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次劫持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5年8月8日】我是1998年12月份得法的学员,学法前患有双手类风湿残疾、神经性头痛、肾结石、痔疮、妇科病等多种疾病,学法后很快不治而愈。自从99年7.20以后,我的心里就象刀割一样,这么好的法,师父教我们修心性,遇事向内找,做个道德高尚的人,按“真、善、忍”去做没有错,他们为什么不分是非,颠倒黑白?

我就和婆婆出去讲迫害真象,在贴不干胶传单时被恶人发现,把我娘俩非法关在阜南看守所,强迫我们整天干活,不让休息。在这种环境下,我和几位同修还坚持炼功,恶徒发现,把我们毒打一顿, 给戴上脚镣十八天。打开后我又炼功,恶徒们又把我毒打一顿,又给戴上脚镣。这时我常人的委屈心出来了,心里很难过,我叫他们放我出去,他们说:只要你不练了,思想里全都忘了,三个月后才放你。三个月怎么过呀,心里更委屈,我觉得三个月比三年还长,那时是无奈承受,但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底。

在看守所里有常人心很重的学员被邪恶带动了,邪悟了,帮助其他学员写“悔过书”。我说不能写,不能为了早点出去与邪恶妥协,诬蔑大法和师父是有罪的。邪悟者说:只要不是自己写的就行,我给你也写了吧。我说不要,我不能为了早点出去让你们造业,我给她们背“真修”,她们也听不進去。有一个邪悟者不停的讲她邪悟的谎言,让我也动了心,就写了现在不炼,以后出去再炼。那天夜里醒来两只脚很痛,一看脚在一夜之间破皮了,一下我惊醒了,我错了,不炼了不正好是邪恶想要的吗,我立即把写好的“悔过书”撕得粉碎,两只脚很快就不疼了,我知道师父是多么的慈悲,不好好实修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天我的家人来看我,恶徒们说你家里人来看你了,你只要说一声不炼了就给你打开脚镣,我就不说,恶徒们说你家里来这么多人看你,看到你这样他们心里有多难受,你不说点一下头也行,我也怕家里人看到我戴脚镣心里难过,用了人心,没站在法上,就点了点头。打开脚镣后我说我还炼,把恶徒们气的要命,非法关了我九个月。恶徒们找到我家人,让他们签个字就把我们娘俩放出去,家人就签了字,等了好几天也不见人,后来才知道上当受骗了。

恶徒们把我们娘俩送到市里办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又非法关押了九个月,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坚修到底,恶徒们看转化不了我们,又把我们送回看守所继续迫害。婆婆看他们是这样不讲道理,不讲人权,法律,就绝食抗议,十八天后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又过了一个多月,我和其他两位同修每人被强迫交出一千元钱才被放回家。

回家后不到两个月,一天我在地里干活,恶徒又找到我,说镇领导找我说几句话,孩子还等着我回去做饭,我不去,恶徒们说一会就送我回来,没想到他们是那么无耻,到镇上又说到县,到县又讲到市,就这样又把我送進看守所。

我没有罪,恶徒们知法犯法让我签字,已经非法关押了我一年半了,我不签,他们还要劳教我一年。一看跟邪恶没道理可讲,我就绝食抗议,他们就找到我的家人让我吃饭。爸爸看我被折磨得瘦弱的样子很难过,就给了我一百块钱,我不要。这几年被他们折腾、敲诈得没钱了,我又不能给孩子做饭,就让他拿回去给孩子买点方便面吃,平时孩子连方便面都吃不到。所长陈宝军一把夺过钱说不吃饭就给我买奶粉,把钱装進口袋,到底我也没见到奶粉是什么样的。

恶徒们还叫我丈夫和我离婚。当时我什么都不在乎,绝食二十多天,有时不好受时就发正念,恶人无计可施,又不敢送我回家,怕家人不收,就把我送到医院,叫医生给我治疗。我说我没有病,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药还是留给需要的人用吧。医生说不用药他们也不好交待,就让我签个字,我想到师父说过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就签了字。第二天就把我送回家,我爸不愿意,说把人骗走,迫害成这样送回来,没有王法天理,恶徒们说以后再不抓我了。

回来后身体很虚弱,生活不能自理,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不需要别人的照顾,我见人就说恶徒对大法的迫害与诬蔑,我自身就是个见证。十几天后身体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前天一个医生向我孩子询问我的身体状况,孩子告诉他可以下地干活了,他说大法真神奇,真好,都是江泽民害人,要是人人都学大法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