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5年8月5日】我从2000年4月到2005年5月,亲身经历了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各种惨无人道的残酷折磨。二次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酷刑折磨患多种疾病,危在旦夕。

2000年4月,为了向中国政府讨回法轮大法的公道,我到北京上访被抓。610恶警把我劫回梅州,然后采取流氓手段抄我的家,把我家的现金,值钱的物品和法轮大法书籍,资料全部非法抄走,并非法把我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又关入宝华派出所。所长熊宇章用电棍折磨我,晚上还把我关进厕所。

2000年7月,因我拒绝“转化”,610恶警又把我非法劳教2年,劫持至广东省邪恶的三水劳教所迫害。劳教所恶警们用电棍电、曝晒等各种下流恶毒的手段折磨我,企图达到“转化”的目地。在三水劳教所两年多的邪恶迫害中,我的身心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摧残。

劳教期满后,梅州610恶警又于2002年6月将我从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关押进××拘留所,一直到2002年12月。为了抵制恶党无法无天的迫害,我绝食抗议,梅州610邪恶之徒刘奇谦等人每天铐着我到水泥床边用竹筒强制灌食,并拔掉了我的两颗门牙,14天后,把我折磨得只剩一口气时,才将我送回家。

为了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流氓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2003年1月我在发真象传单时再次被梅州610恶警绑架,非法关进看守所,我用绝食反迫害,恶警派了二十多名劳改犯将我按在地上,又拔掉了我两颗门牙,并用竹筒强行给我灌食。

2003年1月,我又一次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再次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恶党“十六大”之后,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疯狂,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在2月份私自设立刑场,用尽各种最恶毒、最下流的方式折磨大法弟子---开水烫、不让睡觉、十支电棍一起电、在太阳下曝晒等,逼迫大法弟子接受所谓“转化”。

2003年6月,专管大队恶警周奇,将我关进广东三水劳教所二分所刑场,大队长张青美派五位劳教犯人围住我不让睡觉。面对流氓迫害,我又一次采取了绝食抗议,第二天邪恶之徒张青美说抓我去禁闭,在关禁闭前,押我到三水劳教医院进行灌食,医生发现我身患高血压、心脏病、胆结石就把我留在了医院住院。

2004年3月,邪恶之徒将我转到三分所专管大队,并关押在二楼房间。以童桥银为首的专管大队并没有因为我身患高血压、心绞痛、胆结石而放松对我的迫害,天天不准出门、不准说话。从2004年3月至2004年9月,邪恶之徒又非法给我加了6个月期。

正义一定战胜邪恶,我要堂堂正正走出去,正念正行。从2005年1月,我开始绝食,他们将我押进三水劳教医院。由于我被折磨成身患多种疾病,身体多次出现异常,危在旦夕,三水劳教所2005年4月5日前不得不决定放我回去,并通知梅州610恶警来接人。

2005年4月14日,梅州610恶警将我直接押送到所谓的“广东省法制教育所”(强制洗脑班),在我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广东省法制教育所”恶警卢金虎等5人多次将我强行按在床上灌食,医生护士轮流用胶管狠狠的往鼻孔里插,连续一个多小时不间断来回插,口血鼻血,不断往外流。每次还都有进行录像。

2005年5月10日,我全身水肿,三水市西南人民医院诊断我除有心、肺病、高血压、胆结石外,还出现了慢性胆囊炎。一个多星期后,水肿退去,“广东省法制教育所”恶警、医生、护士又重复以上下流恶毒手段,对我进行全身心的摧残,把我折磨得奄奄一息。2005年6月2日梅县610恶警放我回家。

谁是真正的邪教?希望善良和正义的人们通过我的亲身经历能了解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