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交养老保险金的话题向世人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5年8月7日】看了明慧网2005年7月21日《我对交养老保险的认识》后,我也谈一点自己的体会。

2002年,我们单位破产,职工都被要求买断。按邪党的标准,我只能分到几千元钱,但单位负责人竟因我劳教过而扣压我的买断金。丈夫在单位收入较高,他怕我再遭迫害因此不主张我去要。当时我虽然不在乎这点钱,但是我想:如果我不去要我就是在纵容犯罪,默许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况且我可以用这钱做资料,能让很多人明白真象。于是我先打电话找厂长,被推脱后,我又打电话找局长,他让我当天下午去办公楼。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不久我就被通知去领取买断金。接待我的正是顶头上司,因为以前共事时,我处处都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别人不愿干的事,他就找我,我每次都按时完成任务。有一次,一同事帮我代领了工资,过了一段时间给我时,我发现多了一百元,同事让我收起来,说:“多发的不要白不要。”但我找到顶头上司说明了情况,他说一直搞不清楚怎么少了一百元对不上帐。我把钱给他后,他真的没想到钱会失而复得,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流露出的目光足以说明一切。因为我们单位非常不景气,有时好几个月才领几百元钱。

这次他在给我发买断金的过程中,一再叮嘱我路上要多加小心,千万别让人知道我是来领买断金的。因单位在郊区,所以他非常担心我的安全。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反复强调这几句话,可见这个邪党统治下的人每天是生活在怎样的恐惧之中!最后他还告诉我,说我的养老保险已经补齐,并再三嘱咐我以后每个月都要自己去交养老保险,不然的话这交的钱到时一点也取不出来。开始的几个月,丈夫也经常催促我去交保险金。当时我只是想:我是一个修炼人,我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不需要什么“养老保险”,因此我一直未交养老保险金。

现在仔细想想,交养老保险金其实只不过是邪党设置的一个陷阱:邪党是靠行骗起家的,纯粹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干绝、十恶俱全的大邪教,为了巩固它的政权,把政府机构、国家军队、宣传媒体当作施行暴政的工具,与时俱進变招搞整人运动。中国人从上到下,被它整遍了。每一次整人运动都要整死一大批人,再大量剥夺他们的私有财产。自1999年7.20以来,竟动用四分之一的国民收入对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残暴迫害,在迫害中恶党自己将自己迫害倒了。据报导:大陆债务总额已超六兆人民币,国有四大银行已近破产,股市已近崩盘。国家的财政状况已经使邪党的统治岌岌可危。为了维护其独裁统治,恶党竟变本加厉的想尽一切办法搜刮、骗取钱财,不但不解决下岗工人的生活问题,还让下岗人员自己交养老保险;不但一年比一年多交200元,最近又不顾下岗工人的死活,搞一套什么让下岗工人连续交齐保险金,这样到退休年龄才给开退休金,不交就不给开。许多下岗工人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交齐保险金吧,实在没钱,不交吧,前些年交的数千甚至几万元都白交!我从1991年上班,95年单位停产,所领取的工资总额没超出一万元。而交付的养老保险金,据科长讲已达万元之多。师父给了我们慧眼能识破邪灵恶党,明白不能再交养老保险金给邪灵输血,而在恶党“关、管、灌”的强化洗脑下的常人,怎能不被邪党迷惑?现在恶党竟想出这样的毒招来威胁欺骗下岗工人,足可见其流氓无耻到了何种程度!

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说:“比如说当前在救度众生中,要解决人在思想里对中共的认识问题,因此大家都在做“九评”这些事情。”我们现在真的应抓紧一切时间、利用一切机会,加大力度发“九评”、传“九评”、讲“九评”,并结合运用中外预言、经济黑幕、天灾人祸等多角度向世人讲清真象,从思想中彻底解决人们对邪党的认识问题。当人们都看清了恶党的邪教本质、流氓本性,当人们都了解到其积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起家过程,当人们都明白了邪党的末日就要到了,谁还会交什么保险金?谁还会去给恶党输入资金呢?没了钱它还能迫害法轮功吗?

所以,我们可以利用交养老保险金这个常人感兴趣的话题,向世人讲清真象,叫其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让他们早日“三退”,从而拥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