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象的单位领导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7日】99年10月我去北京天安门说明真象,被不法人员拘捕,劫持到本地拘留15天后被单位负保卫科长接到单位,单位书记要我写“三书”,我不写,他就扣压了我的工资。我就给他讲真象,他说:你原先在单位是那么好的一个人,现在成这样了(被拘留了)。我说:我原先干的好是为了自己出个好名,可是现在师父教我们做更好的人,是为了别人好的人,做个超常人。

2000年我又一次去天安门被抓,单位负责人从北京把我接回就把我送到当地派出所,关了两天,又送到拘留所关了35天。接回后又配合公安把我送到洗脑班关了20多天。直到一名大法弟子被洗脑班的人活活打死,我市的大法弟子整体去要人才把我们放出。

从这以后,我和单位的其他大法弟子就经常给单位里送真象材料,向他们讲清真象,讲我们是怎样受迫害的。单位领导明白了真象后,再也不配合公安了。以后我单位其他几名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单位领导接回后就叫他们回家。还说:你们以后再去北京最好别叫他们抓住。

有一次公安打电话给我,说这几天不准出家门,不让跟任何人接触。我不听他那一套就走了。几名公安到我家没有找到我,就气急败坏的到单位找领导要人。负责人趁机躲出去不见他们。几名公安就呆在传达室不走,又叫传达人员给他们倒水喝。说他们快要渴死了。传达人员说:渴死活该,谁叫你们抓好人?不给他们倒,呆了半天没人理他们,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2001年我又把自己亲身的经历怎样被抓、被关、被打、被罚的经过写给他们看,领导看后就叫单位劳资科的负责人把扣压2年的工资全部还给我。

2002年6月的一天,有人到我家叫门,孩子从门眼一看是女的(居委会主任)以为我的功友就把门打开。门一开在楼道里躲着十几名公安一拥而入,到屋里就乱翻乱拿,把孩子也吓坏了,凡是值钱的都拿走了。上来四五个公安把我连拖带抬,绑架到警车上,拉到“洗脑班”,叫单位领导交5千元钱去2个人,单位领导不交钱也不去人,有力的抵制了邪恶。由于我也不听他们的指使与要求,第四天就无条件释放了。

正如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由于大法弟子共同的努力,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邪恶是孤立的,就是在中国国内现在也逐渐的在形成了这样一个趋势,人们开始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