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里,就将真象讲到那里


【明慧网2005年8月7日】当我反复读了师父的经文《不是搞政治》、《新年问候》、《向世间转轮》后,师父的话深深的打進了我的脑子里。

师父说:“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我们没有与人类的这个真正邪教对着干,更不会要人类的什么政权。”“师父叫你们走的路一定是正的。”(《新年问候》)“其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向世间转轮》)慈悲的师父这是告诉我们要抓紧救度世人啊,我们是要告诉人退队、退团、退党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不是在和共产邪党争什么、斗什么。我们没有常人的仇恨心,不是象常人一样在发泄私愤。我们是要修去名、利、情的走在神路上的人,世间还有什么可贪恋能让我们动心的呢?师父也讲了修炼人没有敌人,我们劝退是因为它“毕竟是十恶俱全的邪教”(《向世间转轮》),它的确是犯了滔天大罪,神佛要惩罚它了。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能眼看着迷中世人受牵连、被淘汰掉吗?所以我们是在真正的救人,用慈悲救度世人啊!

师父说,我们在最痛苦的时候还能挽救别人,这是最大的慈悲。所以我在劝退时始终是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并伴随着慈悲、祥和,用理智、智慧。在师父的呵护下,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好几百人在我的真诚劝告下退出了这个要遭到天谴的邪教。

“万事开头难”。我走出家门讲退党的第一个人,是位开电话亭的妇女。平时和她接触较多,她对大法也支持。她曾经腰疼、肚子疼得厉害,由于默念“法轮大法好”后疼痛消失。我们算是能说得上话的,可是从引起话题到让她明白为什么要“三退”、最后说服她退了团,我大约用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那个时候认为讲“三退”比讲大法真象费功夫多了。如果给每一个人都要“长篇大论”的讲上两个小时行吗?时间紧张啊,救人真难啊。可是心里明白,再难也要救。于是又讲了第二个、第三个……越讲越有“理”,越讲越流利,越能打动人心,用的时间也少了,最后几分钟内就能把事情交待清楚,还说得对方心服口服,有的甚至还感激不尽,巴不得让全家都快些退出。

当然也碰到过暂时劝而不服的人;还有极个别的认为你是“天方夜谭”,就象师父讲的下士闻道一样,大笑之。任何情况下我都不动心。一些人这会儿没退,有机会听到别的同修谈起来再退也不晚,这功夫就没有白费。再则,我也会锲而不舍(当然这是指还能再联系的)给他们小册子看或改日见到他们再讲。师父说过一个人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会落泪的。我的善心、说话时的语气的确改变了一些起初看似“顽固不化”、对我的真诚劝告不屑一顾的人。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啊。(《洪吟(二)·法正乾坤》)而且原来以为劝退这件事只能对熟悉的人、多次打过交道的人讲,很快,我们大法弟子修出来的慈悲和救度众生的使命使我向陌生人开了口。没想到这“一发而不可收”。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只要我们运用智慧、正念正行,一定能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有时觉得似乎很难开口,但是你真的动了“发心救众生”这一念,就会很自然的引起话题。现在我也真切的感受到许多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哪一世兴许就是我们的亲人,现在正等着你救呢。与他们攀谈我觉得一点儿也不难,何况师父还给我们创造交流的机会呢。师父说大街上一走一过的人我们都要让他们感受到慈悲,所以我们要尽量救度每一个有缘人,不管走到哪里,绝不能闭口不语,袖手旁观。现在脑海里“生人”这个概念也比较淡了。

总的体会是,走到哪里,就要讲到哪里,就要把福音带到哪里,这贯穿在我们生活、工作中的一切活动中。走路、买东西、配钥匙、交电话费、坐车、出去吃饭、找朋友玩、送孩子学习……碰到的人都是我们救度的对象。正象师父说的并不是今天我别的什么都不干了,就只做讲真象的事才能救人。“落入凡间深处 迷失不知归路”的人时时处处都在等着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度呢。

当我想把自己劝人“三退”,怎样走到哪里,讲到哪里的做法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时,觉得这倒比讲“三退”还难了。思忖再三,我想就把今早上出门讲真象和劝退的经过写下来,同修们若能耐心读完,我想我这心思就没白费。

今天早上有早读,因电动车电池该换了,我几乎用脚蹬了一路,这比一般自行车沉多了。骑到离学校不太远的地方,我就把它放在了路边炸油条的夫妇那儿(两人都知大法好,还退了队)。然后快速步行向学校走去。快到学校了,一男孩从学校出来)喊我一声“老师”,原来是我曾经教过的一个学生,品行很好,后来转了班。我想这正是告诉他退团的机会,时间虽然稍紧张点儿,我也不能错过。当时就发一念要让他退了。我问他要去哪儿,他说去潍坊看牙,牙根烂了。我又简要和他说了大法的神奇,让他真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并举了默念大法好受益的例子,总共三言五语,他却都听進去了。然后,我说:“×××,你是个好孩子。有件事你听说了吗?现在有不少声明退党、退团、退队的。我弟媳是开店的人,有不少好心人去告诉她呢。信基督教的人不是都读圣经吗?圣经后面有个《启示录》。圣经《启示录》是部伟大的预言,那上面说:我们入团入队不是都宣誓吗?一宣誓,就等于把命都交给人家了,人家就给你刻了记号。那书上说就给打了兽印,带着这印记的人会被淘汰掉,这是预言书上讲的。声明退出来就没事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不用公开身份,用化名、小名、笔名、网名都行,声明自己和它脱离关系,已不是团员了就行。”怕他不甚理解或认识不到共产党的邪恶。我又说:“人家有个大姨很有耐心,讲得很仔细。她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一家人,假如一个人做了大坏事能牵连全家人。(讲到这里对于那些根本不入心的,不相信头上三尺有神灵的人可举一人作恶,全家遭报的故事)一个组织也是一个道理呀。我们入了队、入了团,还有入党的,我们没做坏事,甚至还积德行善,可是我们入的那个党组织(一般我不直接说恶党以免有人误会成我们是在发泄仇恨,交流中可适当借助《九评》内容,让人感受到它是邪的、恶的)文化大革命中却迫害了许多好人,是吧?(往往引起共鸣,一般人都非常认同)不光是文化大革命,搞大跃進饿死三千万人,打右派,划分成份,89年在北京屠杀学生,法轮大法那么好,又在电视上造假迫害人家信真善忍炼法轮功的好人(可借机让受中共欺骗的人了解大法真象)总共死了八千多万人呢?天理不容啊,老天爷一定会惩罚它的(对于信神、佛的人可说神佛)。而且古代预言家预言这个日子也不远了,我们若不退出,那不牵连到我们吗?”这学生听了,非常愿意退,我说:你用什么名呢?我帮他想好了名字,并告诉他回家时再和家里人说说,别管多大年纪,入了就永远是里面的人了,必须得声明退出来。悄悄的给生命上个保险。

平时对于听了我的忠劝满不在乎,或心里只想多挣钱认为根本不可信的人,我也不动气,暗自发正念,進一步说:宁可信其有啊。我们要珍惜生命,不能拿生命作赌注。命都没了,还说什么挣钱。知道了不是我们的福份吗?罗马帝国发生大瘟疫,有的人趴在死人身上都不死;印度洋大海啸中也有许多人神奇生还,这不是老天爷眷顾吗?人家说: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我们做不到事事关心,与自己有关的事可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啊!劝退时我体会到语气一定要平和,心一定要正,要真正表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间表现出来的状态:慈悲、善良、纯正与大忍。

在教室看班时,班主任来查看学生早读情况。我曾给他看过《九评》。他说真把共产党的丑恶嘴脸刻划出来了,他走出教室我也跟了出来,我说:“人家都声明退了,你不声明一下?(这是第二次向他劝退了),你既然知道它那么恶,天理不容的。”“我是男的,还管那些事。”他那意思好象这是婆婆妈妈的儿女事,我说:“不管男女,都应得救,老天爷只看人心,我们不声明退出,就难逃干系啊!贵州发现藏字石,的确出现 ‘中国共产党亡’这是天意。你不要不在乎,人家×××,×××,全家都声明退了。”“那好吧,你给我退了吧。”我的一片真诚终于把他说动了。随之我告诉他:“你回家和嫂子、孩子都得说说。”

下了早读,因是暑假,白天没课,我又步行往回走。走到炸油条的那儿去取电动车,碰到一位老大爷和一位年轻姑娘买油条,又正好过来一个卖塑料袋的。我都主动和他们说话,说服他们分别退了党、团、队。这时过来一买方便袋的嫂子,以前租房子时就认识她了。我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告诉她为何要“三退”。她当时说回家和家人说说后再一起退,我送给了她资料让她带回家看,心想日后有机会再找她。

继续往家走,碰上了我三姨,她刚买好了鸡蛋准备离开,我送给三姨一本小册子让她传着看看,再捎给我二表弟(没退)。我又借买鸡蛋机会想和卖鸡蛋的人讲,原来她全家都声明退了。鸡蛋不能白买呀?我便说做买卖的人知道的就是多,这是福气啊,由此引起活跃而说服了另外两个买鸡蛋的人退了。

没一会儿,又有一个男孩喊我“老师”,原来是个由我校毕业的大学生。其实我有没有教过他都无所谓,这就是帮他退团的机会。寒暄几句问他在学校入党了吗?便很自然的提起“三退”之事,他很快明白了并愿意用网名声明退出。临别又送给他书。

回来走到弟媳开的店那儿想换骑她的自行车,把电动车暂放那儿准备换电池。因她赶集未回,借等她之际给旁边店里买东西的一对夫妇讲明了“三退”之事,他们没退,走了。我想日后他们若还有机缘退出就好了。接着弟媳回来、店门还未开便来了两位顾客。我也没错过这个机会帮他们退了党、退了团。从店里出来,碰到一同事和她婆婆带着孩子。我又和她婆婆讲了,她婆婆说考虑考虑。

骑着弟媳的自行车又上路。不久就有两位姑娘向我推销电动车。心想借这个机会正好告诉她们“三退”的事,结果她们都同意用化名退出。然后又去买早饭,给卖早饭、买早饭的人讲了,有两人同意退了。最后回到家属院。借向传达室的工作人员借书看之际,智慧的借“贵州藏字石”让传达室里另外两个来玩的人听明白了并很赞同的退了,还给妻子也退了。

五点半多出门,回家已快八点半了。这期间十几个人同意“三退”,还有的说再考虑考虑。我想日后有人再给他讲真象也就不难了。本来是为管理学生早读出门的,倒象专门去讲真象似的。

师父说:“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洪吟(二)·快讲》我们真如师父所讲人人开口,遍地开花。同一个人你跟他讲,我跟他讲,她又跟他讲,他很可能就有救了。

当然,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又讲到:“我想再利用这个机会告诉大家,你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三件事都要做。大家平时保持着正念,经常面对邪恶、面对一些情况的时候要发正念,要讲清真象、要救度众生,更要修好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了。”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我们就是师父笔下的香莲:“净莲法中生 慈悲散香风 世上洒甘露 莲开满天庭”(《洪吟(二)·香莲》)。

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