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的改变


【明慧网2005年8月8日】今年暑假回家,姑姑带着一种恐惧的表情着急的来找我。一进门就说:今天收到了一本小册子,内容是反党的。想起你曾让你姑父退党,我怕你也参与这事,赶紧过来告诉你千万别参与。谁敢跟共产党斗啊,它再坏,可它现在掌着权啊。你跟它斗,吃亏的是自己,小头扭不过大头……。

我耐心听完了她的话,说:“姑姑,我知道你这是担心我,才过来嘱咐我的。你们这个年龄的人是目睹和经历了共产党的所做所为的,所以这么害怕它。你不是也经常说见到过被整死了的劳教犯吗?他们犯了什么罪?不就是因为说了真话才招来的杀身之祸吗?!”

姑姑说,“是啊,那些人都是有文化有本事的人,当年人饿的走不动路,还被强迫着用大筐抬土垫地,就被饿死、累死了。六〇年前后整个劳教营里的人都死光了。后死的那些人没力气掩埋先死的,尸体埋的很浅,到处都是死人的臭味,河水漂打着尸体和衣服,螃蟹从尸体上爬来爬去,人再饿都不敢去捡那些螃蟹,怕它们吃过死人肉。死的那些人,插个大木牌的是个队长或者是个什么官;插小木牌的是兵。当时的死人埋了好几里路,我现在想起来头皮都还发炸。”姑姑接着说:“还有啊,县医院里有两个露天的大坑,里面扔了不知道有多少小孩,满了就填上再挖个新坑。那都是从孕妇肚子里打下来的婴儿。有的孕妇快到产期了,有的已经到了产期了,被抓了来,强迫用药把孩子打下来。婴儿一出生就被头朝下按到水桶里,怕他哭出声来。弄死后扔到这坑里。共产党杀的人可多了。你是没看见这些,你才这么大胆啊!”。

我说:“姑姑,你为我担心,我也为你和亲戚们担心啊!它杀了这么多人,它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可人就在天地之间呢,它犯的罪太多了,太大了。恶有恶报,天要灭它,加入它的组织的人就成了给它殉葬的人了。为了这么个腐败透了的恶党冒险值得吗?为了自己的平安,就要退出它的组织。”

姑姑完全同意了,动员家里的孩子退出了这个邪恶的党团等组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