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5年9月12日】

  • 致鹤岗市委副书记的一封信

  • 从优秀教师王俊平遭610绑架说起

  • 致鹤岗市委副书记的一封信

    清文你好:

    认识多年,却第一次给你写信。知道你是聪明人,想与你探讨一下关于你未来的抉择问题。

    在斗智斗勇的政治角逐中,我们已经习惯看上司的眼色,注意“和中央保持绝对一致”,自我独立思考似乎早已消亡了。走出国门后,看到令中国人惊讶的一幕:科学和宗教和谐并存,科技最发达的美国,科学院的院士、大学教授,许多都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相信上帝和神的存在,布什父子跪在保罗二世灵前的虔诚……。基督教的博爱促成了西方的民主政治和人文精神;基督教的信义构筑了西方的商业诚信,带来了今天的物质繁荣。见得多了,每个人都会在心里掂量出两种社会制度的孰优孰劣。

    这几年,出国的一个尴尬事,就是几乎每个国家都出现的“法轮功真象”,针对中国官员的法律诉讼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仅在加拿大据说就已有87位国人因他们在中国迫害法轮功的恶劣行迹而被列“不得入境”名单上。这和国内楼道里搜不尽的传单、天安门抓不完的“法轮大法好”相互回应。“法轮大法好”也是共产党执政以来,唯一一个没被镇压下去的声音。这个产生于中国的修佛大法,因其祛病健身和改善人的精神境界的显效,十几年间已经迅速传播至全球78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在国内,即使在残酷施刑的劳教所、监狱,还有人不肯放弃修炼,而且每天都有新人走上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在国外,即使战火纷飞、朝不保夕的中东,不少地方也有了法轮功的炼功点。随之,对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谴责声日渐高涨。

    基于此,我想和你深入的谈谈这个“法轮功现象”。

    我们不同于只能看中央电视台的电视节目、读中国官方报纸的居委会大妈。广泛的信息渠道和对内幕的洞悉,使我们深知镇压背后的高层逐权与意识形态对立,而且这件事关系到极深层的问题:中国从半神文化到无神论再到什么?未来的中国会是什么样?

    事到如今,历时6年,动用全部新闻舆论和军警特务两个国家机器,设置专门机构,投入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使用罚款、抓捕、酷刑、判刑等诸多极端手段后,谁可以回答法轮功是否被镇压下去了?答案也许有人不愿接受,但却百分之百肯定:法轮功不仅没被镇压下去,还在继续发展。为什么中共对一个民间团体的六年镇压会是这个结果?读一读法轮功创始人的著作《转法轮》后,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人类是从哪里来?宇宙的结构是怎样的?决定人生荣辱成败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生命该遵循的法则是什么?人如何修成神?等等,等等。亘古人类求索的问题,被第一次给予了明确解答。而且看似玄虚的答案,不断被考古、航天和其他科学进步所证实。例如,《转法轮》中说人类存在多次史前文明。去年印度洋海啸浮起一座9000年前的古城(本届文明5000年);今天美国太空总署公布非洲加蓬共和国发现20亿年前的核电站遗址;我国新疆某先生收藏化石中有2亿年前的鞋印,鞋底缝制方法现在我们尚不能做到……由此再看作为唯物论基础的进化论,它却没有基础的,断续的,而且是荒谬的。法轮功在全世界获得1300多项褒奖,也是名至实归。自己多年把猴子认了祖宗,想起被推崇为上个世纪最伟大的人――爱因斯坦的话:无边无际的,一个是浩瀚宇宙;一个是人类的愚蠢。

    外星人已经被人类确认存在,有神无神还有待中国人进一步认识。

    在社会主义体制里,官员察言观色已经成了“第六功能”,未来会怎么样,也许有人说不太清楚,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专制政治不可能永远存在下去。《九评》几个月引发400多万人退党,就是征兆之一。明天,专制政治遗留的问题――包括江泽民当政时发动的对法轮功镇压――怎么办?当初就有高层不赞成镇压,哪一天镇压不下去,就得提到桌面上来。这使人联想到文革后期,蒯大富、张铁生锒铛入狱;革委会成员、造反派头头成了四种人,写进档案,永不重用。他们当初听了谁的话?跟谁保持一致?不是听了“伟大领袖”的话,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吗?据说现在罗干兜里随时揣着烈性毒药,他知道,当镇压法轮功提上桌面时,他是最大的“替罪狼”,那谁是中的、小的“替罪狼”?

    斗争是党的哲学,党是不讲情面的,政治是残酷的。

    黑龙江省打死法轮功学员人数,一度在全国各省中居首位。近来,政界动荡,人心惶惶,当时的省委书记徐有芳、省长田凤山,管人事的韩桂芝结局众所周知,上有田韩,下有一批“中坚派”纷纷落马,造成在黑龙江不提干部的现状,在全国唯一。若非“三尺头上有神明”又如何解释?有不少高官是信神的,他们或找人算卦,或拜庙供佛。不管信不信,少做坏事总没错。听说某省领导,对法轮功问题的态度一直是“低调”,几乎没有死人。看今天和未来,这绝对是聪明之举,我省亦有地区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押和判刑,此举也颇值得称道。

    中国资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是河北前省委书记。不久前,针对河北省曾迫害致死97名法轮功修炼者一事,在纽约被起诉。

    你在双城任市委书记期间,双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居全国县级市第一,很多人被抓捕判刑,不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不明白真象做出这样的行为,但终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行为深深悔恨。鹤岗市刚刚抓捕了法轮功修炼者几十人,虽然你现在不直接负责这事情,但你不妨和相关人员沟通意见,促成在押法轮功学员尽早释放。如果有的人指望着靠这个捞点政绩,岂不会弄巧成拙?再说,国际人权组织等从去年开始来中国进行调查,在国外法轮功修炼者呼吁和提交的大量证据,目前越来越多组织和国家开始谴责中国的镇压,国外投资者真要得知你们地区侵犯人权,还会来投资吗?你们的政绩又从何谈起?

    一个你熟悉的,真心为你好的人


    从优秀教师王俊平遭610绑架说起

    王俊平,男,41岁,东马坊夏大小学教师。他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待人真诚、善良、宽容,工作认真负责,业绩突出,2004年底被评为优秀教师。

    好人本该受到社会的尊重,可他却在2005年9月5日上午被应城市东马坊办事处和非法机构610来的人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迫害。

    为迫害法轮功,江××拨款42亿在全国各省(市)兴建洗脑班(对外称法教班或学习班)、劳教所和监狱,由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610直接操控,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式迫害。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就是这样产生的。从2003年3月初至今,湖北省许多企、事业单位的法轮功信仰者被送到那里遭受迫害。

    现将我们了解的洗脑班内幕简介如下:
    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目地,洗脑班软硬兼施、招术用尽。
    第一招:让一大群“犹大”长时间不分昼夜、颠倒是非黑白对大法弟子进行围攻,有时极尽伪善的讨好,再长时间剥夺睡觉,让人神志不清从而被转化;
    第二招:打骂。第一招无效时,犹大就开始谩骂、使用暴力,例如拧肉、拳头擂;
    第三招: 第一、二招不灵时,使用恐吓。由穿警服的干部进行恐吓:“再不转化就把送你到劳教所、劳改营去转化。”或由武警拿电棍恐吓。对于绝食者借灌食之名行迫害之实,让人痛不欲生;
    第四招:强迫人反复看谎言电视片或录像片。

    管理和食宿:
    1、抽调湖北省各级610及沙洋劳教所的劳教干部具体实施迫害;
    2、全封闭性迫害管理:法轮功信仰者未转化之前,不准随便走动,更不能与外界联系。里面所有的人未经上面批准不得出大门。大门由两个手持电棍的武警把守。3、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个包夹(其中一个由法轮功学员本单位派来)日夜监视,连洗澡、上厕所都要跟踪。包夹每天向干部汇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如果说洗脑班是人间地狱的话,那么那些610人员、警察、包夹就相当于小鬼了。

    应城的父老乡亲们,您看到了上面这些情况您有何感想?
    今天,一个王俊平被冤枉、被迫害了,您有没有了解过,在中共统治下,55年来,已经有多少个张俊平,李俊平被冤枉?半个世纪中,中国人中已经有将近一半的人在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政治运动中被直接或间接冤枉了。6年中,至少已经有2740多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警察的棍棒、皮鞭、灌食与毒针下被迫害致死;在55年的政治迫害中,8000多万无辜的中国平民百姓被冤死了……在这些血债面前,我们该作何反思?

    确实,我们需要反思,重塑人的尊严,自救保平安。

    还有一条新闻要告诉您:原中共驻澳大利亚外交官陈用林由于受良心的谴责,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他在今年澳洲举行的“纪念六•四,勿忘六•四”活动中公开宣布退出中共;原天津市国安警官郝凤军,因无法面对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事实,也勇敢退出中共,并以大量详实资料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原沈阳司法局局长、三级警监韩广生也公开声明退出中共,脱离以迫害善良人为能事的恶党。三位中共的官员终于逃出阴暗,走上光明。

    善恶终有报。奉劝那些目光短浅、只图眼前蝇头小利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弃恶从善,维护善良,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2005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