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来信:邪恶牢笼是关不住我们的

【明慧网2005年9月11日】

同修,你们好!

我们被非法关押在这个黑窝里已经8个多月了,自从在收教所分别后一直没有与你们联系,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具体情况怎样。

我从收教所转过来后,恶警几乎每天都来提审我,总共提审次数不下三十次,换了五、六批恶警,使绝了招数,不但没有在我口里得到一个字,反倒把恶警急得暴跳如雷,开始恶警提审我时,我就给他们讲真象,揭露他们的不法行为。一批恶警打上几次交道后,见他们人性全无,无药可救,我就干脆不理他们,提审几小时不和他们开一句口;就这样轮番换了五、六批,最后那批恶警还不死心,妄图辱骂恩师,诬蔑大法,我叫他们住嘴,正色的对恶警说:你们现在没有任何资格来提审我,我不会给你们说一个字,从今以后你们来了我也不会出来的,我不想见到你们。说完坚定的走出提审室,打那以后,恶警再也没来骚扰我。

那次恶警叫我在“逮捕证’上签字,我说我不会签字的,你们有什么权力逮捕我,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我们无罪。那个女警姜苹说:你不签就算了,反正你是个“铁脑壳”。最后问我有什么话说没有。我回答“有,强加给法轮功的所有罪名都是无虚有的,这一切迫害都是当今政府受江泽民的指使强加我们的,我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我们不是坏人,法律不配定我们的罪,我们要回家。”

二月中旬,省610恶人冒充记者分别对我们采访,把我叫到二楼,一行十几个人虎视眈眈的望着我,要我把挂喇叭、印资料的经过谈出来。我平静的问他们,你们是听真话还是听假话?他们齐答:“当然是听真话。”我又问“那你们愿不愿意听。”,他们说:“你说吧,我们就是来听你说的。”我抓紧有利时机把99年7.20以来当地恶人对我和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全部揭露出来。在这期间恶人们全部处于被动,他们多人妄图阻止我,我只管讲,不答理他们,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他们说:“时间很紧,我们还要采访其他的学员,你谈了这么久,我们都在认真听,你还是回答我们几个问题。”我问:“答什么问题?”“你挂过喇叭没有,你认识到挂喇叭的危害性没有?还有印法轮功资料是不是你组织的,听说你是里面的头目,很有号召力。是不是这样?”我说我没有去挂过喇叭。他们问我怎么没去挂喇叭?我说:“是我自己没修好,胆子小,没有迈出这一步,等我修好了,我一定会去做的。挂喇叭是为了叫世人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你们不来迫害我们,我们也用不着冒着失去一切自由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向世人讲真象,真正造成危害的是你们;对于做资料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也无权过问,大法弟子做的都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你们过问得了吗?”这就是省610采访我的经过,不知找过你们没有。

我和A同修来这里后,一直没有给邪恶做过打火机,也不列队不报数,不坐木板,不值夜班,只要是邪恶安排强调的一切规定,我们都没有配合,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A同修从迫害一开始一直做得很好,恶警们是望而生畏,三月一日办案的恶警将他绑架到收教所,他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等口号,到了收教所也喊个不停,收教所不敢收,恶警们气急败坏打了他几耳光,他又一路喊转来,当时正好六点过,我听到喊声就在门洞里看到他单手立掌一路喊着,开门的恶警跟在后面一言不发,当时我又高兴又难过,号里人争先恐后的看着,她们齐声说,只有大法弟子才这样了不起。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对常人的影响都不小。

回想起我们这次当地几个资料点被破坏,同修们被迫害,连外地的资料点和多名同修被抓,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我想每个同修都要向内找出事的根源,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干事心,带着人心做事,资料点的同修心性不到位,把这么神圣的事当作常人的工作在做,人员杂,牵扯的项目多,还有同修间的矛盾突出,遇到问题没有及时补救,而且正念不强,带着人心、怕心做事,有些问题已经表现得很突出了,把同修集中到一起切磋交流后也达不成共识,还是硬撑着,在出事前两个月,干扰一直不断,资料点连续几次搬家。大家都还认为比较谨慎,结果被恶警跟踪好长一段时间,几个地方住的同修被恶警搞得清清楚楚,几个点的设备全部损失。

被恶警绑架后,除了A同修外,我们所有的同修几乎都走了弯路,抱着敢做敢当的常人心态,给恶警说出了我们的一些事;当时我就抱定一念,不能向恶警透露一丁点,恶警用我丈夫威胁我,他们把我丈夫绑架当人质,收走我丈夫现金2100元,退了一千元,当时收走手机,定他包庇罪,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星期。当时我知道他也被抓,我没有动心,恶警吊铐我三天三夜,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动了一念,编点说给恶警,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就这样被邪恶钻了空子。

后来转到看守所来后,恶警多次提审我,就说我老实,过来和某人切磋。想起这段经历,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所言所行完全偏离了大法,把邪恶对我们的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在关键时刻所表露出的肮脏心理,此刻才大彻大悟,自愧不已,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慈悲苦度我们的师尊。我们所做的事,是全宇宙众神都羡慕不已的事,曾经做的很好,带动一大片同修汇入正法洪流,如今落入魔掌,就找不到自我,没有了正念,强烈的人心带动下,理智不清的把这些神圣伟大的事,在邪恶的高压下说给恶警,也是向邪恶妥协、配合邪恶。

那段时间日子过得真的生不如死,真是苟且偷生,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悟到这么下去更不对头,又会被邪恶钻空子,这时师尊的法打入脑中。痛定思痛,从那以后,我们痛下决心,向师父保证,我们一切从头做起,决不再向邪恶吐一个字,一丝一毫都不配合,师尊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同修们,正法洪势在超越一切时间快速突破着,慈悲的师尊为全宇宙的众生,为了大穹重组,为所有众生承受了历史上的一切罪过,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是我们永远也想象不到的。而我们今天吃这点苦又算得上什么呢?我们今天有幸成为主佛的弟子,应该珍惜这万劫难逢的万古机缘,在这些年里我们虽然走在正法的路上,很多同修都走得很正,做得很好,跟上了师尊的正法進程;也有相当一部份同修就象师尊所说的“走的跟斗把式,左一跤,右一跤的”,我悟到,师尊已经给予我们很多机会了,我们现在应该彻底清醒,真正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修炼是严肃的,不要再拿师尊的慈悲开玩笑了。修炼是有截止的那一天的。不要再被常人放不下的执著所障碍,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修正自己,归正自己,放下一切执著的人心,坚定的跟随师尊走。邪恶的牢笼是关不住我们的,只是我们还有人心存在,把心放在法上,没有什么值得悲哀,没有磨难就不是修,当然这场迫害我们是不承认的,关键是我们自身的问题。

同修精進吧,我们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是大法造就的生命,邪恶不配迫害我们,让我们一起共同清除邪恶,救度更多有缘众生。

我每天发十六、七次正念,中间背法,前半年一直在抄法,上午学法,下午抄法,5月下旬,我就开始背法,现在背到第四讲,有时干扰很大,请同修加强发正念,利用一切时间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不要再被邪恶所左右,不要再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遗憾和污点。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最后用师尊的《洪吟(二)》中的《别哀》与同修共勉: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2005年8月7日深夜于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