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呼吁营救北京法轮功学员贾守新


【明慧网2005年8月4日】从明慧网上得知贾守新的一些近况,“2004年4月至6月期间,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進行所谓“严管”,他们是高昌泽(退休,60岁左右)、李海林(农民,近60岁)、李财华(农民,40多岁)、贾守新(中科院,36岁)、温继宗(40岁左右)、白少华(人民大学毕业生,30多岁,多才多艺,白少华的哥哥也因修炼法轮功,于2003年在天津被非法关押、迫害致死。)等。他们被强迫写“揭批”文字,被长时间强迫坐“儿童椅”,并被剥夺正常的 睡眠时间。从五点多到晚上十二点,除了上厕所外,几乎不允许离开“儿童椅”,并强迫着看邪恶诽谤大法的东西。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强制坐‘儿童椅’,并被强制灌输诽谤之词。”“大法弟子贾守新因拒绝放弃信仰,现在图书室面壁而坐,并有两个普教看管。”我非常难过。

2003年第一次见到贾守新我就感到他是个非常善良忠厚的人。那时,我的一位功友遇上了一些生活困难,我下班后去她家帮她忙,正好遇到也去帮忙的贾守新。交谈中我了解到他本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人,研究生毕业,在中科院工作,年纪轻轻就评为副研究员。但是当时因为他被非法劳教释放后发表了严正声明,正在受到公安的“通缉”,有家不能回,更不能工作。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人,只能把时间荒废在非法劳教和流浪上,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我那时也是被非法劳教刚刚回家,晚上离开功友家时比较晚了,贾守新就主动提出送我去车站。他用自行车带着我,骑得飞快,我担心他太累,一直劝他骑慢点,反正已经晚了,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但他一点也没减速,说:“你刚刚回家没几天,家里人一定非常惦记你,我能理解,我家人当时也是那样。我骑快点不累。”我刚刚结束劳教所这个残忍冷酷的人间地狱的生活,遇到同修这样的热心关照,当时我心中的温暖真是难以形容。

但是没想到这是我唯一一次见到贾守新。不久,贾守新就不幸有被警察抓走了。经过“北京法制培训中心”这个特务机构的非法关押后,又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多。

2004年,贾守新从团河劳教所写出接见信请家属接见,他在北京的亲人就把他的妻子薛巍巍和孩子从山东老家专程接到北京,只为了这短暂的20多分钟的探视。可没想到,在团河劳教所大门外等了很久,警察却出来说有四位法轮功学员的接见被取消了,因为他们在劳教所里传播法轮功思想,其中包括贾守新。还特别强调因为薛巍巍也是法轮功学员,不得探视亲人。家属们据理力争,纷纷质问警察和劳教所所长既然发了接见信,有什么权力说话不算话?中国的哪条法律规定炼法轮功的人就没有探视和被探视的权力?这是什么法制,根本就是人制!警察们被问得哑口无言,才不得不同意这些家属接见。这样,薛巍巍和孩子隔着玻璃见到了贾守新,可怜孩子已经长到两岁多了,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了爸爸,而且还是在劳教所的接见室里。这样的人间悲剧大概只有在中共恶党的统治下才能发生。

想不到这之后,贾守新一直在受迫害。这样好的人,只因思想而获罪、受无休止的体罚,中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世界表明它就是要剥夺人民的精神自由。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此事,让贾守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能够早日脱离迫害,与家人团聚,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