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即墨市大法学员邹承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9月11日】青岛即墨市法轮大法修炼者邹承民,以前没修炼时,几乎是一个废人,遭受各种疾病时时刻刻在折磨,每时每刻都有被病魔夺去生命的可能。自1997年以来有幸得遇大法,数月的修炼使他的心身各方面得到了极大的改变。可是就在邹承民庆幸大法救了他一命的时候,99年7月20日江××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发动了惨无人道的镇压和诽谤。当时即墨市全体大法弟子自发来到政府门前静坐,和平要求政府对法轮功能有一个真正的了解。可是即墨610恶警当时非法抓捕了10多个大法学员,通过大法弟子善意的讲道理,下午1点左右无条件放回。然而,即墨市公安不法人员手段非常卑鄙,对每个大法学员说:你们把地址报上来,姓名也报上来,政府一定给你们解决问题。因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每个人都抱着善意的把地址和姓名都报上去了,结果傍晚,610安排不法人员分别管制法轮功学员。邹承民被非法看管一个星期,不准外出,不准工作,并强制拿走《转法轮》书一本,人身权益遭到严重侵害。

2000年6月,邹承民向公安局长写信讲法轮功真象,告诉它江××、罗干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是违法的,即墨公安、610不法人员的迫害也是违法的,法轮大法教人向善、祛病健身,对中国人民百利而无一害。3天后,邹承民被610非法抓捕,拘留13天,他绝食13天才被放回。在这13天里,恶警指使恶人经常把邹承民打得喘不上气来,他晚上在号里炼功,恶警就用竹竿捅他、骂他,阻碍炼功。

2000年元旦,邹承民独自踏上了去北京上访说明真象、证实大法的路,在天安门旗杆下,打出了自做的“法轮大法好”横幅,喊出了他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邹承民被恶警非法抓捕,被拉到天安门派出所,他又一次被欺骗,把住址和姓名报给了邪恶人员,第二天,即墨驻京的不法人员把他劫持回即墨党校非法关押,610恶人利用他家的亲人,使用离间计,想迫使他放弃修炼法轮功,邹承民被非法关押了4天后走出了邪党校。

2001年秋天,10月2日邹承民又踏上了去北京说明真象的路,在天安门广场再次被非法抓捕,他不配合邪恶的要求,4天后回家。

此后,邹承民在服装市场发放大法真象,被打扫卫生的老人举报,被610通济派出所江波、孙义训带领十几个人把他的屋门玻璃敲开,打开锁,非法闯入,抢走师父的法像以及法轮佛法全部书共计十六部,并把邹承民关押至即墨市拘留所。邹承民跟拘留所人员讲真象,又一个恶警,大约快60岁了,经常指使号头打他(号头是南关村姓石的),第一天就把他打昏在地上。

邹承民在非法关押的23天的时间,坚决不配合一切无理要求,绝食23天,610每天找来4个医生加上6个打手把他用手铐反铐在椅子背上,再用绳子捆绑在椅子上,往胃里插管子,灌盐水。邹承民不配合,打手们就揪住头发往后拉,致使他发生过多次窒息昏迷。邹承民的两只脚后跟被恶人拖得在地上磨出鲜血,咽喉插管插出血多次。晚上恶警指使犯人打他,不让睡觉,零下7度不让穿衣服,还叫犯人往他身上灌凉水,导致他140多斤的体重23天的时间下降至不到100斤。两次的非法关押,公安、610不法人员无任何手续,视人民的生命如草芥。610恶警傍晚把邹承民绑架到即墨中医院,在一间小黑屋里绑起来注射一种破坏中枢神经的毒针,注射后邹承民浑身无力、发抖、头痛(迫害的地点能找到)。

2002年正月十六晚,邹承民去朋友家玩,走在窑头大桥上,被610秘密绑架到通济派出所,专门抓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江波、孙义训非法强制把邹承民拉到即墨市医院做体检。邹承民不配合,在医院呼喊大法真象口号,江、孙两人做贼心虚,强迫医院签写体检合格,急匆匆把邹承民送到李村劳教所。在李村劳教所邪恶人员又给他注射毒针,妄想把他的身体搞垮。

江泽民及罗干等一伙邪恶流氓集团逆天叛道,伤天害理,践踏着善良人民的人身权益,利用造假宣传毒害蒙蔽着所有中国人民,给中国人民的命运无形中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凶手必将受到道义和法律的谴责和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