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广东大法弟子几乎被迫害致死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9月15日】我是广东汕尾市人,1996年得法的。之前,我妻子是药罐子,18年来,身体长期打针吃药,苦不堪言;我儿子16岁时,脑中长了瘤子,医生说,要取出瘤子很难,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时,我听说修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叫妻子、儿子修炼起来。这时,神奇效果出现了,我妻子炼两天身体明显好转,不用吃药了,接着修炼下去,身体完全康复,多年的疾患一扫而光,家务事、农活什么都能干了,我儿子脑中的瘤子也变成淤血从手臂流出,能上学校读书、学习了。我心中的欣慰难以言表,对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更是敬佩不已。我本人也是经常头痛,于是也就诚心诚意的修炼起来,从此我一家三口学法、炼功,其乐融融,同时也用我们的亲身得益引导着有缘人得法修炼。

1999年7月,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开始了血雨腥风似的无理镇压。电视、报纸的谎言铺天盖地,对大法进行栽赃陷害,对师父进行恶毒的攻击。面对此情景,我想我一家都是师父、大法救度的,作为一个受益者,我觉得无论如何应该为大法说句良心话,告诉世人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是真正救度人的。当地派出所、“610”即现在的国安警察来盘问我关于法轮功的情况时,我实话实说,从我妻子、儿子的身体变化情况,我本人修炼后的受益向他们如实反映,证实“法轮大法”是真正度人的功法,告诉他们电视、报纸的报导完全是江政府一手遮天、栽赃陷害的骗人把戏。由于我实话实说,邪恶的“610”竟把我关入洗脑班,要我写所谓的“三书”,我不屈从他们的要求,又被关进拘留所十几天。

出来后,我和其他同修一样,走上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之路。2002年3月,我被邪恶绑架,在拘留所,他们连连施暴,对我拳打脚踢,一连打了65下拳脚,我已是上了年纪的人,竟遭到如此残暴的虐待。第三天,“610”恶警来盘问我:“你是哪里人?姓名、地点、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反问:“我被你们关在牢狱里被人拳脚交加,连打65下,天理何在?”其中一人说:“这是政治问题。”我说:“讲政治就要打人吗?这是什么政治手段?”一人又问:“法轮功好吗?”我答:“法轮功好,教人做好人、讲道德,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我在拘留所被关了三个月,在这期间,经常遭到他们的连连毒打。之后被送进广东三水劳教所。到劳教所的第二天,被逼看所谓的自焚片,看后我说这是做戏:刘葆荣一个老年妇女把半瓶汽油喝下没事?王进东全身烧着,头发却未烧?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切开能唱歌?这不是在做戏给人看吗?共产党什么都可以作假,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劳教所里的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所采用的迫害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有的被关在四肢不能伸曲的小牢笼,用电棍毒打,有的被罚长时间跪着,有的被吊打……

有一天,来了新经文,我想看一下,被一个三十多岁的恶警拦住,要我向他跪下,我没跪,他暴跳如雷,凶残的拿起电棍,往我的身上、腿上毒打,直到我失去知觉,不省人事。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臭气冲天的小房间(事后才知是死人房),我唤了声“救命”接着又失去知觉。后来,我才知道我在死人房里昏死了三天半,他们要拉去火化了,后来发现我还有点气息,才通知我的亲属拉我回家。他们扔下一千块钱给我的亲属说:“要去火化还是土埋,你们自己决定,不关我们事。”说完就走了。

那时我已经奄奄一息,我妻子、儿子扶我起来,先是听法,跟着又炼功。大法的神奇威力再次在我身上展现。没过多久,我的神志渐清,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边学法、炼功,身体又渐渐恢复,现我撑着拐杖已能走路。

时间一晃就是两年多,现在我把以上经过写出来,就是要告诉世人,我只是因为坚持真理,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被邪恶的××党几乎迫害致死,是大法的威力使我再一次重获新生。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被谎言蒙蔽,请一定牢记“法轮大法好”,他将带你走向永远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