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女子监狱李春晖狠毒迫害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5年8月30日】长沙女子监狱从九九年以来,在邪党江氏流氓集团的统治下,迫害大法学员邪恶至极,与人人皆知残酷迫害大法学员有名的马三家并无两样。长沙女子监狱专门成立了迫害大法学员的中队。主管队长李春晖、恶警薛芳等把大法学员分成三个等级,分一级严管、严管级、基础级。被她们划分成一级严管的十九位大法学员,不分年龄大小,即使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没有谁没遭受过恶警们残酷的摧残。

队长李春晖虽是女性,其心肠却相当狠毒,对从進监狱那天起一直到出监狱都被定为一级严管的大法学员,使用的都是任意胡为的种种暴虐。例如:长沙籍大法学员言虹只因不愿穿囚服,在三伏天连续禁闭三个月,不给洗澡、不给换洗衣服,白天上背着酷刑(长沙人叫背宝剑),下铐着监狱专为迫害大法学员特制的几十斤重的脚镣,在每天高达四十多度的太阳下靠墙的水泥地上曝晒;晕死了用冷水泼醒,醒后再上酷刑,每餐只给数得清的小碗米饭,晚上同样要戴着刑具在臭气难闻加上饥饿难耐的禁闭室内任由成堆的蚊虫叮咬,其滋味可想而知。

大法学员郭波琴因在郴州当地看守所就已经被非法关押了整整两年,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了,只因她不肯背犯人行为规范,進办公室不喊报告,采取绝食以示强烈抗议,遭受了恶警指使的张莉、李灿两名罪犯進行的双重折磨。郭波琴在禁闭室中一个月内一头青丝就变成了白发,她喊“大法好”,两个替罪羊就用拖厕所的拖把捅得郭波琴口腔鲜血直流。罪犯被禁闭只戴一斤重的小脚镣,不遭受任何刑具的痛苦折磨,因为任何罪犯如果连续禁闭三个月,就是不死,也会疯掉。在禁闭室中,几年来被判了十年以上刑期的张莉、李灿一直愿意充当监狱恶警的替罪羊,对大法学员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岳阳籍大法学员莫小艳只因押控犯人发现她手里一张写有“师父”、“经文”的小纸条,恶警李春晖马上指使五、六个牛高马大的犯人用倒拖的方式从寝室三楼拖至一楼,造成她头上、背上伤痕累累,并被强行抬進车内送往精神病院。经过强行检查,精神病院的医师也可随口邪说莫小艳患有精神病,然而,莫小艳到期出监时是从禁闭室放回去的。

益阳籍六十七岁的大法学员罗爱珍也是因为不愿下蹲承认自己是个罪犯,恶警李春晖毫无人性,不把大法学员的生命当回事,变态性的强制其進行强体力训练:做俯卧撑,蛙跳,跑步,蹲马步,倒立……在种种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下,造成她大小便拉到裤子上都不知道要下床来;血压升高到BP280/140mmHg。

属于所谓一级严管的大法学员在恶警李春晖肆无忌惮的迫害下,几年来一直不许与亲人相见,一年四季与世隔绝,连最起码的尊严都被剥夺,全监狱四千多个人中唯独不许大法学员洗澡,大法学员的劳动任务将近是犯人四倍,每天要完成九床席子或者五十七斤的蚕豆任务,每天至少要劳役20个小时以上,总之完不成任务就不能上床休息。

常德籍大法学员何丽佳因在遭受迫害中长期得不到休息,视力急速下降,无法完成日积月累的强加任务,每年的三、四、五月份每天做九床凉席,且至少要连续20多天只能休息半小时(凌晨5:30-6:00)。没活干的时候,一级严管的大法学员不是面壁站小圈,就是由恶警李春晖指示男特警進行强体力强化训练。即使被迫害成从脚肿到腰上,已无法上铺,但还是不能休息,一般一直要等到有劳动任务时才可停止。

李春晖甚至恶毒到以谈话为由,事先安排好两个男特警,大法学员一進办公室就被无条件吊铐起来,用电棍电,如不从,继续送禁闭室進行无人性的残酷迫害。李春晖因为这些违法犯罪的野蛮行为,被恶党组织提升为教育科副科长。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长沙女子监狱在这六年多来迫害大法学员的案例数不胜数。陈楚军被迫害的肌肉萎缩,不能正常行走,记忆完全丧失;贾翠英假释回去,不到20天含冤离世;周云霞被迫害致疯已半年有余,监狱至今还无半点要放她回去的意思……


参与迫害的恶警:李春晖(女)
薛芳(女)
监狱科长:左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