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雨后初荷(4)

【明慧网2005年8月4日】(接前文)

天地无道烂鬼狂

史无前例的迫害遇到了史无前例的阻力,因此,一个欺世的谎言粉墨登场。

迷信于暴力的镇压者认为只要加大“打击”的力度,就一定能将被镇压者征服。在手握着整部国家的强大机器和所有国家资源的时候,这么多年想打倒谁会做不到?

公元2001年1月23日,正是中国农历的大年三十,“正当千家万户忙着挂灯笼、贴春联,欢欢喜喜迎接新世纪第一个春节的时候”,北京的“心脏”天安门广场上突然浓烟四起,烈火熊熊,上演了一出震惊中外、史无前例的火烧活人的大惨剧。一男四女在身上浇上汽油,要惨烈的自焚而死。

这样的悲惨镜头一经播出,国民一片愤怒,已经相对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宣传机器再次全力开动,各色各样的人等争先恐后的在电视里义愤填膺的“声讨”法轮功,再时不时再插上一两个触目惊心的“自焚”恐怖镜头,于是“绝大多数劳动人民”很“自然”、又很“自觉”的接受了新华社关于“自焚”事件报道中的最后结论:“如果没有‘法轮功’,如果不相信邪教,这些无辜的人们、这些天真的孩子怎么会有如此悲惨的结局!”

接下来的几天里,海外媒体连续发布了从中央台“自焚”录像和新华社报道中发现的“三大疑点”、“七大疑点”、“十大疑点”,包括:
1、警察先到位然后自焚者才开始点火;
2、天安门广场并没有灭火器,警察也从不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可能在火点起来一分钟之内备齐几十个灭火器及灭火毯?
3、“自焚”的画面远、中、近景俱全,多部摄影机多角度同时拍摄,最近的拍摄距离“自焚”现场不到二十米。若非事先安排,岂能如此完备?
4、新华社对于敏感新闻的发稿向来需要经过多次审稿,但这次两小时内就发了英文稿,动作快得令人起疑;
5、“自焚”的“王进东”全身烧得漆黑,却能声如洪钟的坐在地上喊口号;
6、“自焚”中严重烧伤的12岁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割开后很快就能唱歌,完全不合医学常理;

十二天以后,著名的《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发表报道《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众自焚的动机乃为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里面公布了邮报记者深入“自焚”中当场死去的刘春玲生前所在城市河南开封调查后所得的惊世事实: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

很快的,海外法轮功成员从中央台的“自焚”录像中发现了若干漏洞,其中最明显的是,电视录像清清楚楚的显示:“自焚”发生的时候,刘春玲的脑后结结实实挨了一闷棍,然后她才应声倒地,与其说她是被烧死的,不如说她是被打死的!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更是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正式声明称:“中共当局并企图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来诬陷法轮功。然而,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现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

据说这份声明公布后,参加联合国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噤若寒蝉,连抵赖的机会都放弃了。也许冥冥之中确有某种应该让人类敬畏的因素。古罗马的暴君尼禄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信仰基督的人,使基督教遭受了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规模迫害。许多年以后,当历史翻过那一页,人们才意识到,“尼禄火烧罗马城”的那一刻,正是罗马帝国的盛衰之交;那一刻起,凯撒的罗马便灭亡了,便成了殉道者的罗马。而当历史的车轮驶進了21世纪,与新版“尼禄焚烧罗马”──“天安门自焚”这个新世纪第一红朝谎言相关联的一切却还没有结束。

──谁还能说党不“英明、伟大、正确”?!
(引自《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文/曹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4/107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