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市洗脑中心的邪恶


【明慧网2005年9月16日】沧州市洗脑中心,对外称沧州法制教育中心,位于沧州市西外环炮团院内紧邻火葬场。洗脑中心包括一幢楼房,一栋平房。北边楼房一楼关押大法弟子,南边平房是它们的办公室。那里面每天上演着当今现代文明中的罪恶。

一、具有中国特色的“纳粹集中营”

自2001年11月洗脑中心成立到2004年12月,前后已举办了30余期洗脑班,共有235名大法学员在此遭受迫害。每期绑架8到10名学员到洗脑班,使用各种法西斯手段给大法学员强制洗脑。

洗脑中心北楼一层约10多个小房间,被绑架来的学员每人关在一间,有两个“陪教”24小时看守。房内只有两张床,两个陪教轮流睡。学员吃喝拉撒等,陪教都寸步不离,完全剥夺了学员的人身自由。晚上室内的灯一直亮着,不许关。每间窗户都安了铁栏杆。

被绑架进去的学员囚禁在一楼,每天被强行灌输诋毁、诽谤大法的谎言,目的是让学员彻底失去理智和人性,按照他们的要求“转化”。一楼的大铁门24小时都锁着,2个保安日夜轮流值班,除他们自己的工作人员外,所有人都出不去。整个气氛让人想到电影中的纳粹集中营。

洗脑中心的实权操纵在沧州市610手里。610的主任名叫卢润章。洗脑中心的一把手叫李冬,副主任是李义峰。目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职业“教员”主要有:朱长青、朱津波、刘镇江、冀振维、迟炳兰、王忠和等,他们实际上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群体灭绝政策的打手。

二、“法制教育中心”是违法犯法中心

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和邪恶的“610”、公安局、街道办、居委会、单位、派出所等联合,用欺骗手段关进来很多人。如说去学习、开会等,有的是从单位或家里直接绑架来,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这些人随意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上访权等,这些人知法犯法,践踏法律,践踏人权,和土匪、黑帮无别,所有进班学员都是这样诱骗或暴力绑架的。新华区防范办副主任回峰是绑架抓人的邪恶之人,有19位大法学员被其绑架进班。他们还三番五次去骚扰法轮功学员家属,曾逼得70多岁的老人旧病复发、学员家属离家出走,妻离子散,连过年都无法团圆。还美其名曰“党没放弃对他们的寻找。”

“法制教育中心”是地地道道的违法犯法中心。

学员一进洗脑班就不准随便出入房间,不能互相见面交谈,连打饭、上厕所都得一个一个的去,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的不择手段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邪恶的律师张新朋是转化队队长,一贯用谎言、欺骗、栽赃、诬陷、引诱、胁迫、恫吓、滥用法律等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如果这些不起作用,就换犹大王双、韩英等邪悟者以歪曲、诽谤大法,扰乱法轮功学员的正信正念。再下来,就是转化队帮教的谩骂、曲解大法,任意给大法栽赃、扣帽子,同时在伪善下用亲情来胁迫、威逼法轮功学员转化。

另一个主要邪恶手段就是大量播放造假光盘,而且把音量放大到极限,让你不看也往耳朵里灌。同时还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邪书。在实施上述迫害手段的同时,还伴以其它的不法人员穿插来做工作。

这些招都不起作用时,恶人便凶相毕露,每四小时一班,每班两人,对法轮功学员罚站、电棍电、不让睡觉(邪恶称“熬鹰”)等酷刑折磨。沧县一位姓王的女学员,因不妥协,被罚站三天三夜,不让睡、不让喝、不让吃。看她如此坚定,一个邪恶分子大打出手,用脚踢她的肚子,打脸,当即打得这位女学员小便失禁。

对坚定不屈从邪恶的大法弟子,他们的最后一招就是绑在铁床上(俗称死人床,中间有一个洞)将绝食法轮功学员的肩、胸、腹、大腿、小腿等部位都被紧紧的绑住,一点也动弹不得,而鼻子长期插着灌食管子,拉屎撒尿都在床上。室内臊臭难闻,帮教人员根本不入室内。这样的房间有三处。对学员使用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少则几天,多则几十天。市区内一银行职工因拒绝转化,绝食抗议,遭到他们的残酷迫害。恶人们疯狂地暴打他,脸打肿了,嘴在流血,衣服被撕烂了。恶人为了进一步迫害他,专门买了两根电棍,并在他住的房间又加了一道防盗门。恶人们雇用二医院的庸医给他灌食,结果灌到气管里,该学员经过剧烈的咳嗽后昏死过去。经医院检查结果,他被折磨得心脏衰竭、肾衰竭等,并下了病危通知书。在家属和银行主任的强烈要求下,经医院全力抢救,几天后才脱离危险。

长期惨无人道的精神摧残和肉体上的折磨,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了身、心的极大伤害。这是洗脑班的真实写照。

学员进入洗脑班就几乎与世隔绝。就连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的“陪教”(一般由学员所在单位指派,或家人)在里面呆上一个星期就憋得受不了,所以“陪教”一周一换。有的“陪教”也会大吵大嚷,声称自己没有人身自由,由此可以想见被长期无辜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是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就是这样一个充满邪恶的集中营,却连续两年被河北省恶党授予“全省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工作先进单位”称号,并获全省转化工作一等奖,还并多次派人到省参加“攻坚会战”(更严重迫害大法弟子)并到贵州等地帮助那里的恶行迫害大法弟子,传授着如何残害扭曲人性的“经验”。

洗脑中心恶人们还利用人性中自私、欺善怕恶、明哲保身、落井下石的负面因素,欺骗、胁迫、利诱单位领导、学员家属及派来的“陪教”和“犹大”参与他们的犯罪,成了他们的帮凶。恶党和江××集团迫害的不只是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其实它们在裹挟群众和各级官员犯罪的同时也在助长人性负面因素,泯灭人性的良知与尊严,毁灭世人的未来。

三、伪善伎俩

学员刚进洗脑班就会先被“请”进谈话室。帮教们轮班24小时和学员所谓“谈话”,用迷惑人的“软招儿”和学员交谈表示同情,一段时间对你好象很“关心”,目的是为了他们的名和利。有的学员识不破这些伎俩,误认为他们很好,从而上当受骗,做了大法学员不该做的事。就在谈话的同时,帮教会不断的恐吓:不转化就别想出去,不转化就直接送劳教所,那里可没这舒服……在精神上迫使学员失去信心,违心地妥协。其实他们的目地就是使学员放弃修炼,万变不离其宗。如被学员识破,阴险的手段就无所不用其极。

洗脑班还在每个房间装了电视,欺骗家属说条件很好,每天可以看电视,其实那是用来播放欺世谎言的光盘的,翻来覆去放那些颠倒黑白的东西,往学员脑子里灌,不看也得看,不听也得听。恶人还利用一些犹大强行灌输邪悟歪理,诽谤佛法,以此卑劣手段逼其放弃修炼。

李冬、李义峰等洗脑中心的主要工作人员,说起话来显得“和蔼可亲”,可诽谤起大法来却语言刻薄、恶毒,骨子里都透着邪恶。 经常公开谩骂大法,极力宣扬恶党的斗争哲学。帮凶犹大韩英、王双在洗脑中心干了两年(现均已离开),声称已经转化多少多少学员了,罪业深重。有的学员糊涂了,被邪恶控制自己又去做帮凶,后来良心发现,想办法离开了邪恶黑窝,之后再有机会接触大法弟子,阅读师父的新经文和大法资料慢慢又明白、悔悟,声明强制洗脑作废,继续修炼。

四、聚敛钱财,勾心斗角

洗脑中心勒索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强制交2000 -4000元所谓的“学费”,这笔钱或从工资中扣除,或逼迫家里人交。还经常对大法学员单位及其家属敲竹杠,不给“好处”是不会轻易放人的。

洗脑中心这伙人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对大法学员采用威逼利诱、恐吓欺骗、造谣诬蔑、侮辱人格、剥夺睡眠、限制人身自由、暴力摧残肉体等等法西斯手段折磨学员强制转化,而它们互相之间也天天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到处是陷阱,搞得乌烟瘴气。

五、迫害仍在进行

至今洗脑中心的迫害仍在进行,并把原来的定期办班,20天办一期,一期8-10人,改为滚动式办班,走一个进一个,常年不断。

“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洗脑中心,有的大法弟子坚决不妥协,最后恶人们不敢声张偷偷把人送回家;也有一些人被迫妥协,但他们很快就清醒了。时至今日,绝大多数人都认清了洗脑中心的丑恶,发表了“严正声明”,又汇入正法洪流中。每周在明慧网上有几千人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洗脑班、劳教所或监狱中被强迫洗脑作废,重新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这就清楚的证明,邪恶的强制洗脑政策彻底失败。

善恶必报,迫害正法修炼者绝没有好下场。洗脑中心的暴行已招致天怒人怨,已有大批恶人被警告:最卖命的洗脑中心主任李冬,在迫害大法弟子最繁忙时后背上长了一个核桃般大小的瘤,并化脓、发烧疼得他不能趴下,后做了手术才免遭更可怕的后果。李冬这几年添了病、白了发。 其他人身体也都非常虚弱,浑身是病。他们对外对内都严密封锁消息,非常害怕别人知道他们干坏事遭报了。天理绝对公正,希望洗脑中心的帮教们能够及时醒悟脱离邪恶,否则更大报应来时,后悔晚矣!

沧州洗脑中心恶人榜:

沧州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地址:沧州市西外环炮团院内 邮编:061000
电话区号0317 办公电话:2063230 2063112
卢润章:沧州市防范办主任
李冬:沧州市防范办副主任兼洗脑中心主任 家住沧州市西环小区,
宅电:0317-2189001
张树琴:李冬妻子,单位市第十中学。
李义峰:洗脑中心副主任,家住沧州市朝阳小区。宅电:0317--2017044
回峰:新华区防范办副主任,主要负责抓捕大法弟子
宅电:0317—2106595 办公室:0317—3586252
手机:13931778095
洗脑中心帮教 :朱长青、朱津波、刘镇江、冀振维、迟炳兰、王忠和