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故乡行


【明慧网2005年8月9日】我较近的亲人,40年前就搬進县城了,这里说的故乡就是生养我的老家乡。以前因为葬送老人、上坟等,也曾回过这偏僻的农村,可是都因为来去匆忙,没有认真讲过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所以时常想:我幸运的得大法了,而养育我的那片土地上,还有一些我熟悉的亲属,也应该得到救度,这也是历史赋予我的使命。

可是此前曾有一个大法弟子在那个乡讲真象,(正是我要去的两个乡镇之一)被坏人举报而遭绑架,据说可能是为了得到赏钱,市610办规定举报一个大法弟子赏3000元。所以家里人大都劝我不要去,他们认为农民缺少文化、素质低,对真象不关心;农村贫困落后,弄不好再把你出卖了!我说:“我就是土生土长的,那里的人最淳朴善良;越贫困的人越容易听進去真象;我是从那里走出来的,我有责任去救度他们,不能顾及个人得失,救一个是一个!”

“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在出发之前好几天,我就注意了发正念,准备了讲真象的材料,当然还有一些礼品。结果仅用两天的时间,跑了两个乡镇的五个自然村,走访了10户人家,还有碰上的6户人。整个行程一切顺利。这里仅说几点:

一是:神奇的事很多。我走访的地点、户数多,有的怕去不到,可是赶巧碰上的人,都是我想见而意外见到的。年近90岁的婶母,已多年痴傻了,连自己的儿媳妇都不认识了,而我一進屋,居然能叫出我的名字,能说出几十年前的往事,并告诉儿媳说:“这是你北院大爷那股的。”人们无不感到神奇。一个和我同龄的堂弟,见到我说:“昨天晚上我还叨念你呢,没曾想今天就来了。”我说:“昨晚上我也叨念你了(发正念时),咱哥俩想到一块了。”在去妻表弟家时,看家的狗只是蹦来蹦去的,好似在表示欢迎,妻表弟说:“真是出奇,这狗不咬你?”

二是:家乡的正法形势很好。这里很多村有大法弟子,经常到街坊邻里家讲真象,送“护身符”,电线杆等处经常看到大法弟子写的条幅、标语,没人涂抹。

三是:农村人善良心眼实,认为“真、善、忍”好。人们都愿意听真象、愿意拿资料、愿意要“护身符”;他们看准了学大法的是好人,则对真正的好人坚信不移,有3个人当时就提出要学法轮大法,有的要了教功光盘,有的留下了我的《转法轮》这本书。我有个80多岁的同族叔叔,脑血栓病使他腿脚不灵、言语不清,当他把“护身符”精心的放在上衣兜里,用颤抖的手拍了拍,我的眼睛湿润了:那么高龄的人都愿意同化“真、善、忍”哪!

四是:对共产邪党早已深恶痛绝。很多人只是听我讲了讲《九评共产党》的大体内容,拿到的书还没有看呢,就提出了退党、退团,有10个人当时就在“退党、退团声明”(事先打印好的)上签了字。

这次回故乡,不虚此行。我深深感悟到: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我只是在了却千古洪愿中,仅仅一次随师世间行而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