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彩娟在三水妇教所遭受的非人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9日】邓彩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在法轮功遭受迫害的这几年里,心身与精神都受尽折磨与摧残,真诚呼吁世界各国善良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关注和解决发生在中国迫害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早日还法轮功的清白。

99年7月开始,江泽民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造谣栽赃迫害法轮功,邓彩娟根据法律赋予的权利于99年7月24号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当局非法拘禁,后被佛山公安局劫回。自此后,当地派出所经常用电话或到她家干扰、恐吓。她父母每日都心惊胆颤,在精神上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和痛苦。在2000年3月直到2001年2月,邓彩娟受到非法拘禁,被非法关进看守所。

在这种非人的压力和迫害下,邓彩娟在2001年12月17日,又再次去北京上访,但在广州火车站入口处,被不法人员拦截了。因当时她没有上报姓名和地址,被关进收容所,那里已经已经非法关了30多个法轮功学员,有些学员已经被关了几个月,只有几平方米的房间却被关进大概10多人!当时天气很冷,棉被和衣服都被收去一部份,只给吃几口饭和很少的水而已,饥寒交迫,有些学员已经几个月没有洗澡了!不许外出,还不准买日用品。有的学员绝食,就被拖去医疗室,用残忍的手段灌她们吃东西。邓彩娟被非法关了52天后,被佛山公安局找到,再关进看守所4天后,于2月13日送去三水妇女劳教所。邓彩娟被带走后,收容所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精神病医院,受尽了残酷的迫害。

2001年2月13日,邓彩娟被非法关进三水妇教所后,恶警们找来了两个人,日夜在她身边监视;常常还找一些人来诽谤及谩骂,语言攻击等各种邪恶手段迫害,强制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写所谓的“三书”。法轮功是一部宇宙大法,能纠正人的一切思想与行为,净化人的心灵,只要按照李洪志老师教导的法理去做,就能使有病痛的身体健康起来,成为一个真正健康的人。邓彩娟学了以后,正在实践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大法救度了她。正因如此,她怎会能违心地去做这些事情呢,这样做是对国家,对人民,对自己都不正确的,所以邓彩娟没有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

恶警为了得到她们个人的权力、升官、发财,违反《虐待监管人员罪》,利用职权对邓彩娟迫害,而且手段越来越厉害。2002年11月19日又把邓彩娟转入刑事案专管原四大队,邓彩娟不上工房,不穿劳教服装,那些邪恶的干警就叫刑事案案犯用硬手法迫她蹲下身子,把衣服硬套在她身上,连拉带拖的把邓彩娟带去工房。这里还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戴手铐拖到工房;有些学员绝食,还被拖到饭堂去……戴手铐被拖的学员,手都被手铐拉进肉去了,连手骨也能见到,学员的身体也被拖烂了!

2002年12月23日至2003年1月16日,原四大队干警把邓彩娟关进3楼一间仅有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用邪恶残酷的手段逼迫邓彩娟写三书,又找两个犯人来,一个叫张玲,另一个叫王爱丽,还有四个干警,采取各种手段迫害,一连16天日夜不准她睡觉。邓彩娟累时打瞌睡,她们就用风油精涂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还用力扎头发,大声哄骂。恶徒们一连几天还不让邓彩娟上厕所,都尿裤子了。犯人王爱丽用纸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来再塞进邓彩娟的嘴里,然后捉住她的双腿,迫使用她的身体擦地,还拳打脚踢;田淑玲副大队长用手打,用电棍电;裔中队长还不准坐,只准蹲着,只要邓彩娟一坐下,她就用电棍电她。

2002年12月28日,裔中队长与监控还将邓彩娟的双手背反在背后,用手铐铐起来,吊在铁窗里,只准她的脚尖着地,身体弯腰成球状。当时邓彩娟感到天翻地覆,身心都在急剧地痛,两个监控有时候还摇动她的身体,加剧身体痛得更加厉害,像刀子插进了心脏一样。

还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监控把邓彩娟的衣服扒光,然后捉住双手把她上下拉直,直到她们没有了力气,才肯放手。

2003年1月1号,卢干事用手铐铐住邓彩娟一只手,再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吊一只手比吊双手更痛苦,身体的重力往下坠,被吊的手难以承受身体的重量,这时候,邓彩娟的手脚与心都像被刀割一样,筋骨像被狠狠扎进针板上。卢干事还用电棍一边电邓彩娟,一边疯狂地大骂。有时候一吊就吊10多个小时,邓彩娟的手脚都被吊到发紫发黑,像有万支细针插进心里一样剧痛,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种残酷、邪恶、没有人性的迫害手段持续了25天。从12月23日直到12月31日9天里,邓彩娟总共只能睡了13小时。2003年1月1日至16日,日夜都不准睡觉。邓彩娟肉体与精神已经被摧残得已近崩溃,站在地上仅几分钟就已经倒在了地上,房间里的塑料椅子都被压破了几张。只要邓彩娟起不来了,她们就拳打脚踢。

有一次,裔中队长指挥两个犯人把一支笔塞进邓彩娟的手里,用透明胶布粘住,一个犯人把左手与身体压住,另一个捉住邓彩娟用透明胶布粘住的右手写诽谤大法的东西,她们就将邓彩娟的左手吊起来,还捉住双腿横着吊到半空中去,然后在捉着邓彩娟的右手写诽谤大法及所谓的“三书”。这时候的邓彩娟心像裂开的一样剧痛,那种痛苦,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

有一天在邓彩娟痛得在昏迷中的时候,不法人员们欺骗说,签下名字,说:“如果你觉得我们在骗你,你可以拿回去!”就在这种昏迷不清醒的状态下,邓彩娟被骗签了名字。签了名字以后的日子里,邓彩娟很痛苦,当她们问邓彩娟法轮功怎样的时候,她说:法轮功很好,你们无论采取任何卑鄙的手法,我都不会放弃大法的。邓彩娟向她们要在不清醒状态下签的三书时,她们却不给。

2003年1月16日,恶警把邓彩娟又带回了专管法轮功大队,指挥两个吸毒的犯人监控。她们在8月底拿总结给邓彩娟写,邓彩娟在总结里写明了,在不清醒的状态下签的所谓“三书”声明作废。9月初,她们把邓彩娟关到一楼的房间里,逼写保证书,每天还播放一些诽谤大法的影碟。6点起床,直到半夜12点才给睡觉。2003年10月13日,邓彩娟被佛山市610带到江湾派出所逼迫写保证,她没有写,她爸、她姐在派出所的门口等。后来家人要她们放人,她们才把邓彩娟放回家去。

邓彩娟这几年在劳教所里所受的痛苦折磨、创伤,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3年的时间在劳教所受尽这些干警与其它犯人的多种精神与肉体折磨。回家后,当地的610干警,经常到家骚扰邓彩娟和家人,令她和家人都受到沉重的精神压力。

2004年4月8号,610干警在无任何证据下,到邓彩娟家看守所,说她拿钱给法轮功学员买资料,又将她非法劳教三年时间,于2004年5月10日将到三水劳教所。

2004年5月23日直到6月9日,恶警把邓彩娟带到了“法轮功大队”三大队的4楼去,又有两个吸毒犯人监控着不能出门,每天4个干警轮流4小时用各种语言攻击、谩骂、放一些诬蔑法轮功的影带。6月9日将她带进男劳教所,关进一个房间里,两个女的吸毒犯人监控着邓彩娟,4个女干警找那些所谓转化的帮教和4个男干警轮流用各种语言攻击,在早上6点30分起床直到晚上12点才能睡的方式来进行这种变态的心理精神折磨,持续了40多天,又将邓彩娟转回了女劳教所的吸毒专管大队二大队。

每天要上工房,这些日子持续了20多天。8月份,将邓彩娟带到教学楼关在房间里达20多天,4个科室里的干警轮流对她攻击、谩骂。每天早上6点起床,因邓彩娟一直不配合她们的邪恶行为,一连5天不准睡觉,其余的每天半夜2点至3点才准睡觉,每天都播放17个小时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影碟,也是持续了20天左右,于9月24日把她转到了吸毒一大队,每天上工房,两个吸毒犯人轮流24小时监控。

2005年3月份到4月份各科室与一大干警,每天下午直到晚上11点左右都来找邓彩娟说话,实际上是进行变异的精神折磨和心灵摧残。入所一年多时间,这些所谓的干警时不时一段时间就对邓彩娟进行精神上的攻击,邓彩娟是学真善忍的人啊,是在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道德素质的好人,难道做好人也是违法的吗?!

现在邓彩娟还被非法在劳教所,家中父母已经70多岁了,自从江泽民和几个别有用心之徒,栽赃陷害法轮功后,大法弟子们承受了数不清的语言恐吓和痛苦。每次公安到邓彩娟家翻箱倒柜地乱抄,都令家人心惊胆颤。特别是在劳教所期间,她的母亲瘦了30多斤,也苍老了很多。她说,担心,不知道生与死,夜间睡不着。作为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大法学员们所承受的痛苦、心理压力和精神伤害是无法用语言说清的。

作为在监狱中的法轮大法学员,每天都在黑暗与痛苦中度日如年地煎熬着,直接影响着身体健康,对精神与身心都是严重的摧残。在痛苦中,呼吁世界各国善良的人民营救在中国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