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的野蛮奴役


【明慧网2005年8月8日】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除了劳动还是劳动。早上6点起床上工,晚上9点收工、收工后每人背着重重的货物到宿舍,干到12点过后,1点多钟入睡是常有的事,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天天如此。机工因睡眠不足,在踩机时手被机针穿透手指的事频频发生。

女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残酷,邵必霞、季帮侠、汤德珩、吴菊风、聂银珍,每天被强迫劳动18个多小时。她们都是50多岁的人,一天干18个多小时的活。可是女恶警还唆使吸毒人员对她们进行迫害,每天让她们上下搬货物,搬着重重的货物上下三楼、二楼。王萍长期被关禁闭,段根花被恶警用电棍击打面部,留下了烙印。

蚌埠市五河县大法弟子王萍自入劳教所以来近一年了,一直在关禁闭,因其坚持信仰,遭到邓祖霞、周鸣凤、林云等恶警的无人性的迫害。恶警经常指使包夹打王萍,不允许王萍说法轮大法好。恶警邓、周、林对大法弟子段根花、王银坤等人更是迫害有加,叫她们睡上铺,要她早起晚睡,不许她们购买食品,不许她们打肉类的菜,只准吃蔬菜,劳动中让她们干脏活、重活、累活。恶警用残酷和伪善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采取全封闭的严管方式。

对再次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所里将她们分在一、三大队,强迫她们進行超时超体力的劳动。吴菊凤、聂银珍、邵必霞、汤德珩分别在一、三大队。三大队管生产的恶警陈晓林、张冬兰,曾在二大队工作过,对大法弟子迫害严重,尤其是陈晓林心狠手辣,对汤德珩、邵必霞采取无人性的迫害。2004年底,将邵必霞手脚捆上,强行灌药,一天四次,并用凉水浇其头。还用扣分延期的办法加以惩罚。对汤德珩的迫害主要是指使吸毒人员分配她干重活,累活,从一楼到三楼搬运货物,晚上9点从车间回宿舍,还要带上很多包,剪线头翻包,干到12点以后,天天如此。恶警还以其干活欠产为由扣分延期。法轮功学员每天要干16-18个小时的活。在披着文明的外衣下,女劳教所对所有的大法学员就象对待奴隶一样,除了干活创产值,就是劳动,加班,加点。

所长不让带线头,恶警陈晓玲私下指使多进宫吸毒劳教谢继芬还逼我们偷偷带线头,加工到夜里1-2点,大法弟子邵必霞50多岁的人了,天天如此。广德县有一大法弟子不屈服,被送南湖劳动所,一天24小时捆在椅子上,天天如此,直到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