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大法弟子于仁美四次被关入精神病院

【明慧网2005年9月13日】青岛市崂山区大法弟子于仁美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当地恶警恶人四次投入精神病院,不法医务人员多次强行对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剧毒药,于仁美几度被折磨的精神恍惚,反应迟钝,大小便失禁,每日坐立不安,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于仁美靠着坚信大法,一次一次的闯了过来。

于仁美于1957年出生,家住大麦岛村454号。她从小体弱多病,淋巴结、咽喉经常发炎,引起低烧不退。结婚后在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不幸染上出血热导致大流血,高烧不止,生命垂危。后经401医院抢救半个月才出院。从此落下了“月子病”,经常低烧,全身无力。

在得法之前,于仁美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因丈夫有外遇,夫妻之间感情也不和谐,长年争吵不休,万念俱灰的于仁美不堪忍受这种痛苦,跳楼自杀未成,却摔断了腿,20天后才出院,生活不能自理。

1997年6月,于仁美在家休养期间,二姐送她一本《转法轮》,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她修炼不到三个月,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

1999年7月20日后,大法遭到了邪恶迫害。同年10月份,于仁美和其他同修一起进京上访,想为大法讨个公道,结果被恶警抓到北京朝阳派出所,后被押到青岛驻京办。在朝阳区派出所,于仁美亲眼目睹了恶警们折磨大法弟子的恶毒行径:因同修不报姓名,他们用大长针乱扎学员全身敏感部位,又是打又是拧,还有用打火机烧学员,用拖地棍打压学员身体,对学员施以“五马分尸”的酷刑,还有的用酒瓶打,不让学员喝水、睡觉、关黑屋子等,无所不用其极。当时有恶警狂叫:不报姓名地址就打死。同修回答:我叫大法弟子,打死也不说。

10月25日下午5时左右,于仁美被崂山分局押到崂山宾馆审讯。参与审讯的人员包括当时的公安局长万国忠、张姓指导员、李姓警察、大麦岛派出所所长王洪林,崂山分局副局长兼大麦岛副所长王洪达(烟台人荣成人)等。王洪达十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下手最狠。恶警问叫什么名字,组织者是谁,于仁美堂堂正正的回答:修炼是自愿的,去北京也是自愿决定要去的,没有组织。王洪达说:“不说实话就打死你。不放弃法轮功,就把你送去坐大牢。”于仁美正告王洪达:“你说了不算,我出去要告你知法犯法,迫害好人。”恶警们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以放弃修炼就放人来欺骗她,还读一些诽谤大法的文章。

因于仁美坚决不放弃,恶警纠集她的丈夫于瑞民、婆婆辛秀美、小姑子于芬、朋友吴桂珍、村书记代宗瑞、村长兰文友、精神病院书记陈大夫(男)、医院会计高某某、职工肖某某,还有护士多名一起,以于仁美修炼之前曾经因家庭不幸而跳楼的经历为由,强行把她送进了麦岛精神病院迫害,前后达四次之多。

第一次于仁美关进去没有多少时间,崂山区610人员一走,于仁美也走了,医院知道真实情况,没有阻拦。

同年11月份,恶警、610人员、村干部共十几人把于仁美拖上警车第二次关进了精神病院。恶警王洪达一伙把她抬进病房,得意的说:“看我怎么治你。”他找来大夫,公然说:”好针好药都给她用上,出了问题我负责。“于仁美大声说:“你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善恶有报是天理,你这样做死后要下地狱的。我没病,放我出去。”王洪达一听赶紧说:“赶快用药。”

护士把于仁美拉进去要打吊瓶,于仁美不配合,护士恶狠狠的说:“不打也得打。”于仁美向护士讲真象说:“我没病,就因为我不放弃修炼就把我送来了。”护士很无奈的说:“我也不愿打,但我得吃饭啊,家里有老有小的,不这样做就得下岗。”她们压住于仁美的手,还有几个精神病人在一边帮忙,强行打了吊瓶,还打了不知名的小针,不一会于仁美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于仁美感觉全身无力,天旋地转,起不了床。每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就拔掉针头,但被恶人发现后就再次打针。那时于仁美整日昏迷不醒,分不清是早还是晚,眼睛也看不清东西,精神恍恍惚惚,行动缓慢,反应越来越迟钝,经常全身冒汗,大小便都失禁,每日都感觉坐立不安,好象真的疯了一样,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在这期间崂山分局安排专人监控,现场指挥打针用药,2人一班24小时不离病房,每2小时向分局汇报迫害情况。

于仁美在精神病院被残酷迫害17天后被家人接回家。回家后的她仍身体极度虚弱,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后来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慢慢的恢复了。于仁美从此经常出去向世人揭露参与迫害的恶人的流氓手段。

2001年啤酒节期间,于仁美因在啤酒城内做真象材料,被崂山分局恶警非法抓捕,后被崂山区610送大山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恶警非法提审两次,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还威胁说:还炼再送进精神病院。在大山半个月时,610带来2个所谓的精神病鉴定专家强行给她做鉴定。一个月后,于仁美被崂山分局610、大麦岛派出所、村委及其被政府谎言所欺骗甚深的丈夫于瑞民第三次从大山直接送到麦岛精神病院。

于仁美不断的给医院的护士和大夫讲真象,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自己没有病,一切仅仅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和修炼大法。只要说一句不炼了,马上就可以回家。这是为什么?她告诉医务人员应该好好想一想。大夫和护士都为难的说:“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干,是他们要求我们做的,我们不敢不做,要不就丢了饭碗。那些破坏神经的药我们也不愿给你打,可是我们也要吃饭,孩子要上学。”这些所谓医务人员指使病人按着她,把药强行灌进她嘴里,打的针全是价格很贵的进口特效药,打上一针一会儿于仁美就全身无力,昏迷不醒了。

这次于仁美直到10月底才出院。因受迫害时间太长,她精神恍惚,确切的时间已经记不清了。但炼功后稍稍恢复一些,于仁美又开始讲清真象、揭露迫害。

2001年12月31日,于仁美到总参部队大院发放真象材料,揭露邪恶的迫害,不幸被一恶人举报,又被麦岛派出所所长于某、崂山610李聪等人抓到大山拘留45天。他们欺骗于仁美说到麦岛精神病院做个鉴定就可以回家,于仁美说:“我没病,不去,发真象材料是揭露迫害,救度世人。”他们说:“那你以前怎么跳过楼。”于仁美回答说:“这是我个人的家务事,因为那时没修炼大法,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你们无权再用这为借口迫害我。”恶人们不听,又合伙做伪证,第四次把于仁美送进精神病院迫害了近两个月。

开始时大夫们对她的遭遇很同情,不给她用药,她也不配合任何检查和所谓治疗,就是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象。后来610去检查,逼迫大夫给她打破坏中枢神经的特效药。于是七、八个大夫,有的压头、有的压胳膊、有的压腿,将于仁美按倒在地上强行打针。

这一次于仁美正念很足,不动心,良言劝说他们:“不要浪费钱和药,这药对我一点作用也不起。不要再配合邪恶迫害好人了。”结果这一次的特效药全部失效,半个月也没起作用。大夫和护士亲眼目睹大法在神奇展现,又通过于仁美半个月来不懈的讲真象,逐渐都清醒了,他们也痛恨江氏邪恶集团劳民伤财来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从一开始的同情到保护她,最后干脆帮她出主意说:“老于,你出去不要给不修大法的人东西,用嘴说,它们就抓不着你了。我们再也不愿意看你被抓进来了。你根本没有精神病,不但没有,还是个好人,身体很健康。”

崂山分局610来检查,医院的书记、大夫、护士都证明于仁美是个好人,身体很好,什么病也没有。他们异口同声的说:“你们以后不要把她送我们院了,给多少钱,跪着磕头我们也不敢收了。千万不要再送我们院了。”610一看医院不留,又出毒招,经于仁美丈夫同意,村里拿出5000元找上陪教人员(小姑子于芬)要把她送到济南王村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被非法送济南洗脑班的途中,于仁美不断发正念,突然车坏了,只好送去修理厂,期间,只有一米五十几个头的于仁美在师父的加持下,爬上三、四米高的墙头,跳了出去,终于摆脱了邪恶的控制。后来于仁美正念否定了邪恶对自己的迫害,不再流离失所,在正义世人的帮助下回到家乡,从新投入到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洪流中来。

崂山610因迫害好人立了“功”,江氏邪恶集团奖610一辆依维柯汽车。于仁美所在的大麦岛村因向上级谎称该村只有一个精神病人修炼,被评选为先进文明村委,得奖金23万元,大麦岛派出所、崂山分局、崂山610都因迫害大法弟子分别得数额不等的奖金。具体金额不明。


参与迫害于仁美的部份人员:

大麦岛村书记代宗瑞
妇女主任于仲玲
村干部兰文理

举报人:邹德志、马力、于春云、于春喜、代臣业、代守成(代臣业之子,受其父毒害,在学校打该修炼者的儿子)、刘曾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3/110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