氓酷刑。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鞋刷捅女学员下身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绳结反复拉下身

2003年,孙燕在辽宁省司法局人员前来检查工作时,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暴徒拖到小号里折磨了十多天。以致双脚严重损伤,走路非常困难。

因孙燕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苑龄月气得七窍生烟,多次把她弄进小号折磨,上“死人床”;上过“五马分尸”刑,往阴道里塞过辣椒,用刷子刷阴道,每次都是不折磨昏死过去不罢休。经常是旧伤没好新伤又来了,每次从小号被拖上来脸色都是铁青的,极度虚弱。在教养院的两年多时间,孙燕一直是瘸着腿,手指不能屈伸。这一切都是苑龄月的罪行。警察将法轮功师父的名字写在她身上,并用下流的语言侮辱她。把孙燕与其他两名大法弟子送到龙山教养院,也是苑龄月的蓄意迫害。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死人床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绑吊

大连教养院除恶警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外,还以给犯人减期为诱饵,培养出成群的冷血打手,有个外号叫“刺儿”(姓张)的刑事犯在当时非常邪恶,专门在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以前并不如此凶残,是被教养院专门培养出来的冷血打手,因为这样的人可以被减期提前释放。除她之外,打手还有孙波、郭铃、王欣、葛红等,都曾用上述残忍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出了事,恶警就把责任推在这群打手身上,自己则“公正执法,一身清白”。

这类暴行在大连教养院时常发生。而其它的劳教所和监狱也以各种非人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就因为善良的大法弟子不愿违心的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在进行这些暴行的同时,还竭力的为劳教所和监狱的暴行涂脂抹粉进行伪装,并邀请海外媒体参观,其行径与当年的纳粹集团邀请媒体参观关押犹太人的集中营,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大连教养院,孙燕在如此残酷疯狂的迫害下仍然坚信 “真、善、忍”,恶警和狂徒们极尽邪恶酷刑也无法改变大法弟子孙燕坚信大法,最后,恶警给孙燕加期50天,并押送到关山教养院继续迫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