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不足”反映大问题

与盘锦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5年8月6日】一段时间,有幸与盘锦地区部份同修交流,获益颇多,从中发现了好多自身的不足和较大的执著。特别是近期邪恶在最后的挣扎中,我们盘锦地区连续发生多起绑架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全体大法弟子对此高度重视,高密度发正念。在营救同修过程中,大部份同修主动向内找自己,整体的意识進一步提高,展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威力。同时也反映我们整体的不足和存在的问题,需要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向内找,修好自己,为法负责,为救度众生负责。现把与同修切磋中发现的一些不足现象写出来,希望能引起同修的注意和深思。

1、忽视讲真象,把讲“九评”等同于讲真象。在做“九评”以来的好长时间,忽视讲真象、揭露曝光当地邪恶的恶行。在网上曝光的少、慢,只在《明慧周刊》的当地消息中可以见到,或以小纸块、口头内传谁被绑架了,传单少见,甚至没有。一些协调人公开的说,现在就是做“九评”,其它的没空做,忘了为什么做“九评”。

2、走极端。(1)以做“九评”劝“三退”代替大法弟子讲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主线。(2)特殊情况高密度发正念是对的,机不可失。但集体学法的时间被挤少,甚至取消停止,间歇时闲唠嗑式的切磋多了。(3)有些同修不在大法的基点上看发“九评”,起了被恶党党文化带动的“仇恨心”和对时间执著盼望早日结束的常人心。

3、盲目乐观。有部份同修盲目乐观,纵容邪恶。言谈中流露出盘锦地区挺好,邪恶不怎么恶的念头,变相的认同了迫害。过去曾有同修认为辽河油田对大法弟子挺好,后来迫害严重,教训够惨重了。

4、干扰多,不自省。近期出事的同修一个共同的特点:好长时间没静下心来学法炼功,发正念跟不上,甚至整点全球发正念也不能保证。自身忙于事务,困魔、病魔干扰自己或家人不觉醒。处在常人状态中做大法事,忽视自身安全,事实上也是不为整体着想。建议老学员多向新学员和后期走出来的学员多介绍讲真象的方式方法、经验、教训、注意事项等。

5、摆不正向内找和除恶的关系。出了问题,特别是受到迫害干扰时,走极端。要么一味的只向内找自己,法理不清,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找不明白,就算了,不挖根,不除恶;要么只是向外找,只除恶,找同修问题,忽略修自己,忙着修别人,不向内找。

6、做而不修。忙于“三件事”,但又把他与修自己分开。甚至觉得自己修得差不多了,只注重救人,忽视静心学法炼功发正念。把“三件事”当作任务来完成。怕自己圆满不了。

7、对发正念认识不清。到现在还没弄清楚为什么要发正念,为什么发正念中要铲除邪恶。也有的同修不知道发正念意念中要发啥。有的甚至说管用吗?没有看见起什么作用,觉得可笑,甚至有的觉的发正念不善。同修出了问题,如病魔、矛盾中、遭绑架等,带着强烈的情去发正念。平时经常接触的,说得来,印象好的,发正念营救很积极;对本地不认识的,不熟悉的,那就差些了;对外地的,哪怕外地来盘锦的,就更差劲了。对不太精進的同修出问题,不是善意的去帮助,而是站在旁边指责连连,不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来办,整体意识淡薄。不知大法是严肃的,不是为满足私欲的。

发正念时由于种种原因,暂时没见到明显效果就泄气了。对法产生怀疑,甚至无可奈何的说:管用吗?对以前的“事件”记忆影响了现在和以后的信心(如王丽华绑架案件),缺乏持续的金刚不动的除恶、救度众生的正念。

8、协调不到位。协调的同修只侧重送资料,同修间的一些问题和整体证实法的事协调不够,没引起足够的重视。有些时间性很强的消息传的较慢。有的起协调作用的同修喜欢别人听自己的,有变相命令或强行按自己想法做大法事的现象。

9、传递消息不守中。对重要消息,特别是涉及安全这个敏感话题,有的同修认为,为不引起部份同修波动不稳,就不告诉这些同修了;或见同修麻木,为引起同修重视,有意识加入自己的人心去强化消息。对大家认为各方面修得较好同修出现较大问题,忌讳颇深。传播道听途说的消息,遇事急、毛楞,搀着怕心,不去進一步核实就把消息发出去,甚至发传单,造成负面影响。有的传这个同修被跟踪,那个被监控,做得如何好或不好,结果想象的内容多。

10、不注意修口。嘴快了顺嘴什么都说,有的好打听消息去传,对其他同修的事、资料点的事总要详细的问;有的协调人也存在想多知道事的“习惯”;有的把自己与同修的矛盾随意说给其他同修,以求得泄愤市场,造成更大更多的矛盾;有的大谈自己做真象成绩、心得,自己沾沾自喜,还带动法理不清的同修学人“不学法”;有的常人式的背后“指责”、“埋怨”,互相瞧不起、妒忌、不服气,按自己感觉分同修三六九等,分别对待。即使当面指出,也“斗”味、“算账”味十足。也有的同修今天说这个不行了,明天又说那个没救了,不去主动对帮助同修,对常人也往下断言。还有的嘴里总是挑做事同修的毛病,而不去祥和告诉同修。

11、言大于行。有的同修平时切磋时夸夸其谈,大讲其认识的法理,给人修得好的印象,就是不对照自己去修心。一旦触及自己的心性,一点小事就“魔性大发”,争斗心、妒忌心、虚荣心、显示心等等都起来了,还说风凉话。还有的把“敏感日”常挂在嘴边,动不动就想找所谓安全的地方藏起来,对怕心重的学员影响很大。

12、听不進去同修意见。包括有的协调同修总认为自己应高高在上,听了不同意见,不管对与错,不向内找,或不屑一顾或为自己辩解,甚至抱怨、发火、争执,千方百计找对方的毛病,猜测提意见的原因、意图。

13、重视安全不够。对做资料的同修(包括发资料)和资料点正念除恶不够,甚至发正念时忘记这码事,不去重视清除对资料点進行破坏的一切邪恶因素,在本次营救同修们向内找时,谈及这方面的较少。

14、等、靠、推卸,不为同修负责问题。等靠依赖其他同修去做,这不仅表现在资料上,其他方面也有。有的同修没跟上正法進程或走弯路或对常人讲真象遇到困难等问题,同修为难需要帮助时,被找到的同修只是说你们做的挺好,别泄气,鼓励同修,同时也把困难、苦难、魔难继续留给同修,不去做实质性的帮助,不向同修负责。例如:(1)有的同修几年来没走出来,近来明白了,很着急,想参加集体学法,想让同修帮帮,找到相关同修时,一种情况是以自己没修好,“怕”做不好向别处推;一种是以安全为由,“怕”后出来同修带来不好的东西,影响了他们现在学法的“场”,将之拒之门外,(2)有同修A,6年来一直不清醒,甚至放弃修炼,说大法及大法弟子坏话,并说是不隐瞒自己观点,周围同修不断的做了大量工作,一直不见大的效果,直到有一天,曾被周围同修多次邀请而未到的同修B过来交流,同修A才明白过来。B同修认为此事是其他同修不懈努力的结果,自己只是在最后又推了一下。后来同修B在师父点悟下才明白,是自己该做的事没做,结果耽误了同修A好几年修炼。

15、正法修炼的基点问题。为私为我的心不去,做什么事,考虑什么问题,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对我自身安全如何,这么做如何不方便,以自我为中心。还有的求名求利心不去,把证实自己当作证实大法,自己家庭收入本来很不错,还以种种借口占同修便宜。知道“九评”和真象材料应分开发,却图方便一起发,以人们反正都知道“九评”是大法弟子做的为借口。或图省事,只做“九评”,揣几本做完就完事了,当成任务派发。有的起协调作用的同修,同修出事了,首先想到如何去保护自己,开脱自己,别因此影响自身安全,然后再去想营救同修。

以上是通过交流中发现的盘锦两区两县的同修存在的一些问题,不一定全面,也不一定都对,可能由于自己的观念,对法认识的程度,误解了同修,请同修慈悲指正,“以法为师”。写出来只是看到我们自身的不足,希望整体提高上来,更好的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