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评论:最后救命的两分钟(图)

思考:奇迹是怎样造成的?


【明慧网2005年8月9日】据报道:“法国航空公司编号三五八次班机自巴黎飞抵多伦多皮尔森国际机场时,飞机冲出跑道,起火燃烧。前往救人的多伦多机场紧急救难队队长菲格利欧拉说,三○九人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全数疏散,逃到安全的地方,最后一名离开的是该机副机长。”“航班上297名乘客和12名机组成员无一人遇难。”

“加拿大交通部长表示,这实属空难史上的奇迹。”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在加拿大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冲出跑道的法航班机上的一名乘客2日称,在飞机突然停住后,机上的人“像疯了一样的狂奔”出机舱。

很多乘客表示,当时冒着呛人的浓烟,又看到机身大火,还全速疾驶,都感到大难临头。但大家在逃生时互相帮助,动作都很快,其中老人和儿童更受到关照。几乎在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逃出机舱的同时,冲天大火吞噬了整架飞机。”

笔者认为,人看得到的促使这一奇迹发生的原因至少有这样两个:

一. 每一个空难中人都毫不犹豫的逃离现场。
二. 逃离时,人们相互帮助,相互扶持,似乎是感动了上界生命――出现了两分钟的逃离时间,大概是等三次红绿灯变换的时间,当最后一个空难中人逃离的瞬间,“冲天大火吞噬了整架飞机”。

说起来,飞机失事往往不是乘客能预先防备的。大有听天由命之感。而不久前曾经袭击南亚的大海啸,就显得颇有不同了。首先是规模、波及范围超过一架飞机里面人的数千乃至上万倍。更重要的是,在许多场合,例如在海滩上,居然会有极其珍贵的那么十几分钟给人们自己选择。

飞机失事了,涉险之人只有一个念头,快逃!没有一个人问,这是真的吗?

海啸来临之前,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白线,渐渐变宽。一些观光客甚至还有时间来欣赏,以为那是难得一见的特殊风景线。随着白线变成白带子,越来越近,越来越宽,人们欣赏的目光变成疑惑,最后,当海啸的巨浪成为眼前的事实,人们虽然本能的拼命奔逃,可是……那救助生命的最珍贵的十几分钟,已经在无法相信从未遇过的天灾从而迟疑之中稍纵即逝了。

逝者已矣,生存者多少感叹,多少泪水。

听说了这样的故事,在热闹的海滩上,刚刚学了海啸知识的学生,对妈妈喊,“可能是海啸来了!”妈妈毫不犹豫,拉上孩子急忙往远处高处跑。他们得救了。其他人没有跑,有的人对他们的跑不以为然,更有人嘲笑。然而,仅止十几分钟之后,喝杯茶抽棵烟的功夫,聪明与愚昧便一目了然。只是代价太大了!

古往今来,天灾人祸中人们演练了千百万次之多,可是人类接受了怎样的教训呢?

看得见,摸得着的人们才相信。飞机已经冲出跑道了,跌進沟里了,燃烧了,人们没有一个会对“逃生”有什么疑意和迟滞;可对自然界尽管是突如其来但往往总有先兆的天灾,人们却常常不愿失去片刻的宁静,温馨与愉悦,去听从旁人的劝告。其实,站起身来跑远一点,即使什么也没有发生,您损失了什么呢?不也就是那么一点个人的享乐时间吗?

一个嫌别人大惊小怪,一点好面子,一个习惯中的对他人的轻蔑,容合成几个字“我不信!”,却殊不知,如同在游乐场中的大赌盘前,赢得的甚至可能不过是一张明信片,赌注却是身家性命。这种赌法你赌得起吗?!

在几年之内迅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新闻网系报系-大纪元于2004年11月18日开始,陆续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罪行彻底揭示出来。2005年1月12日发表了《大纪元郑重声明》,明确指出高层生命对邪恶中共的清算即将开始。这是不是好象海滩上有人已经在喊,“海啸要来了!?”

你信不信?你跑不跑?那么今天“清算中共”这么大的事情能是随便说着玩的吗?不管你信不信,起个化名表示退党、退团、退队的愿望,就等于是已经跑到远远的山冈上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回头看看,还有几分钟便见分晓。就这么简单。

你说你不信,干吗要退呢?这不就等于你说你不信那是海啸,干吗要跑呢?――回答很简单:等到事实让你相信的时候,你已经在海浪里了。难道到那个时候,你才来埋怨当初警告你的人为什么没有强行把你拖走?对于躲避海啸的人,说不定挚友亲朋间还真能四脚八叉的将你强行拖走。事后你千恩万谢的。但是退党的事不行。因为,退党就是看你这份心。要强行帮你退那也不算哪!

你说啦,我也早就不交党费了,退不退就那么回事了。既然你早不交党费了,也就是说你认为你早就“自动退党”了,是吧?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六个月不交党费按自动退党处理”这是谁说的,中共啊!它说的算吗?如果它说了算的话,它还用得着被清算吗?!

你说啦,我也没有杀过人,普普通通一个小兵,共产党的邪恶罪行跟我有什么相关。过去说,冤有头债有主,谁杀了人谁偿命。现在却不是那么简单了。

土改时,台上大喊一声,“这个恶霸该不该杀?”台底下一片喊声,“该杀!”那个省吃俭用勤勤恳恳劳作积累起点家财的本分人,就被枪毙了。你说,谁杀的?

三反五反时,党干部、军代表时不时的威胁,工人们的讥讽嘲笑,政府实施的等同于明抢般的“赎买政策”,使得本来颇有身份的人们威信扫地,尝尽耻辱。呕心沥血于战乱中兴实业救国的一批商人、资本家,一个接一个的从高楼上纵身跳下。你说,谁害的?

“中共公布到一九五二年底,消灭的“反革命份子”是二百四十余万人,实则遇害的国民党县长以下至地方甲长的公务人员最少在五百万人以上。而“土改”杀人大约在一千万左右。”,那么每一天大约有一万人被杀。要直接完成这种杀戮,得有多少人参与呀!要间接实现这种杀戮,得有多少人举报,多少人搜捕,多少人抄家,多少人编织罪名,多少人看押,多少人参与群众批斗啊!

到了反右,全国企事业几乎无一幸免。到了文革,那冤死的灵魂几乎可以从每一个中国人那里找到他复仇的理由。还不要说那多少寡妇,多少孤儿!我问你,如果你真的没有直接的血债,那么从良心道义的谴责上说,你就真的能说自己是绝对清白的?

你说你岁数没有那么大,历史的罪找不着你头上。那么,今天那个姓江的与整个共产邪党体系长达六年多的对法轮功迫害中,那数千万篇批判文章,那铺天盖地的电台、电视上批判节目,都是谁写的?谁编的?那从城市到农村,从军队到地方,动辄百万人的签名,里面有没有你的笔迹?就连你的态度其实都是至关重要的。数以亿万计的中国人听信了中共谎言的欺骗宣传,在思想和行动上认同了这场迫害。这正是在人间迫害赖以维持的根本原因。你推卸得干净你自己吗?

为什么一定要声明退党?哪怕是用笔名、化名都行?一句话――这么个举手之劳你都不肯,其实在你内心深处多多少少还等于在认同中共。你认同它,你就是在支持它。那么中共数十年来制造的五千万到八千万中国人的冤魂,向谁索债呢?

天体在重组,宇宙在更新,一切逆天意而为的生命都在被淘汰之列。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妻子儿女,为了你的子孙未来,听一次劝吧!

要得救,也简单,顺天意就行了!怎么得救就这么容易,一个化名退党退团退队就行了?你如果多想一层,你也许就能多少明白一点什么叫做“崇高境界的慈悲救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